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4章 拼凑真相(4)
    (为舵主llzz万赏加更!)

    封寒非常不齿老韩的这种行为,那可是你从小看着长大的妹妹啊,你竟然也能下得去手!

    当然,如果是七八岁才一起生活的,自然另当别论了,那样在一起的,必然是真爱。

    梅凤巢叹了口气,“这里面的事情你不懂,不是老韩主动的,哎呀,以后再跟你说吧,不过你别问你韩叔,他不想提起那段经历~”

    最后严肃叮嘱了一句,梅凤巢把封寒拉到了客厅中央,韩蓉还在那里秀母爱,只不过韩舞跟她有着明显的疏离,两人有互动没交流。

    很奇怪,两人离婚的时候,小舞姐竟然是跟了爸爸,而不是跟妈妈爷爷奶奶?

    封寒看了一下周围的人,不让问老韩,那就只能问小韩了。

    吃过午饭,韩蓉帮封寒鹿幼溪安排房间,韩舞忍不住跳出来道,“家里房间那么多,给他们每人一间吧。”

    见大家奇怪地看着自己,韩舞解释道,“小寒创作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

    对此韩小冷表示非常理解,“我专门有个卧室,就是创作期间用的,把门一反锁,谁也别想打扰我,搞写作的都这样。”

    鹿幼溪见韩舞明显是提防自己,不爽之下,不怀好意道,“那我能不能和小舞姐一个房间啊,我一个人在陌生环境下,有点怕呢。”

    韩舞犹豫了一下,“好啊!”

    这次封寒倒是比较放心,自从知道鹿幼溪对自己有着别样情愫后,他再也不担心这丫头对小舞姐动歪心思了。

    现在应该担心的是他自己啊。

    封寒迫不及待地拉着韩澈,“二叔,电影院呢,带我去看看呗。”

    “好,好吧。”

    电影院就在一楼,银幕大小和电影院无二,所以要求空间必须大,音响设备也和电影院看齐,只不过就是座位少了些,只有20来个,但都是高档沙发座,显然是为了家庭打造的。

    韩澈随便放了一部片子,是端木樱和鹿幼溪主演的老片子《迷路》。

    这算是一部台词不多的文艺片,所以放映厅内很安静,适合说点私房话。

    “二叔哥,能聊聊你哥和你姐的爱情吗?”封寒直接来了一个大主题。

    韩澈看着天花板想了想,“恐怕我只能讲讲他们的婚姻,似乎没从他们身上感觉到有爱情。”

    封寒做了个请的手势。

    “我刚出生的时候,我哥已经退出娱乐圈了,正在上大学,他比我大20岁,我姐比我大10岁……”

    封寒:相差10岁的兄妹啊,难怪,我就觉得她很年轻嘛,原来才37岁,也就是说,她17岁就生了小舞,16岁就有了!

    女人的潜力啊,果然无穷尽!

    韩澈继续:“……其实我从小就不知道她不是我亲姐,我哥知道,但毕竟是从小看着长大的妹妹,也一直把她当成亲妹妹看待,他以为我姐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但我姐又不傻。

    她亲生父母是当时很有名的音乐人,当年我爸妈收养她,也算是娱乐圈比较轰动的事情,相关报道很容易查到的。

    她什么时候知道的,我不知道,反正打我记事起,我姐对我哥就是那副特别亲昵的样子,我六岁的时候,他们就结婚了。

    那时我已经有些记忆力了,我记得结婚的时候,我是他们的花童,姐姐的肚子已经大了,穿着非常漂亮的红色大喜袍,但哥哥脸上看不到笑容,而且家里也没有请什么客人,就是几个主要的亲戚。”

    之后小舞出生了,姐姐也不上学了,那时我上幼儿园了,还笑话姐姐呢。

    后来有一天已经上小学的我放学回来,见哥哥和姐姐吵了起来,姐姐甚至把小舞摔倒了地上……“

    听到这,封寒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她怎么可以这样,这一刻,封寒恨上了这个未来岳母,不管她出于什么理由,伤害韩舞都不可饶恕!

    “后来呢?”

    “小舞受到惊吓,哭个不停,我抱着她很担心,也跟着哭,但是妈妈去外面拍戏了,老爸把自己反锁起来,对外面不闻不问。

    后来哥哥带走了小舞,再然后两人好像就离婚了,之后就很少见大哥了,即便见面也是在外面见,他再也没回过家。”

    “就这?”见韩澈没有继续说下去,封寒不太满意。

    “就这还不行?”

    “可是他们为什么结婚,又为什么离婚呢,中间发生了什么?这些你都没说啊?”

    “拜托,他们结婚的时候我才六岁,离婚的时候也就**岁,我懂个锤子啊!”韩澈摊摊手,表示无辜。

    “那你后来就没了解过?你就不好奇?”

    “直到上初中我才知道哥哥姐姐不能结婚生娃。

    我那时才意识到我姐不是我亲姐,然后我就了解了一下相关法律,松了口气,他们这种情况不违法。

    但两人感情方面的事,他们也不跟我说啊,我没法了解。

    不过我回忆儿时,感觉结婚之前他们还算相亲相爱,两人经常带我逛街,去游乐场,有时还跟陌生人假装是我爸妈,那会儿真的一切都很美好。

    不过婚后就很少见过他们的笑脸了,尤其是我哥,感觉就像是被绑着进洞房似的,自始至终都是不情不愿的,也就是在小舞刚出生的时候还有过笑脸。”

    韩二叔提供的有效信息不算太多,毕竟他那会儿还小。

    于是瞅准机会,封寒又找上了老妈。

    “妈,现在有空了,你给我讲讲韩叔和小舞妈的事呗~”

    “大人的事你管那么多干嘛!”梅凤巢回怼道。

    “我这不是不放心嘛,你看我那姑,听说是大老板,手上亿万资产,而且比你年轻,又会打扮,你就没有危机意识。”

    谁说没有,不过梅凤巢的危机意识主要来自于韩老头和端木老太,对于韩士群,她是一百个放心的。

    “你把心放肚子里,你韩叔绝对不会抛弃我选择她的,你知道我们当初认识的时候,他说的啥吗?”

    “啥?”

    “他说,”即便爽朗的梅凤巢都脸红了,“他说我是他心灵上的初恋~”

    身体已经属于某个女人了,但心灵第一次发生共鸣和震颤!

    封寒忙把这句话用小本本记下来,老韩撩妹有一套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