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8章 三妻四妾的经验之谈(1)
    颍王蓝田业笑眯眯地看着合力喂奶的封寒曾乐心,“这孩子……应该不是你俩的吧?”

    苏鸣鹤瞅了一眼,“应该是宋阁老家的小孙女吧。”

    “嗯,这是我表妹。”曾乐心尴尬道,她从小没少跟着外公参加一些皇室盛宴,和颍王也是认识的。

    “我就说嘛,我记得封寒的妻子是个演员。”颍王笑笑。

    曾乐心有些心虚道,“我们就是朋友,很早就认识了~”

    苏鸣鹤要了两碗炒肝,哈哈笑道,“没事没事,朋友以上的关系也无所谓的,反正很快小封就可以娶两个了!”

    封寒曾乐心同时心想:老不羞~

    颍王没苏老那么多花花肠子,他比较关心最近炒得正火的兵马俑,还有封寒近期的文学创作。

    因为自己的老婆也姓封,颍王天然对封寒有种亲近感。

    “其实我最近正打算写一部关于兵马俑的,会和秦始皇寻找长生不老药的传说结合起来。”封寒小小剧透了一下,颍王和苏老都表示了期待。

    二老年纪大了,吃不了太油腻的,只是简单喝了一碗炒肝就分道扬镳了。

    封寒曾乐心则陪着苏老回家,苏老对曾乐心笑道,“乐心啊,我请小封去我那做做客你没意见吧。”

    “他是他,我有什么意见。”

    到了自家门口,曾乐心就带着娃进去了。

    封寒对宋阁老那种位高权重的老头有点发憷,就不登门拜访了,还是在苏老家自在些。

    而且苏老有三个老婆,封寒特别想请教他们夫妻四人和睦相处的秘诀。

    当然,不能明着说,显得自己特不矜持,好像得到特权后就迫不及待想要胡作非为了一样。

    所以封寒采用了旁敲侧击的战略,一个劲儿地夸老苏头家宅安宁,几位夫人关系都不错,就连家里的猫咪们都特别团结呢。

    “咦~”一只长毛猫从封寒眼前闪过,布偶?

    嗯,应该是曾乐心那只雪花吧。

    封寒也分不出雪花和苏小二,他继续和苏爵爷扯淡。

    苏老应该是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他向来认为,才子一般都是多情的。

    就像他,从十五六情窦初开,到现在,喜欢的姑娘不计其数,爱过的起码十几个,要不是法律所限,他真想全都娶回家,男人嘛,如果连男人自己都不理解男人,那真是悲哀。

    封寒年纪轻轻,又在各种领域有那么突出的成就,苏老决定好好给他上一课,为他将来的幸福生活打下坚实基础。

    “小封,你坐,”苏鸣鹤把封寒请到书房,“是不是心里又有别人了?”

    苏老慧眼如炬,封寒辩解道,“我对她们是一样喜欢的!”

    苏老道:“这个我信,所以你想得到爵位后再娶一个?”

    封寒不好意思地点点头,毕竟曾经是长在红旗下的社会主义接班人,有点不好意思,他问,“我要是娶了两个,怎么能保证后院不起火啊?”

    “小子,你这算是问对人了,”苏老爱说这个,“对此,我有几点非常成熟的意见,你一定要听好。”

    封寒正襟危坐,来自前辈的训诫,自己一定要牢记心中。

    “第一,一定要有过人的人格魅力!

    你知道我们家老三吧,当初是她倒追的我,她和我小女儿是校友,关系还不错,我本来不想接受,但是她太爱我了,为什么,还不是因为我的人格魅力,往那一站,跟四十年前一样,绝对是人群中的焦点,大阴天都掩盖不住光芒的那种……”

    封寒有点听不下去了,“苏老,我想问的是,结婚后怎么安定团结,不是问婚前怎么泡妞~”

    “道理是相通的啊,你如果没有人格魅力,怎么吸引女孩子,只要你魅力足够大,你的妻子们是愿意为你维持家庭的稳定团结的,就算相处中有一些摩擦,只要想到你这个核心,就一切都好说啦。”

    封寒点点头,这个道理他懂了,其实就是要不断地强大自身,小舞姐喜欢画画,自己就写更多的故事让她画,嬛嬛喜欢写,现在又考了导演系,自己就给她机会拍出更好的电影,只要自己底气足,老婆们翻不了天。

    苏爵爷继续道,“第二,一定要有超人般的体魄!

    别以为爱情和婚姻就是甜言蜜语和柴米油盐,身体的交流甚至比这些还要重要,你不能因为自己是一个对多个,就降低她们的生活质量,我的意思,你懂吧,说到这里,我就得自夸一下了,看看老苏我,70多了还能生孩子,所以我的老婆们都那么爱我,这不是没有原因的。”

    涉及男女层面,苏老说的还算含蓄,不过封寒严重同意,宁愿苦了自己的肾,也不能怠慢了小舞姐和嬛嬛,两个,他应付得来!

    “第三点,最重要了。”苏老越说越来劲,封寒也全神贯注起来,这对他来说,都是金玉良言啊!

    苏老押了口茶,“你以为有了过人的魅力和超长的体魄就能让女人们安安生生和和睦睦的了?不存在的,即便男人做得再好,一碗水端的比水平面还平,女人对于和别人共享丈夫这件事,都无法彻底接受。

    如果是个好脾气的,还好点,顶多就是把不痛快憋在心里,身为丈夫适当疏导就好,即便有一些小摩擦,也算是家庭请去。如果脾气不好的,性格强势的,啧啧,你就等着家宅不宁吧。

    到时候女人们会分走你大部分精力,让你把原本应该放在事业上的精力挪用到琐碎的鸡毛蒜皮上。

    就拿我自己举例,我的创作生涯巅峰是在我娶第三位夫人之前,就是我那个已故的三夫人。

    我的大太太脾气温和,吃斋念佛,我二太太是门名闺秀,通情达理,就是这个老三,虽然是穷苦出身,但性格强势偏执,而且心思重,总觉得别人瞧不起她,因此惹出很多事端,家里三天两头地鸡飞狗跳,那段时间我都没什么心思放在画画上,之后也再没有画出让自己特别满意的作品。

    所以,不要想着能有什么恒定的公式定理来帮你解决家庭生活中的困扰,生活中的苦的,甜的,酸的,你自己尝尝看,自然就知道该怎么反应,打打闹闹,未尝不是一种情趣,即便焦头烂额,未必也不是一种收获。

    我一直觉得,我最好的画就是我那位亡妻去世之前,我应她要求画的那幅全家福,那一刻,我们全家的心都拧到了一起。”

    想起那位亡妻,苏老竟情动的落下泪来。

    果然是个多情种子,可惜苏鸣鹤不是苏东坡,不然这时配上一首,“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可谓应情应景~

    封寒安慰了苏老几句,苏老苦笑道,“失态了,今天跟你聊得很尽兴,以后你和你的小妻子们一定要好好的,别留遗憾。

    我这些年其实一直在给我的亡妻写个人传记,她很喜欢文学,断断续续的,总算在她去世十周年的时候写完了,到时候你帮我写个序或者跋吧,你出版《三重门》的时候我也帮你写。”

    封寒想也没想就答应了,那首《江城子》应该足以告慰苏老的亡妻了吧,反正封寒觉得自己是用不到的。

    天色已晚,苏老把封寒送出去,还没走到门口,门就打开了,一个少女的身影跃了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