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6章 第三种人(1)
    最终韩舞自己掐断了视频通话,看他洗澡,感觉太色情了,不适合她这种艺小清新。

    只是两人似乎忘了,酒店房间的隔音效果虽然不错,不过洗手间的隔音就差多了,鹿幼溪靠在墙上,把两姐弟的打情骂俏听得一清二楚。

    哼,真该录下来给苏嬛听听,看看你男人是怎么对别的女人花言巧语的!鹿幼溪躺在床上的时候不禁想。

    不一会儿,封寒过来了,小心翼翼地上了床,和鹿幼溪保持一定距离,并问,“你不洗洗?”

    “不洗,我香着呢。”

    “那是错觉”封寒习惯性拌嘴道,“不是每个女孩都有女儿清香的。”

    鹿幼溪转过身,“真的有,不信你闻啊,我没穿衣服的。”

    封寒吓得直接从床上掉了下去,“你好好睡觉不穿衣服干嘛!”他打量了一下床边上的椅子,确实有她的内衣裤。

    一言不合就裸睡,太奔放了!

    鹿幼溪奇怪道:“睡觉不穿衣服不是基本礼仪的吗,更何况我还在长身体呢,这样有助发育。”

    这倒是,但依然很可怕,大家又不是很熟,顶多就是合法夫妻而已,没必要这样吧。

    见封寒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鹿幼溪指了指外面,“你可以睡客厅的沙发啊。”

    “你这就过分了”

    “是你自己不敢和我一起睡的,我怎么过分了。”鹿幼溪眨巴着她那双卡姿兰大眼睛。

    “我不敢?”

    封寒被激怒了,反正吃亏的又不是他,他直接掀被子上了床,不过出于保险起见,只是睡在床边上,稍有不慎就会脸着地掉下去,而且,这样一点都不暖和!

    鹿幼溪用脚尖点了点封寒,“睡得挺稳的嘛,竟然踢不下去。”

    “请不要和我有身体接触,否则,后果自负!”封寒郑重警告,今天鹿幼溪怎么了,狐狸精附体啦?

    鹿幼溪倒还知道适可而止,只不过在被子下面拱啊拱的,占据了大床的正中央,然后就没了声息。

    封寒松了口气,虽然被侵占了部分领土,起码贞洁是保住了。

    第二天很早很早的时候,封寒就先醒了,他蜷缩着,有点冷,有点硬,地上铺了毛毯也没什么卵用。

    不出意外,他果然在下面,往上一看,鹿幼溪睡的正香,只不过,她的小腿从被子里伸出来了。

    脚丫很小巧可爱,晶莹如白玉,只是,为什么她的腿是黄色的?封寒凑进了看,她竟然穿着秋裤!

    封寒刚要开嘲讽,突然想到,她不是裸睡的吗?

    随后他又掀起一个被角,上身还穿着小背心!

    什么裸睡,唬我呢!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呢!

    此仇不报,睡不着觉!封寒暗道。

    趁着天刚蒙蒙亮,鹿幼溪睡得正甜,封寒轻轻地把被子从鹿幼溪身上取了下来,然后把自己裹上,他依然睡在下面,但很柔软,很温暖。

    鹿幼溪是被冻醒的,虽然房间里开着空调,但没有开足,盖上被子刚刚好。

    至于现在嘛,鹿幼溪蜷成一团,意识到哪里不对劲了,睁开眼,被子完全不见了!封寒也不见了!

    就算自己无意识把封寒踢下床,但不可能把被子也踢下去啊!

    所以,真相只有一个,是封寒偷走了被子!

    鹿幼溪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大概想明白封寒为什么这么做了,哼,男人,跟我斗,娱乐圈的小婊砸都斗不过你,就凭你!

    鹿幼溪都没有观察地上的封寒,她直接打了冷颤,嘴里发出模糊不清的哼唧声音。

    诶,有动静了!封寒大喜,要冻醒了吗?哼哼,到时候我就装睡,你别想拿到被子!

    “爸爸”鹿幼溪轻轻道。

    嗯?封寒好笑道,冻得喊爸爸了吗?

    他微微起身,只见鹿幼溪蜷成了很小一只,嘴里嘟囔着“爸爸”“好冷”“不要不管我”。

    至于她的脸上,已经可见两行清晰的泪痕,只不过因为是侧卧,不是很标准。

    但依然触目惊心,她这是梦到已故的父亲了吗?

    她从小就没见过爸爸吧,她梦里的是爸爸是什么样的呢?

    想到鹿幼溪可怜的身世,还有那位堪称伟大的父亲,封寒收起恶作剧之心,把被子轻轻盖在鹿幼溪身上,尽量不惊醒她,又能盖得严严实实。

    同时,他也注意到鹿幼溪正在发育的地方,那小背心很薄的,又没有内衣阻挡,一眼就看穿了,自己平时总是奚落她,其实,这么一看,也还凑合啦,没自己想的那么平凡。

    完成之后,封寒以一种老父亲的眼神看着鹿幼溪。

    效果很明显,鹿幼溪哭唧唧的表情荡然无存,在柔软的天鹅绒被子下轻轻舒展紧绷蜷缩的身体,仿佛置身在有温度的海洋里。

    封寒会这么做完全在鹿幼溪的意料之中,她吃准了封寒的善良。

    但是当他真的把被子盖在自己身上,还小心地帮她掖好被角,鹿幼溪的心底还是被不知什么东西触碰了一下。

    从小到大,她都被妈妈当做赚钱工具,很小的时候还以为这就是爱,随着年龄渐长,比同龄人早熟许多的她明白,那就是利用,**裸的,毫无感情的利用!

    从此,她对别人也不敢轻谈感情,在她眼中,人只有两种,可以利用的,不可利用的。

    但是现在

    “封寒”

    封寒刚要走,突然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很轻,但是他没错!

    他转身,鹿幼溪还在睡,可是,为什么叫自己呢?

    鹿幼溪哼唧了一下,脸蛋微红,“抱抱我老公”

    封寒眼睛瞪得像铜铃,这是,换了一个梦!

    梦的主角,是我!

    他的内心很慌张,鹿幼溪这软软的语气,他大概能脑补出梦里的内容了,可是,这不符合他们情敌的角色定位啊!

    难道想到那种可能,封寒吓得退到了客厅,他还是在沙发上对付一下吧。

    见封寒被自己吓跑了,鹿幼溪挣开眼睛。

    原本在她眼中,人只有两种,可以利用的,不可利用的。

    但是现在,封寒是第三种,是可以被她戏弄的笨蛋

    躺在带有封寒体温的被子下,鹿幼溪舒服地伸了个懒腰,她的视线移至脖子以下,哪小了哼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