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8章 心虚二人组(2求月票)
    电话那头的曾乐侃耸耸肩:好尴尬啊~

    沉默了片刻。

    曾乐侃转移话题道:“小封啊,最近有没有什么新作品啊?”

    “哦,除了一些小文章,最近还写了个剧本。”

    “真羡慕你,从来没有灵感用完的时候!”

    “诶,我不过是比较有生活罢了。”要不是前些天那段经历,封寒也想不到写《活埋》这个剧本,之后他又问了曾老好。

    据曾乐侃说,自从老爷子练了封寒的太极拳后,现在腰不酸了,腿也不疼了,一口气上五楼,不费劲儿,吃嘛嘛香。

    这广告,串台了吧~而且,曾老去哪儿上五楼啊!

    封寒谦虚道:“估计是心理作用吧,哪有那么神。”

    “诶,神的很,”曾乐侃又透露了一个有趣事件,“我小舅和小舅妈,你都认识吧?”

    “知道啊,宋肇天宋总,还有宁玻姐,他们都是好人啊!”封寒感慨,之前宁玻还帮过他一次。

    “对啊,我小舅的太极拳就是你教的吧,平时他根本打不过我小舅妈,结果从你这学了三招两式后,蛤,翻身农奴把歌唱了!”

    “他敢打老婆?”封寒不可思议道。

    “没有,但已经能自保了,以前两人如果动手,小舅身上肯定挂彩,但前些天我们吃饭,他把你好一通夸,说是用了你的拳法,竟然全身而退了~”乐侃老师笑道。

    封寒汗了一个,自己这算是得罪宁玻姐了吗?

    挂了电话,封寒和韩舞坐在院子屋檐下,一边欣赏雪景,一边试验喳喳的新功能。

    韩舞赞道:“你真聪明,这些你都是怎么想到的啊!”

    “想这个比想小说剧情简单多了,如果你遇到什么漫画剧情搞不定的直接找我。”封寒大包大揽道,随即他把苏嬛和韩舞设为特别关心。

    至于把她们拉到一个讨论组,发起一次群视频~呃,他还是好好活着吧。

    小舞姐现在越来越小女人了,刚才还旁敲侧击问鹿幼溪醒了没,昨天他们都干了什么。

    拜托,苏苏夹在中间,能干什么!甚至连话都没说好吧~

    不过封寒还是提醒了一下,“她应该知道我们的事了?”

    “你说的?”

    “我傻啊,她自己看出来的,你们的口红色号不一样,被她看出来了,话说我怎么完全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同的~”

    韩舞抹了抹嘴唇,“确实不一样,大意了!”作为画家,她对颜色也是非常敏感的。

    “这样也好,让她知道我们的关系,希望她能选择放手吧。”韩舞叹道。

    “最好如此。”封寒想让韩舞的头搭在自己肩上,但环境不允许,只能竭力克制。

    在房间外面,两人保持着一定距离,不过坐在一起的他们还是会给人蜜汁cp感,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金童玉女吧。

    梅凤巢出来的时候看到这两个小孩,还差点以为是儿子和儿媳妇,走近一看才发现是儿子和女儿。

    一大早梅凤巢看了一眼手机就睡不下去了,出来想找人宣泄自己的喜悦。

    于是她冲到封寒和韩舞身后,突然喊了一嗓子,“涨了!”

    听到老妈的声音,封寒和韩舞做贼心虚的吓了一跳,韩舞从马扎下掉了下来,封寒更狠,直接扑倒了院子的雪地上。

    “妈,你干嘛啊,吓死个人了!”封寒。

    韩舞:“就是,太,太突然了!”

    然后韩舞小袖一甩,回了房间,但是封寒的房间。

    梅凤巢奇怪道,“你们的胆子什么时候这么小了?”

    “什么事啊?”封寒扫了扫身上的雪。

    “哦,涨了!喳喳的股票一开市就直线飙升,应该是和出了喳喳8.0有关!照这个趋势,喳喳用不了几天市值就能突破1000亿了!”梅凤巢预测道。

    手握两个千亿市值的互联网公司,这一波宋拓天非常蒂花之秀了,封寒他们跟着吃点汤,也把自己喂的饱饱的。

    “我还当什么事呢,”封寒搂着老妈,“不过那都是小钱,您还是想想怎么搞定兵马俑博物馆的事吧,这件事如果搞好了,我们入账一个亿不是难事!”

    “对,这才是大事,咱们娘俩好好商量商量~”梅凤巢摩拳擦掌,跃跃欲试道。

    韩舞故意走进封寒的房间,苏苏那丫头早早就出去玩了,大红色的被子下只剩鹿幼溪了,有点慵懒,但睡姿还是精致的,不似曾乐心那么豪放。

    鹿幼溪似乎是感觉到了韩舞的到来,闭着眼睛道,“要一起睡吗?”

    “好啊。”韩舞躺在封寒那边,和鹿幼溪挨着。

    鹿幼溪笑:“我不在的时候,你经常睡这边吧。”

    韩舞:“没有,我们发展没那么快。”她承认了。

    鹿幼溪终于睁开眼睛:“也不慢了,可是,你真的喜欢他吗,不是为了让我死心才这么干的吧?”

    “你放心,我对自己的感情会负责的,”韩舞坚定道,随即软下来,“你也要找到真正喜欢你,你也喜欢的男孩子,知道吗。”

    言下之意,女孩子和女孩子是没性福的。

    其实鹿幼溪对女人也没什么兴趣,她喜欢的是那个小武哥,这是她八年来的执念,她放不下。

    鹿幼溪突然哭了,从被子下伸出双手抱住韩舞,轻轻抽泣,却不言不语。

    虽然对鹿幼溪有些惧意,但韩舞这次依然选择相信她,任由她抱着,她果然没有过激的举动。

    于是韩舞轻轻拍着鹿幼溪的头,“相信我,你肯定也会幸福的,你吃过太多苦,老天爷不会对你那么狠的,你一定能等到只适合你的那个真命天子。”

    鹿幼溪还是不甘心,一个人能有多少八年,而且还是最朝气蓬勃充满幻想的八年,不客气的说,她做春梦的对象都是小武哥。

    但此时她抱着韩舞,却再也生不出那种心思了,韩舞不再是那个英雄盖世的小武哥了,他娘化了~

    听听她刚才说的话,那是小武哥该说的话吗,一点阳刚气概都没有,那谆谆教诲的语气,活像是一位慈母!

    这让没有慈母的鹿幼溪忍不住哭得更厉害了。

    一时半会儿,韩舞是没法脱身了,她并不是很理解鹿幼溪那种心灵伴侣幻灭的心情。

    而封寒和梅凤巢在大堂见到了程思归,程思归正捧着笔记本看一条国际新闻,他眉头拧紧,封寒猜测,这是蓝德龙开始行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