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加工与泡酒【求收藏】
    

    吃了一碗挂面,垫了垫肚子后,陈涯将大块的狗肉摆放在案板上,随后取出一把柴刀,立即劈砍了起来。

    剁!~剁!~剁!~

    宽厚的柴刀,每一次挥动,都能够砍断骨头,如果是普通的菜刀,恐怕还没砍几下,刀锋就会受损,甚至发生卷刃的情况。

    而陈涯将狗肉劈砍成合适的大小,也是为了均匀分配,从杀死藏獒那天算起,现在已经是第四天了,狗肉倒是没有发生变质。

    这比他预料的要好,至于为什么,却是有几个原因,一方面是狗肉完全脱水,另一方面是陈涯一直都在用烟熏,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气温。

    现在秋季已经结束,温度逐渐降低,所以肉制品的保存时间也延长了。

    花费了一些时间,将狗肉分割好后,陈涯立即搬来家里的塑料大盆,这种暗红色的盆子在农村十分常见,他小时候就是用这个洗澡的。

    虽然送了秦业一块狗肉,但剩余的部分,估计还有将近两百斤,陈涯将剁好的狗肉,全都放入塑料大盆,随后从自家的灶台上,拿出两袋食盐。

    接下来便是腌制,只要狗肉裹上一层食盐,这样就可以保存更长的时间。

    陈涯先洗了一下手,随后撕开包装,将洁白的食盐,均匀的撒在狗肉上,当两袋子食盐撒完后,立即双手放入盆中,搅拌了起来。

    但搅拌了几下后,陈涯却是摇头说道:

    “食盐不够,等下出去再买几袋。”

    重新洗了一下手,陈涯搬来那些葛根,随后放在水龙头下冲洗,将葛根表面的泥土,全都洗净后,立即换上菜刀,将其切成一片一片的。

    葛根十分干燥,直接食用的话,不怎么好吃,最佳的食用方法还是泡茶,这样效果也能最大化。

    陈涯细心的将葛根,全都切成类似于土豆片的样子后,便用一个蛇皮口袋装了起来,倒是不用像狗肉那样,进行二次加工。

    而此刻,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到了下午五点钟。

    这个时候,陈涯回到屋里,搬出一个黑色的坛子,里面装的是53度的浓酱兼香型白酒。

    白酒有两个类型,一种是浓香型白酒,另一种是酱香型,前者浓香型,其酒味芳香浓郁,绵柔甘烈,香味协调,绵甘适口,回味无穷。

    比如泸州特曲、五粮液、剑南春、全兴大曲、沱牌曲酒,就是较为出名的浓香型白酒。

    而酱香型白酒,香味细腻、复杂、柔顺、酱香悠长,甚至在喝完之后,杯中香气经久不变,比如茅台、国台酒、贵酒、望驿台酒,便是酱香型白酒。

    甚至茅台,因其悠长的香味,一直都有‘扣杯隔日香’的说法。

    至于浓酱兼香型,则是兼顾了这两种香型的优点,陈涯打开坛子,一股酒香立即飘散而出,不浓、不淡,却能沁人心扉。

    “且就洞庭赊月色,将船买酒白云边。”

    陈涯笑着念了一句诗,而这句诗却是出自唐代李白的《游洞庭湖五首·其二》。

    他手上的这坛子白酒,名称就叫做‘白云边’,是滋松市最大的企业,白云边酒厂生产的,而且酒厂就在新口镇,甚至距离德胜村很近。

    陈涯几乎是喝着白云边长大的,但心中也清楚,手中的这坛子白酒,可不是李白诗句中的白云边。

    那座酒厂建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距离李白的唐朝,相差十万明社会,就显得有些扎眼了,之前刚下山的时候,陈涯的怪异的着装,当时还让围观群众惊讶了很长时间呢。

    既然是回到了家,还是应该恢复成正常的样子,当然,陈涯的那件针织衫,他并没有丢,而是一同带了回来,但为了拯救猪哥哥,用掉了一部分,却是没有办法再穿了。

    此刻,洗完澡后,刚换上一身干净衣服的陈涯,看了看破损的针织衫,随后在心中考虑道:

    “嗯,村里没有合适的毛线卖,看来只能等到明天去镇上取钱的时候,再顺道购买了。”

    这件母亲织的衣服,对他的意义十分重要,绝对不能扔掉,而现在,趁着天色还未完全黑下来,陈涯立即带上钱,随后出门了。

    村子里有小卖铺,倒是有食盐卖,但陈涯不着急,因为小卖铺到晚上十点才会关门。

    他现在要去村里的卫生室,打针!

    这才是当务之急,陈涯可没忘了,自己被藏獒给抓伤了,虽然现在伤口早已经愈合了,但鬼知道有没有感染上狂犬病毒?

    而现在已经快一个星期,才去打针,是不是太迟了一点?

    这个你想多了!

    狂犬疫苗的接种,分为两种,一种是无咬伤(暴露前)预防,但病原抗体的持续时间较短,只有6个月的有效时间,如果超过的话,就需要重新接种。

    早在三个月之前,陈涯刚回到老家的时候,正好村里在做防疫,当时就接种过狂犬疫苗,所以体内还存在一些抗体,倒是大大降低了危险性。

    但并不代表没有危险,哪怕打了疫苗,甚至不是咬伤,只是抓伤,都有可能致命。

    因为,第二种便是咬伤后(暴露后)预防,不管你之前,有没有接种过疫苗,只要是被咬伤、或者是抓伤,破皮流血了,都要及时去医院再次打针。

    区别只是接种过的人,中奖几率小一点,或者说是可以扛上一段时间。

    ……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