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7章 元日(1)
    ,精彩小说免费!

    “这样你就没有工作了,就又可以演戏了~”韩蓉笑道,“最喜欢看你演戏了,简直就是视觉享受!”

    韩蓉从小就喜欢哥哥在银幕上的形象,无论好坏,都那么帅,看着看着就对哥哥产生了不一样的情愫,那会儿她不过才十二三岁。

    她当时很慌张,觉得自己是个坏孩子,怎么可以喜欢哥哥,太邪恶了。

    幸好后来她发现原来自己是被收养的,那时她没有一点难过委屈,反倒觉得太棒了,这样就可以和哥哥在一起了呀。

    韩士群回道:“我不想卖,天涯传媒再强势也无法收购的。”

    “天涯传媒?”封寒突然出声,“就是《文偶》杂志的母公司天涯传媒?!”

    韩蓉大方承认,“没错,那是我的公司,其实萌芽加入天涯也不错,我们实力雄厚,更有助于萌芽的发展。”

    韩士群摇摇头:“还是算了,在被天涯收购之前,《文偶》是独立性很强的文学杂志,是文学界的中流砥柱,被你收购后,虽然销量增加了,影响力更大了,并赢得了文学第一刊的美誉,但也过于商业化了,我还是希望保持萌芽的独特性。”

    封寒嘀咕起来,难道是因为她和老妈是情敌关系,所以自己的文章总是被文偶拒绝吗?这个未来丈母娘还真是小心眼呢。

    梅凤巢则想的是,天涯?她记得韩士群之前演过一个角色,名字就叫天涯,原来韩蓉的公司也叫天涯,果然贼心不死,乖乖做回兄妹不好吗。

    看完了片子,韩蓉对韩澈承诺,“我会动用天涯传媒的力量帮你做宣传,过两天我帮你安排一下文偶和天涯有约的专访吧。”

    “姐,你对我太好了!”韩澈激动地抱住老姐,其实他知道老姐在很早之前就通过自己的渠道帮自己做宣传了,只不过文偶和天涯有约是天涯传媒的王牌,非常注重嘉宾质量。

    虽然他知道老姐此时有着向嫂子炫耀实力的成分,不过他当然不会傻到拒绝,你们两个斗你们的,小叔子我能受惠就好。

    于是韩澈又期待地看向另一位嫂子梅凤巢,您不表示表示?

    梅凤巢直接装傻充愣,无视韩澈后看向韩蓉,“天涯有约我也很喜欢看啊,小蓉,能不能让我儿子也上一次啊,他现在可厉害了,还找到了秦始皇兵马俑,皇家还要给他授爵呢。”

    韩蓉心想当然不能,连他的文章都不能出现在《文偶》,所以你觉得我是很大方的人吗!

    不过哥哥在看着她,爸妈也点点头,就连女儿也期待地看着自己。

    韩蓉想了想,“好啊,不过可以等他真的封爵之后再上,现在白身一个,噱头不够足。”

    封寒不满地看着老妈:干嘛为这个求她啊,自己又不是很稀罕上电视。

    梅凤巢瞪了他一眼:你懂啥,能上天涯有约的都是政治经济文化界鼎鼎有名的人物,上了这个节目,逼格可直冲云霄,现在有这层关系,干嘛不用,不上白不上。

    见韩蓉答应了,老老韩和端木樱也非常欣慰,他们早就跟女儿说过,让她不要总是那么强硬,不要把对梅凤巢母子的敌意表现的那么明显,这样将来他们或许还有成为一家人的可能。

    一家人,就是要相亲相爱,相互扶持嘛。

    距离春节越来越近,第二天韩舞开始带着封寒、鹿幼溪还有苏苏张贴对联。

    现在年味儿比前些年浓多了,像这种城市郊区是可以鸣放鞭炮的,封寒特意拆了一挂小鞭,点了根又长又粗的香给她,让她哒哒地放着。

    这些对联都是老老韩亲自写的,这些上了年纪的文化人,个个都能写一手好字,韩舞一边贴,一边夸爷爷写得好。

    不过封寒有不同意见:“跟曾老的没法比,好像还不如苏老的。”

    恰好这话被韩小冷听到了,“哼,拿我的弱项跟他们的长项比,这算什么本事,有能耐你让苏鸣鹤写个剧本啊~”

    老老韩只针对苏老道,封寒闻到了几十年的老陈醋味儿。

    他忙道,“是是是,我这不是随口说说嘛,以弱对强不公平,就好像让你们跟我比写诗,这根本就是欺负你们嘛。”

    “嚯,你这臭小子,”韩小冷来劲儿了,“你真以为自己写了几首过得去的诗,就天下无敌了?”

    “我没这么说啊~”封寒超委屈,说实话都不成了。

    韩小冷指着封寒:“我今天非打击一下你的嚣张气焰,来我书房,我要跟你斗诗!”

    鹿幼溪兴奋道,“爷爷,我们可以围观吗?”

    “都来!”韩小冷自信道,其实他早有准备,前段时间他憋了半个月憋出了一首不错的春节诗,而且还被《书香》收下了,只不过现在还没发表。

    封寒叹息一声:何必呢,这么多人,一会儿老人家面子上该过不去了,私下解决不好吗。

    在韩小冷书房里,他准备好了笔墨纸砚,刚要命题,鹿幼溪却道,“爷爷,既然是公平比拼,那题目是不是该由我们出啊?”她指了指自己和韩舞。

    韩小冷想了想,“这……”他有点心里没底,毕竟封寒的古诗词造诣就连他也是服气的。

    封寒忙道:“无所谓的,爷爷出就爷爷出。”

    韩小冷:“这可是你说的,不是我逼你的,那咱们就以过年为题,每人写诗词一首。”

    “好啊,”封寒结果纸笔,“那就直接写吧。”

    “你都不用考虑一下?”韩小冷见封寒都准备下笔了。

    “这有什么可考虑的,还要我没事走几步啊,”封寒笑道,“这种大众题材,张嘴就来,老爷子,难道你还要考虑。”

    “哼,我也不用,我现在就能写!”韩小冷刷刷刷写下自己之前就准备好的诗。

    封寒也开始运笔了。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封寒写的是王安石的《元日》,而另一边,韩小冷也完成了他的作品。

    韩舞问:“那该怎么判断你们谁写得好呢?”

    老老韩自信道,“咱们都是搞文字的,谁优谁劣,互相评判。”

    封寒:“同意。”

    鹿幼溪指挥道:“现在交换作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