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4章 鹿鼎男(1)
    鼎康皇帝春秋鼎盛,才三十出头,坐上皇帝位也不过才七年。

    这也是他第七次册封男爵,其中有几个都是他已经见过的。

    对于有杰出社会贡献的人,一般都会安排皇帝这个超级吉祥物慰问探访接见,比如那几位夏科院的教授,他们早就是旧相识了。

    1个人而已,鼎康皇帝已经全都记下了他们的名字、年龄、成就以及个人背景,不过封寒例外,他不需要特别去记忆,关于他的一切早早就烙印在他脑子里。

    他需要一个个地和1人握手,说些鼓励的话,摄像机早就已经就位了,晚上的新闻联播就能放。

    轮到封寒的时候,他多说了几句,“不错不错,还真是年轻啊,我的几个孩子都很喜欢你的童话故事,为此御花园里今年准备大肆种植葫芦。”

    “听说葫芦的国际行情不错,价格稳中有升,种葫芦肯定是正确的选择。”封寒笑道。

    “哈哈,有趣,”鼎康从后面的侍者那里拿了一张纸给他,“其他人的称号都已经确定了,你还没有,看看这个称号你喜欢吗,不喜欢的话可以自己取一个。”

    其实封寒自己也想了几个,不过都觉得不是很满意,心想国家应该会管这件事,还是让人家定吧。

    他欣喜地掀开那张纸,只见上面有大大的两个字——鹿鼎!

    封寒疑虑地看了一眼面前的九五之尊,他也看着封寒,像是在等他做决定。

    什么意思,试探我吗?

    且不说鹿和鼎这两个字有着非凡的意思,逐鹿天下,定鼎中原,鹿和鼎就象征着天下,象征着皇权,一般人怎么可以随便使用。

    更何况当今天子的年号是鼎康,也有一个鼎字。

    虽说现如今对皇帝的名字、年号没那么避讳,鼎康帝名叫蓝文泽,都是很普通的字,但他一个姓封的,本就敏感,还用鹿鼎这样的封号,实在有够不开眼的。

    不过封寒就很不爽了,既然都答应要给自己爵位,为啥还玩这一手,干嘛,立威还是恐吓?

    天生对皇权没什么概念的社会主义好男儿心想,反正小爷我只娶两个媳妇儿就够了,也不必讨好你这心眼多的皇帝。

    而且鹿鼎这个名字他挺喜欢的,即便不能像韦小宝那样做个鹿鼎公,做个鹿鼎男也不错。

    于是封寒笑了,“谢皇上,这个称号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太合适了!

    你看,我妻子叫鹿幼溪,姓鹿,我和我妈开了一家公司,叫顶峰,鹿鼎鹿鼎,真是再合适不过了,谢皇上,我很满意!”

    鼎康帝看着封寒真诚不做作的笑容,心里一怔:这小子该不会没明白自己的意思吧,鹿鼎啊,这么有深意的称号,我敢给,你敢用!?

    可这小子就真的用了,还把那张纸揣了起来,作为证据。

    覆水难收,鼎康帝见事已至此,也只好作罢,接着和下一个握手,在封寒身上已经耽误了太多时间。

    之后1人上交了自己的身份证,他们的身份证将会进行升级,从此他们的身份证颜色会从白色变成蓝色,上面还会多出一个男爵的标志。

    以后他们坐火车、国航,去国家级旅游景点会享受半票优惠。

    去医院看病可以全额报销,不过这点对于大多数人都没用,像那几位科学家,人家单位本就有全额报销的资格。

    另外,用自己的身份报个人所得税,年终会有个税退款,比例为50%。

    如果贷款的话,低于1000万不需要任何抵押,且无息,高于1000万低于一个亿,依然无抵押,利息也低的可怕,只有高于一亿,才需要抵押和较低的利息。

    此外,在任何蓝氏皇族的产业下进行消费,他们的男爵身份都会为他们获得在标价基础上的八折优惠。

    别看八折不多,但蓝氏皇族的生意,几乎遍布人们日常生活的所有需求,超市、酒店、影院、汽车、石油、洗浴、理发,甚至包括房地产。

    如果是买蓝氏地产建造的房子,也能打八折,这力度,谁不动心!

    难怪人们挖空心思都想封爵,如果日子过得精细一些,人这一辈子甚至可以全都依赖蓝氏产品,那省下的钱简直多了去了。

    而且等级越高,享有的权益就越多,像宋阁老那样的侯爵,几乎干什么都不需要自己花钱了。

    完成授爵仪式后,1位新晋男爵在皇帝和皇后的陪同下吃了一顿宫廷午宴,别说,就是比外面的厨子做得好,这样的厨子也不知道能不能挖的动。

    晚上皇家还要参加元宵晚会,几位新晋男爵可以参加,也可以自行离开。

    封寒当然是离开喽,他还要急着回沪城阖家团聚,甚至和苏嬛也只是在机场见了一面。

    苏嬛检查了一下封寒的新身份证,心满意足的笑了,这样即便有韩舞这层关系,在法律上,她和封寒也没有障碍了。

    “对了,你的封号是什么啊?”

    “鹿鼎。”封寒随口道。

    “什么?鹿鼎!你自己取的?”

    “不是啊,皇上给的,我一想,长者赐不敢辞,虽然觉得这个号有点霸气的过分,但还是接受了。”封寒故意装傻充楞道。

    “你”苏嬛指着封寒不知说什么好,“以你的学识,怎么会不知道这两个字的分量,别人也就罢了,可是你姓封啊,这就很敏感了,皇上给你这个号,其实是想让你拒绝的。”

    “天啊,皇上还跟我斗心眼呢,他想让我辞掉他直说啊,跟我打哑谜我怎么知道他什么意思。”

    苏嬛叹了口气,“事已至此,但愿皇上不会因为这件事针对你吧。”

    封寒搂着苏嬛,“针对我又如何,反正我有一个男爵就够了,这样你和小舞姐就都逃不过我的手心了。”

    封寒第一次流露出对两个女孩志在必得的念头,鹿鼎男的封号使他膨胀。

    苏嬛认真脸地问封寒:“你真的决定也要娶小舞了?”

    封寒握紧苏嬛的手,有些紧张,“你和她处的不是很好吗,你不喜欢这样?”

    苏嬛摇摇头,极不诚恳道,“挺好的啊,这样以后坐飞机,我们两个就可以陪你一起飞了”

    夏宫中,鼎康帝正在和皇叔蓝旗正闲聊,“皇叔,你说那小子是真的不懂,还是装傻充愣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