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9章 世界第八大奇迹(3)
    (四月,月票750加更)

    “封寒,你来,看看这个!”程思归把封寒叫过去,让他看屏幕。

    封寒装作不知情的样子,“什么啊?这是……世界第八大奇迹!?”

    “对,世界第八大奇迹!”程思归有点无奈,更多的是骄傲。

    “蓝德龙那老头搞的鬼,他在米国著名的《时代日报》发表了一篇文章,说我们在秦皇陵周围发现了一个特大地下建筑工程,是秦始皇地下皇陵的一部分,下面陈列着无数奇珍异宝,只是这秦皇陵的冰山一角就堪称世界第八大奇迹,只不过里面的详细情况他还不知道,他本人就在长安,会持续发表相关文章,报道这次世界级考古发现的最新进展。”

    封寒笑笑:“世界第八大奇迹不是长城嘛,怎么自家兄弟还抢起来了。”

    “七大是固定的,但是第八大可以有很多。”程思归说了一句很有哲理的话。

    其实所谓的世界七大奇迹,指的就是古代西方人眼中的七大人造建筑奇观,即埃及胡夫金字塔、巴比伦空中花园、阿尔忒弥斯神庙、奥林匹亚宙斯巨像、摩索拉斯陵墓、罗德岛太阳神巨像、亚历山大灯塔。

    最早提出世界七大奇迹说法的是公元前3世纪的旅行家安提帕特,还有一种说法是由公元前2世纪的拜占庭科学家斐罗提出的。

    一般认为是前者,那时候的西方人眼界就只有那点,还远远没有达到东方,所以七大奇迹都是西方建筑。

    而且这七大除了胡夫金字塔仍屹立不倒,其余六大全都因为海啸、地震等消失在历史长河了,或者换种说法,另外六大都有可能是虚构出来的,可能就是西方人自己吹牛的。

    作为世界七大奇迹中唯一还存在的胡夫金字塔是世界级旅游胜地,出于发展旅游业的考量,在世界大战之后,很多国家都提出了世界第八大奇迹的说法。

    比较深入人心的有华夏的万里长城、意呆利古罗马斗兽场、意呆利比萨饼斜塔、土耳其圣索菲亚大教堂等。

    只要安上一个第八大奇迹的名头,国际影响力瞬间能上一个台阶,就像长城,论建筑难度和历史厚度,它丝毫不逊所谓的七大奇迹,但它成为全球旅游胜地是在第八大奇迹打响之后,国内外无数游客跑来上长城当好汉。

    但也不是随便什么建筑都能叫第八大奇迹的,你家的厕所就算是纯金打造也算不上奇迹。

    它必须要有足够的历史渊源,必须足够震撼人心,必须要有足够强势的文化界名人来为他正名。

    而蓝德龙就是在充当这个角色。

    他是堂堂大都会博物馆的馆长,世界公认的艺术品大师,他一句世界第八,瞬间让秦皇陵兵马俑这几个字变成了当天的国际热点新闻,国内媒体同行也望风而动。

    程思归问封寒:“知道我是怎么看到这条新闻的吗?”

    封寒摇摇头。

    “是文化部发给我的,然后向我下令,希望带蓝德龙先生参观一下已经发掘出来的部分,并让他拍几张照片,让他继续为第八大奇迹发声,”程思归无奈道,“刚刚雍州州长石娃星先生也向我致电,表达了这层意思。”

    封寒故作苦恼道:“如果能多一个世界第八大奇迹的名头,将来搞旅游业确实便利很多,那,真的要叫上蓝德龙那老头?”

    程思归摇摇头:“没办法拒绝了,聂云晶,去请蓝德龙先生。”

    “好的老师。”

    封寒道,“那我也去叫城主姐姐了。”

    “城主姐姐,起来了吗?”

    “干嘛啊?”中气十足,应该是醒了。

    “出来一下,程老师要去现场了,催你上路呢!”

    曾乐心穿着睡衣出来,“怎么说话呢,我现在忙着呢。”

    只见施雅颂三人正对着画板,陈晶晶急道,“别动啊,还差点~”

    曾乐心忙乖乖坐回去,双手托腮,不施粉黛,天然一副小女人模样。

    施雅颂解释道:“我们在给城主大人画人像呢,现在没空。”

    曾乐心也道:“你让他先走吧,等会儿你把我送过去就行。”

    封寒摇摇头,对老施几人叮嘱道,“你们几个好好画,这估计是你们这一辈子最大牌的模特了,对了,小舞姐呢?”

    “出去后就没回来啊。”

    封寒:难道是去我那儿了,擦,不会吧!

    想到自己房间里还躺着一只鹿幼溪,他忙冲了出去,他是担心鹿幼溪玩花招。

    比如偷偷在被窝里脱光,把床单弄湿,在被单上染点红,然后等小舞姐进去后,制造误会啥的,封寒向来是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猜测鹿幼溪的。

    虽然封寒和小舞姐认识了很久,但爱情刚刚萌芽,她还是蛮喜欢吃醋的,不像苏嬛,虽然他们刚认识不到一天就在一起了,但信任基石非常牢固。

    两种恋情,风格不同,各有滋味。

    不过他刚出去,就看到韩舞和鹿幼溪一起走了出来,韩舞没有怒发冲冠,鹿幼溪也没有得意洋洋,韩舞直接拉上封寒,“吃饭去喽。”

    ……

    二号坑中,蓝德龙一边拍照一边惊呼,“天啊,每一件都是艺术品,比我想的还要精美!这个坑有这么多,那个大坑还不知道有多少呢,程,什么时候才能打开它啊?”

    程思归:“现在的技术还不成熟,贸然打开只会导致这个坑里兵马俑的悲剧重演。”

    “这个坑的悲剧?”

    “是的,这些兵马俑本来是有颜色的,结果全部脱落了,这是我们的失职。”程思归遗憾道。

    “两千多年前埋在地下的陶俑,竟然还能保持颜色,不可思议!”随即蓝德龙痛心道,“这种颜色脱落肯定是很快完成的,你们是还不是连拍照都没来得及!”

    “拍了啊,”程思归欣慰道,“幸亏当时封寒及时带着相机进入坑里,几乎所有陶俑的颜色都被我们拍了下来,以后还是有机会复原的。”

    “什么,他下来过!”蓝德龙一下子明悟过来,自己好像被那个小鬼头当枪使了!

    而且,还特么是自费的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