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5章 撩(1)
    梅凤巢告诉儿子,老韩当初娶了他妹也是有苦衷的,两人之间其实并没有爱情,结婚之后越过越拧巴,最终矛盾爆发,以离婚收场。

    虽然韩蓉是收养的,不过老老韩夫妇对她比亲闺女还亲,最后的结果是亲儿子韩士群离开了这个家,但也带走了女儿小舞。

    从中可以看出,他们老两口是非常支持儿子娶女儿这种肥水不流外人田的事的。

    “你这说的也不清不楚的啊,那他们是怎么结婚的呢?他不喜欢为什么要娶呢?我韩叔没跟你讲过?”封寒又问。

    “这种事,肯定是先上车后补票嘛,老韩绝对不是主动的,所以不外乎下药或者灌酒喽,然后铸成大错,让他负责,老韩他也很痛苦的,他是完全把韩蓉当成亲妹妹,就像让你娶苏苏,这怎么可以~”

    苏苏当然不行,小舞姐就另当别论了。

    “你是说小舞姐是这么诞生的?”封寒突然觉得一阵悲凉,那她不就成了她妈拴住老韩的工具了吗?

    难怪老韩坚决要带走当时才两岁大的小舞姐。

    “嘘~”梅凤巢道,“这里面的内情你可千万别跟小舞说,那孩子如果知道了该多伤心啊。”

    “我又不傻。”封寒更加心疼小舞姐,虽然她的出生可能不是老韩的本意,但老韩对她的爱,封寒母子都看在眼里。

    而封寒可以保证,自己对她的爱绝对不会比老韩少!

    韩舞的房间里,鹿幼溪已经把这里当自己的卧室了,一点都不见外,梳妆台上有一大半都是她的化妆美容产品。

    韩舞还在画《流星花园》,如今这部漫画在《漫天王》这个热血漫画杂志上已经成为一道独特的靓丽风景线,为杂志吸引了不少女性读者,眼看就要进入漫画杂志前十之列了。

    在小圈子里韩舞和她的漫画已经非常有名了,她真正找到了自己喜爱的事业,并收获了满满的成就感。

    见韩舞专心做事不理自己,鹿幼溪耐不住寂寞道,“小舞姐,你爸妈的情况跟你和封寒还挺像的啊,这是你们家的家族传统吗?”

    韩舞淡淡回应道:“个人选择罢了。”

    见自己这么欠揍的问题竟然得到了回复,鹿幼溪爬到韩舞身边。

    “那我真要佩服你的勇气了,之前都已经有失败的例子了,还飞蛾扑火般地喜欢上自己的弟弟,你就不怕……”

    “不怕!”韩舞放下绘画板,“既然选择了就不会后悔,还有,你能不能穿上衣服跟我说话。”

    “我这不是看你在画画,想用我的身体吸引你把我入画嘛,不过看来是媚眼抛给瞎子看了,”鹿幼溪穿上睡衣,“你只喜欢画男人的人体。”

    见鹿幼溪又旧事重提封寒人体画像的事,韩舞底气足道,“你尽管跟他说,现在我们的关系,我才不怕你说呢~哼!”

    “你们睡过了?”鹿幼溪又八卦地询问。

    “你……”韩舞脸憋得通红,最后:“无可奉告!”

    鹿幼溪在床上翘起又细又白一般长的腿,做着简单的健身动作,“就算睡了也没什么的,我又不在乎,小舞姐,那你说封寒跟苏嬛睡过了没有啊?你觉得他能同时满足你们俩吗?”

    “我!不!知!道!”韩舞气急败坏,直接摔门而出,自己受不了这个碎碎念个不停,而且满嘴黄腔的小女子了。

    看着韩舞拂袖而去的背影,鹿幼溪盖上被子乐不可支,哎呀,承受能力不行呀,以后可怎么一起过日子啊~

    韩舞刚出来,就被封寒看到了,他冲小舞姐招招手,两人进了封寒的房间。

    确定门关上了,封寒一把搂住韩舞吻了起来。

    “别,会被人看到的?”这里毕竟是爷爷家,韩舞非常不放心,无法全身心投入。

    封寒搂着小舞姐的小蛮腰,亲吻着她的脸颊、耳朵,“没事,我锁上门了,这两天我好想你!”

    听到这话,韩舞的心就软了下来,再也挡不住封寒了。

    两人吻着吻着就到了床上,然后并肩躺着,消停了下来。

    韩舞笑着问:“你有没有发现我爷爷很眼熟啊?”

    “早就发现了,我在京城就已经见过他了。”

    韩舞糗道,“我刚见到他的时候,还追着他还钱呢。”

    “哈哈,我也想这么干来着,不过因为他支持我们在一起,所以想想还是算了。”

    “我们的事他知道?”韩舞吓了一跳。

    “当时我们还没事呢,是他自己脑补的,我就顺坡下驴承认了。”封寒没有对韩舞隐瞒。

    “哦,知道就知道吧,”韩舞情绪低落道,“现在你也知道我爸妈的事了,对吧。”

    “嗯,也终于明白你为什么不敢让老韩知道了,因为他自己的惨痛经历,他八成不会同意我们的事。”

    封寒牵着小舞的手,“但是你放心,就像当年他父母阻止不了他离婚一样,他也阻止不了我们在一起,大不了过年的时候我就改口叫他爸,你就相当于送给我的改口费了。”

    韩舞噗嗤笑了,“那可不行,还是不要改口了,那样他会把你当亲儿子看待的,到时候更麻烦。”

    “还是小舞想的周到。”

    “现在连姐都不叫了吗?”

    封寒翻身噙住韩舞的唇,含混道,“姐,姐,姐,是不是这样更刺激一些啊~”

    韩舞的身体一阵发烫,他和鹿幼溪怎么一个赛一个的流氓,“还是别叫姐了,还有,从我身上下去~”

    韩舞的脸蛋红扑扑的,看上去非常可口,封寒正待有进一步动作,有人敲门了。

    韩舞吓了一跳,忙整理好衣服,对着镜子检查起来。

    封寒问:“谁啊?”

    “我,”是韩澈的声音,“老爷子现在就闹着要看电影,你没睡吧?”

    “没有,那我这就来。”

    “好,我去叫小舞和幼溪。”

    半个小时后,一家人坐在放映厅内,老老韩和端木樱坐在第二排,旁边还有小儿子韩澈。

    韩士群和梅凤巢坐在第三排,韩蓉见了,跑到老韩旁边,“哥,我坐这里可以吧。”

    老韩求助般看了看韩舞,见她已经坐到封寒身边了,根本没注意到自己的窘境。

    他又看看老婆,梅凤巢笑道,“有啥不可以的,坐,老韩,咱俩换一下,这电影是我们公司投资的,我跟你聊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