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2章 我的儿媳是戏精(3)
    &039;u qmu&“hpmhcm9vmm7ux的不是我而是世界舵主加更

    回家的路上,梅凤巢郁闷道:“好像我来了也没什么必要啊,你自己就都搞定了。”

    封寒搂着老妈,“常回家看看也不错啊,为了照顾我们仨,你都很久没回过老家了吧。”

    “说的也是,”梅凤巢重燃斗志,“等明天我就联系一下那些回家过年的小学同学,大家伙聚一聚,互相吹吹牛。”

    封寒搂着韩舞,“有我们俩这么优秀的儿女,你肯定能在同学聚会上大杀四方的。”

    “锅锅,还有我,我也很优秀!”苏苏强行加戏。

    “对,你很优秀,今天的那些硬菜都让你消灭了,棒棒哒”封寒赞道。

    梅凤巢见鹿幼溪在前面走着,形单影只的,忙上前抱住她,“我还有个特别优秀的儿媳妇呢,幼溪,给妈争口气,争取二十岁前拿个影后,也让小舞她奶奶看看,什么叫戏精!”

    韩舞不禁莞尔。

    封寒汗道:“妈,戏精是这么用的吗?”

    “不是吗?”

    这下子轮到曾乐心感觉形单影只了,即便封寒和韩舞有不伦恋情,可人家毕竟是一家人,诶,自己还是尽快把正事办完,圆润的离开吧。

    她直接对封寒道:“既然你都已经是名誉馆长了,那能不能卖五只兵马俑给横镇影城,别忘了,横镇影城计划是你提出来的,你可不能厚此薄彼。”

    封寒蛋疼道:“这怎么能算是厚此薄彼呢,我在横镇影城又没股份。”

    曾乐心:“这话我记下了,你是在暗示我没给你好处对吧。”

    封寒忙摆手,“你千万别给我好处,造福家乡,我不求回报,这样,你也看到了,其实二号坑里完好的兵马俑并没有太多,我觉得一号坑肯定会更多些,等一号坑打开之后,我尽量帮你促成这件事,好吧。”

    在封寒的强烈建议下,三个坑终于还是按照大小排了号,如果按发现顺序,封寒不习惯的呀

    得到了名誉馆长的这句承诺,曾乐心松了口气,“那我就先走了。”

    “啊,这么急着走干嘛?你们公务员过年不放假啊?”梅凤巢不解道,她刚刚跟城主妹妹混熟了,还想着加深一下感情呢。

    “我就是这么一个闲不住的人呢,回去后总能找到事干的。”

    “诶,说句话,劝劝你姐啊”梅凤巢怼了封寒一下。

    你们姐妹相称,我们姐弟相称,这关系,也够乱的。

    “对啊城主姐姐,轩辕茶茶走了,现在有空房间了,你可以自己住了啊!”封寒勉为其难道,被她撞破了自己和韩舞的事后,封寒其实是希望她能尽快走的。

    “那我就再住一天?”曾乐心勉为其难的样子。

    封寒拍着额头,这人可真是听人劝吃饱饭。

    之后封寒开始在图书馆里加班加点改写活埋的剧本,这电影其实很考验摄影,因为只有一个场景,而且非常狭小。

    如何在狭小空间里制造观影张力,剧本重要,摄影同样很关键,白夜攀是经验老道的金牌摄影,让片子给他做导演试手作,在合适不过了。

    他希望在老妈离开之前把剧本给她。

    而又住了一天的曾乐心除了看着三个美术生完成自己的肖像画外,还从她们手上看到了最新一期的萌芽,以及封寒那首如今已经红遍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读完这首诗,她再次坚定了一定要走的信念,这地方她有点待不下去了。

    曾乐心走了,梅凤巢终于有房间住了,苏苏也跑去跟妈妈睡了,晚上,梅凤巢悄悄问小女儿,“哥哥和嫂子晚上睡觉的时候安静吗?会不会发出很吵人的声音呢?会不会在床上翻来覆去呢?”

    苏苏想了想:“没有啊”和坏姐姐倒是有过。

    梅凤巢摸着苏苏的头,“估计是因为有你在,今天可能就有了。”

    想了想,梅凤巢悄悄披上了外套。

    突然中间没了苏苏隔着,封寒和鹿幼溪躺在一起,还有点不习惯。

    主要还是封寒不习惯,总觉得没安全感,就好像没穿内裤一样,他们俩用的是一床加宽的红色囍被,重点是只有一床被子!

    以前还有苏苏充当挡板,现在,一伸手就能碰到彼此。

    尴尬的封寒没话找话,“幼溪啊,你看,我马上要封男爵了,以后苏嬛和小舞姐我都能娶,但是你放心,我会对她们一样好的,绝不会委屈了小舞姐,而你永远都是我和小舞的好妹妹。”

    鹿幼溪最近情绪不是很高涨,本想乖乖睡觉,听封寒这么一说,一下子就冒了火,她一个鹞子翻身,翻到封寒身上。

    小小的躯体压制住封寒后,她恶狠狠道,“你现在特别得意是吧,跟我炫耀是吧!”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这不是睡不着闲聊嘛。”封寒不知道自己这样就触犯到她了。

    “睡不着是吧,那干一架啊!”

    “你别闹,小胳膊小腿的,你干的过谁啊”封寒不屑跟她动手,让她一只手三只腿,她也不是对手,尤其这是床上,是封寒的主场。

    “我就干你!”鹿幼溪拼命地用小拳拳捶打着封寒的胸口,她好恨,恨韩舞不喜欢自己,但似乎更恨封寒喜欢韩舞。

    为了满足她虚幻的战斗激情,封寒“啊”“哦”地应和着,就是演的有点假,在准影后级的鹿幼溪面前,简直连死跑龙套的都不如。

    不过在梅凤巢听来,这声音就非常悦耳了,儿子太不矜持了,怎么总是他喊,幼溪呢?肯定是不好意思张口吧。

    年纪轻轻的,但愿他们能克制一些吧,回去就找老熊开个方子,给幼溪补补,至于封寒,他从小就泡药浴,应该不成问题。

    梅凤巢走了,鹿幼溪也累了,收了神通的她趴在封寒胸口上,这些天的火总算发出去了一些。

    还剩一下,于是她对封寒恐吓道:“你想娶她们,好像不太行吧,别忘了,你还有我呢。”

    “半年后我们不就离婚了吗。”

    “万一我不离呢,到时候她们两个你娶哪个呢,”看着封寒懵圈的表情,鹿幼溪很满意,“所以,剩下这几个月,你最好表现好点,让我满意了,到时候我会签字成全你们仨,否则,一纸合约,你觉得能约束的了谁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