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2章 小戏精(2)
    现在封寒和江波只隔着一条过道了,鹿幼溪白了他一眼,开始搂住有些亢奋的苏苏,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

    “江哥,”封寒客气问道,“像你献出了越王剑,除了奖励了一个男爵,还有奖金吧?”

    江波点点头,倒也没什么忌讳,“是的,这部分奖励没有对外公布,不过我可以给你透个数,奖了我2000万。”

    江波一副我很满足的样子。

    不过封寒却语气玩味,“才2000万啊”

    如果越王剑放在拍卖场上,肯定能卖出过亿的价格,更何况江波还不止捐献了一把越王剑,而是一个楚贵族墓葬群所有出土的物。

    江波笑笑:“2000万不算太多,但也足够一个人一辈子衣食无忧了,而且爵位的身份太有吸引力了,从此我可以拥有很多特权,就算将来把家产遗传给孩子们,遗产税都比其他人少得多。”

    封寒想到关于江波的一条传闻,说是这家伙得到爵位后马上娶了一对漂亮的双胞胎!

    “对了,江哥,两位嫂子好像是姐妹吧?”封寒笑嘻嘻地问。

    “没错,是双胞胎,”江波不讳言道,“我特别喜欢她们,为了她们,我也必须得到爵位啊。”

    没想到这个看上去有点绉绉的中年人还是一个性情中人。

    不过听到这,鹿幼溪忍不住咳咳了起来,这两人还真是臭味相投啊。

    封寒笑道,“介绍一下,这是贱内,鹿幼溪。”

    鹿幼溪眼神更不对了,贱内是吧!她狠狠地在封寒大腿上拧了一把。

    封寒的笑容渐渐凝固,肉疼!

    “哦,听说过,是演员对吧,你好你好。”江波打了声招呼。

    鹿幼溪不给面子地呵呵一声,娶两个不说,还娶了一对姐妹花,肯定不是什么好玩意。

    封寒有点尴尬,小声对鹿幼溪道,“在外面给我点面子行不行”

    鹿幼溪横了他一眼,随即对江波笑道,“江先生啊,很高兴认识你啊,对了,你和两个老婆睡觉的时候,是三个人一起吗?”

    “啊?”江波尴尬了。

    “小溪,怎么说话呢,”封寒对江波致歉道,“不好意思,她不太会说话。”

    江波和善道:“没关系,鹿小姐心直口快,我的两位夫人很喜欢她的电影呢。”

    封寒对鹿幼溪道,“你看人家江哥,多心胸宽广啊,要不说你是妇道人家呢。”

    鹿幼溪狠狠瞪了封寒一眼,不再理他,开始陪苏苏看云彩了。

    随后封寒又问江波来长安干嘛。

    “哦,一个朋友在这边出了点事,过来处理一下。”

    “没事吧?”

    “小事,已经处理好了。”

    在飞机降落之前,江波主动提出交换了一下联系方式,他告诉封寒,他是搞收藏的,如果将来封寒想出手什么古玩,可以找他。

    “我是只进不出,而且开价绝对公道。”

    看来这位也是不差钱啊,只进不出,哪个搞收藏的敢这么说,他背后肯定有别的生意,只是人家不愿意透露,封寒也就没问。

    “好的啊,我最近对这方面也很感兴趣。”封寒笑道。

    表面笑嘻嘻的江波看着封寒几人走远后,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他拨通了一个电话,“小白,你哥的尸首我已经处理好了”

    走在出去的通道,封寒数落着鹿幼溪,“人家江波也没怎么你啊,你看你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

    “我就是看他不像好人,不行啊,”鹿幼溪哼道,随即冲着封寒,“还有你,贱内贱内,你说的很溜嘛”

    “不就是一个称呼嘛,至于嘛,你如果不服气,可以叫我贱夫啊”封寒皮厚道。

    鹿幼溪咬牙切齿道,“贱人”

    封寒表示一点都没有受到伤害,还搂过鹿幼溪,“注意点,有人开始拍我们了”

    鹿幼溪哼道,“别自作多情了,人家明明是在拍苏苏的。”

    苏苏也发现有不少镜头对准自己,已经自动进入了模特模式,一颦一笑都可爱无比,仿佛小淑女一枚,似乎走的不是机场通道,而是维多利亚的t台。

    鹿幼溪在后面提醒,“走快了”

    苏苏马上放缓脚步,仅仅比哥嫂快一步。

    “不要看镜头,装作看风景。”鹿幼溪再次提示。

    在鹿幼溪这位老童星的教导下,苏苏现在越来越有范儿,封寒大摇其头,有这样的嫂子,苏苏能有好吗,她理想型的嫂子应该是嬛嬛和小舞,学学古诗词,画画,多陶冶情操啊

    走近人群的时候,封寒还听到有人窃窃私语。

    “看,那就是松鼠少女吧?”

    “没错了,就算嘴里没东西,也还是脸蛋鼓鼓的,好可爱!”

    现在又叫松鼠少女了吗,之前不是叫“拥有百宝箱般嘴巴的女子”和“包子脸美少女”吗,外号那么多很麻烦的,统一哈嘛

    出了机场,有个人在等他们。

    “二叔哥,你这么忙怎么来接我们了?”封寒意外道,电影马上就要上映了,不用跑宣传的嘛。

    “老子有令,莫敢不从啊,”韩澈笑道,“侄媳妇儿好,苏苏好。”

    “韩导好。”自知和韩舞彻底没戏后,她可不好意思叫二叔了。

    苏苏倒是嘴甜,“叔叔好,我想你死了!”

    “咱们多大仇啊,你想我死?”韩澈咋舌道。

    “她是意思是想死你了。”鹿幼溪替她解释道,苏苏急点头,双马尾跳的很欢脱。

    韩澈有点意外,当初自己把苏苏送给老爸老妈后,她可是很怨恨自己的,说什么自己把她卖了,再也不理自己了,还叫自己宇宙无敌超级大坏蛋之王呢,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温柔可亲了?

    让韩澈没想到的是,苏苏竟然还伸出小胳膊求抱抱。

    韩澈那叫一个激动,自己在小朋友心里这么有魅力的嘛?

    他抱起苏苏,掂了掂,“哎呀,苏苏好像又重了呢”

    苏苏笑道:“嫂子说叔叔是导演,是吗?”

    “对啊,叔叔可是很厉害的导演,吴王蓝荆苓演的电影就是我导的。”

    虽然苏苏不知道导演的职能是什么,不过嫂子说过,要想演戏,必须导演同意。

    苏苏又问,“那我能演吗?”

    呀,韩澈狠狠亲了苏苏一口,“不愧是咱们韩家的娃,这么小就有表演**了,让你爷爷知道了,他肯定开心坏了,可以演啊,等以后叔叔为你量身打造一部戏好不好,不过你现在还太小”

    苏苏听不太懂,看了看嫂子。

    鹿幼溪笑着点点头。

    苏苏忙道,“好,那你放下我吧,什么时候让我演戏,再让你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