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5章 聪明的封寒(1)
    封寒不知道皇帝和皇叔都说了些什么,只知道有男爵的身份就是爽,坐飞机的时候,他本来订的经济舱,当刷了身份证后,马上就给他生升了头等舱,而且还是经济舱的价格的一半。

    不过这些都是小恩休,不值一提,关键还是长腿空姐们看他的眼神,那叫一个炙热,恨不得生吞活剥了一般,男乘客看他的眼神,那叫一个嫉妒,恨不得自己就是他。

    不了解他的空姐,都觉得这么年轻的男爵,自己是不是有机会嫁入豪门呢,做个贵夫人。

    对封寒有一定了解的就会对那些做梦的空姐说一声,“醒醒吧,人家老婆可是鹿幼溪,会看上你?”

    “我怎么了,我起码比鹿幼溪胸大啊,而且,能娶两个,干嘛不尝试一下不同滋味呢!”

    “额,你说的有道理,我腿还比鹿幼溪长呢,等会儿我看看能不能要来他的电话号码~”

    看来,在这个社会上,愿意和别的女人共享丈夫的并不在少数,而且也不觉得是多么丢人的事,只要这个丈夫拥有足够厚的底气,例如爵位。

    当然,封寒并没有把自己的号码给她们,有小舞姐和嬛嬛就已经够她头疼的了,桃花债还是轻易不要招惹了。

    他其实能感受到分别那一刻,嬛嬛心中的不痛快,他原本以为嬛嬛生活在苏爵爷家那种环境,对一夫多妻会比较容易接受,结果似乎比小舞姐还难搞一些。

    那种情况,封寒只能假装没捕捉到她的低落情绪。

    当飞机落地的时候,关于元宵节封爵的新闻已经出现在新闻联播中了,封寒获得了最多的镜头,鹿鼎男的封号也不胫而走,因为这个称号竟然出现在这则新闻的标题。

    也不知道那个皇帝是故意的还是有心的。

    很多人都看的出这个封号的分量之重,如果不是皇家特别看重一个人,那就是皇家要捧杀这个人。

    再结合封寒的姓氏,显然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所以封寒一落地,手机就响个不停。

    先是美女城主,她很关心封寒,现在开始担心他了,“你傻啊,干嘛不拒绝呀!”

    “谁知道皇上的话还能拒绝呀,我就是受那些古装剧毒害的太深,怕他们给我安一个违抗圣旨的罪名,怂了一下就答应了,怎么,这件事很大条吗?”封寒问。

    “不确定,可大可小吧,不过以你和吴王的交情,应该不算什么大事。”曾乐心此时也只能尽量安慰封寒,省得他背负太多心理压力,回头还要让外公帮自己打探一下。

    之后自己未来的岳父大人苏老,曾老,还有远在长安的程思归等人全都打电话说起了这件事。

    封寒一概装傻充愣,反正自己挺喜欢这个封号的,管他皇帝老儿怎么想呢。

    他还注意到新闻联播中并没有播他接受时候说的话,于是他直接在嘤嘤上发了条消息,一是宣告鹿鼎男的诞生,另外还@了一下鹿幼溪和顶峰文化的官嘤,表明,我是为了你们才欣然接受的啊!

    网友自动忽略顶峰文化,只注意到鹿幼溪,只觉猝不及防又是一口狗粮。

    不过也有不和`谐的声音,说什么封寒以后能娶两个,肯定会对溪溪不好的云云,封寒都是自动忽略的。

    最后打来电话的是老妈,她和老韩开车来机场接他。

    他们两口子倒是对“鹿鼎男”这个封号没有发表过多意见,就是老妈一个劲儿地表示,“就算你现在有爵位了,也不能辜负幼溪,你不在这几天,人家天天在咱家,多好的儿媳妇啊,又漂亮,又贤惠,还能挣钱!”

    封寒表示妈你是不是对贤惠有什么误解,不过鹿幼溪演技一向高超,老妈有此错觉也正常。

    一般情况下,只要鹿幼溪想要别人对她有什么感观,她都能通过表演来达到目的,这就是演员的自我修养啊。

    突然,封寒猛地想到,自己之前认为她对自己产生了感情,是不是也是中了她的诡计!是不是也被她的演技蒙蔽了?

    她是不是想让自己放松对她的警惕,然后趁机接近小舞姐!?

    想到这种可能,封寒不禁浑身一颤,天啊,肯定是这样!否则她这样的女孩怎么会喜欢自己这么正直善良的男生呢?

    “妈,那幼溪在咱家这段时间,是住我的房间,还是跟小舞姐一起睡啊?”封寒忙问。

    “当然是住你的房间了,而且啊,每天看着大门,就跟望夫石似的~”梅凤巢不禁感慨儿媳对儿子的用情之深。

    望夫石?哼,又是演戏吧~

    肯定是小舞姐谨守底线,拒绝的够坚决,所以没有让这个小女子得逞!

    到了老老韩家,封寒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同样一脸热切的韩舞,然后跟鹿幼溪虚情假意地拥个抱。

    不过鹿幼溪却抱着不想松手,封寒觉得她演的有点过,最后还是苏苏看不下去了,从嫂子手上把锅锅抢了过来。

    之前有“她喜欢我”错觉的时候,跟鹿幼溪的肢体接触还会有一小丝的怦然心动,不过识破了她的奸计后,呵呵,不过皮囊而已,而且还是没充足气的那种。

    封寒抱着苏苏进去,一家人都在等他开饭,韩澈也回来了。

    “呀,五亿大导演也在呢!”封寒揶揄道。

    韩澈摆摆手,“诶,还没五亿呢,低调,低调~”

    老老韩老脸一寒,眼睁睁看着自己做为编剧的电影票房记录被一个儿子一个孙子联手打破,这种感觉,还真是特么地酸爽。

    被这两个小子这么一折腾,老老韩被激起了斗志,突然觉得,自己还能再多干几年。

    餐桌上封寒跟老妈请示了一下,明天他准备再去长安一趟,兵马俑二号坑的发掘工作很顺利,但一三号坑至今还没有正确的打开方式,是时候让他来给那些科学家一些启发了。

    “行吧,你快点回来,马上就开学了。”其实老妈就是想看看儿子以男爵身份在学校里装逼如风的样子。

    睡觉之前,封寒刚要去韩舞房间跟她说几句话,鹿幼溪就先进了他的房间。封寒

    “你干嘛?”

    鹿幼溪抱着胳膊走进来,以审问的语气道,“那个李丽莉是怎么回事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