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3章 骨科达人韩士群(3)
    (为舵主2333的万赏加更,2点左右还有一更)

    苏苏无情地抛弃了韩二叔,和嫂子坐在后面。

    封寒坐在副驾,问,“小舞姐来了吗?”

    “已经到两天了,那丫头都很多年没回家了,差点不认识她爷爷了。”韩澈好笑道。

    什么叫差点,压根就不是很熟好吧,封寒不禁想起了那一夜。

    “那蓝芝姐跟你一起回来了吗?”封寒又问。

    “嗯,不过现在已经回她自己家了。”韩澈笑道,看来婆媳关系已经破冰了。

    “对了,我哥我嫂今天也到了,”韩澈又道,“晚上今天咱们全家看场电影怎么样?”

    “你说的不会是小鬼当家吧。”

    “没错,老爷子一直想看正片,我没答应,就是想等着全家都在的时候再看,”韩澈道,“家里有电影院,很方便的。”

    家里有电影院?果然不愧是电影家庭,设施就是齐全啊!

    韩家别墅在沪城郊外,离机场不远,都不用进入市区,大约半个小时就到了。

    虽然是郊外,但这面积规模比封寒他们邻居焦急风那栋房子还要大上不少,即便是几十年前买下的,恐怕也不是个小数目。

    再联想老两口在京城还有一家酒店,这财力还真不是一般的雄厚。

    可能是思念苏苏心切,韩小冷和端木樱特意在家门口迎接他们这群人。

    苏苏刚下来,韩小冷就抱了起来,端木樱对封寒客气地点点头,然后和鹿幼溪抱了抱,现在鹿幼溪可以直接称呼“奶奶”了。

    韩澈和封寒对视了一眼,“要不咱俩抱抱~”..

    封寒:“滚!”

    端木樱看了金山奖颁奖典礼,安慰鹿幼溪,“这次没得奖不要紧,韩小冷不也没得吗,你还年轻,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根本不知道表演是什么,最重要的你这次有明显的进步,下一次肯定会更好的。”

    “嗯,谢谢奶奶。”

    然后端木樱就笑着走向苏苏了,“让奶奶抱抱。”

    “不给!”韩小冷一个神走位,躲过了端木樱。

    “苏苏,有没有想爷爷?”韩小冷更关心小孙女,不顾苏苏反对地在小嫩脸上亲了几口。

    苏苏犹豫了一下,鹿幼溪忙道,“苏苏,爷爷可是编剧,有时候比导演还厉害哟~”

    苏苏忙搂着韩小冷的脖子,“爷爷,我想你想的好辛苦啊!”

    韩小冷感动地老泪横流,“苏苏真懂事,比你姐懂事,以后就住这吧,爷爷天天给你讲故事,讲一年都不重样!”

    苏苏心惊胆颤:自己刚刚是不是说错话啦?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只是个孩子啊!

    封寒问:“老爷子,我妈他们呢?”

    “在屋里呢,走走走,正好能赶上午饭。”

    此时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三个人,气氛相当凝结,梅凤巢本想活跃一下气氛,但是看到对面的女人看都不看自己,死死盯着他家老韩看,她有点不想讨没趣。

    韩士群也尴尬,低头玩着手机。

    他和梅凤巢其实也刚到不久,其实两家公司早就放假了,不过他们是老板,又各自忙了一阵子,这才驱车来到沪城。

    他们到家没多久,韩蓉也放下手上的工作回家了,她嘴上哥哥嫂子叫的亲热,但梅凤巢看得出,她贼心不死。

    其实梅凤巢不怕,但老爷子和老太太总想搞事情,她难免觉得心累和委屈,幸好她本性乐观豁达,换做普通女人,恐怕一分钟都不会在这个家里待。

    “爸爸!”苏苏已经半个多月没见韩士群了,见了他就要往他怀里钻,韩小冷控制不住,只好醋意十足地看着孙女在儿子身上爬来爬去。

    “妈,叔,”封寒最后看向有过一面之缘的韩蓉,“姑,你好你好。”

    “嗯,”韩蓉点点头,朝楼上喊了一声,“小舞,苏苏小寒他们到了,还不下来。”

    韩舞下楼了,虽然只是短短几天不见,可是再见,看到她披着长发,从楼上缓缓走下来,封寒的心还是会有怦然心动的感觉——我的小舞姐真美!

    鹿幼溪就嗤之以鼻了:娘里娘气的,没劲儿。

    恋人相见,他们内心激动,但都表现地平淡,不咸不淡地打了声招呼,韩舞把自己的喜悦兴奋全都施加在苏苏身上了。

    于是韩舞把苏苏从老爸怀里抢了过来,好好亲昵了一番,端木樱又从韩舞手里抢走了苏苏。

    苏苏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做——抢手。

    “小舞,来,妈妈刚学了一种辫子发式,我帮你扎起来,一会儿吃饭的时候也清爽些。”韩蓉把韩舞叫过来。

    封寒愣了一下,自己好像出现幻听了,竟然把姑姑听成了妈妈。

    韩舞意味深长地看了封寒一眼,走到韩蓉面前。

    封寒打量着两人,这姑侄俩长得还真像啊!

    然后鹿幼溪突然拉着封寒小声问,“我刚才怎么听着是妈妈啊?我是不是听错了?”

    一个能听错,总不能两个都听错了吧,封寒猛地意识到,可能他和鹿幼溪都没听错!

    韩蓉自称是小舞的“妈妈”?!

    她不是韩澈的姐姐吗?

    封寒看向老妈,她似乎没什么异常反应,再看老老韩和端木,也都一脸慈祥地看着韩蓉和韩舞。

    至于韩澈,当封寒看过来的时候,他回以一个尴尬的笑容。

    封寒纳闷儿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妈?你过来一下。”封寒把梅凤巢叫到一旁,认真地看着她,但什么都没说。

    梅凤巢叹了口气,先开口,“你应该看出来了吧?”

    “我什么都看不出来,能跟我说说吗,怎么那个女人是小舞姐的妈妈?”

    梅凤巢点点头,“嗯。”

    “那她和老韩是什么关系,都离婚了,怎么还在韩家啊?”封寒又问。

    “她不仅是小舞的妈妈,也是你韩叔的妹妹,小冷爷爷和端木奶奶的养女。”梅凤巢吐露了实情。

    “养女?”

    “对,韩蓉的亲生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出车祸双双去世了,而韩氏夫妇和她父母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于是他们收养了没有亲人的韩蓉。”

    “很小是多小?”

    “大概一两岁吧。”

    封寒气愤道:“那老韩也太禽兽了吧,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他竟然也能下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