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5章 热心肠(3)
    (四月,月票650加更!)

    从机场到古城还要开一个钟,车上不聊点什么怪尴尬的。

    首先开口的竟然是韩舞,曾乐心感慨:心理素质真好。

    “幼溪,你主演的那部电视剧我们寝室的姐妹现在都在追看呢,你演的真好!”

    “那当然,毕竟演戏我是专业的,有的人演的就不怎么样。”鹿幼溪夹枪带棒道。

    想到刚刚封寒和韩舞在车里做过的事,鹿幼溪就觉得委屈,这才几天啊!

    不过她有点搞不懂,自己的委屈是因为封寒,还是因为韩舞。

    封寒接茬道:“确实,跟你搭档的好几个学生应该不是专业演员吧,一点演技都没有。”

    然后他急速转移话题,“城主姐姐,日理万机的你怎么也来了?”

    曾乐心如实道:“恐怕很快兵马俑的发现就要惊动天下了,我也想先睹为快啊,顺便看看能不能转几只给我。”

    “你干嘛?搞收藏?”

    “不是,放在横镇影城的秦王宫。”

    “诶,这个主意好啊!”封寒赞道。

    “那你能不能做主卖给横镇影城几只?”曾乐心又问。

    “这个,怕是不太行,要听上面的安排,现在这东西基本已经跟我无关了。”封寒也很无奈。

    梅凤巢也问:“儿子,在咱家发现了这宝贝,你又都奉献了,朝廷说了给多少奖励了吗?”

    “还没呢,不过一个男爵应该跑不了。”

    梅凤巢兴奋道:“那好啊,到时候你就可以少缴税了!”

    虽然这个爵位退税政策只针对个人收入,不适用于公司,但算下来也不是小数目了。

    鹿幼溪撇撇嘴,“怕是不止这点好处吧,有了爵位,还能娶两个老婆,对吧。”

    曾乐心看着韩舞,若有所悟。

    梅凤巢忙安慰:“幼溪,小寒不是那种人,你别多想。”

    可见,知子莫若母这句话也不一定正确。

    封寒又问老妈:“对了,拍小鬼的时候白夜攀表现的怎么样啊?”

    “不错,韩澈对他赞赏有加,他经验还是非常丰富的,在剧组相当于半个导演了。”梅凤巢道,作为制片人,她也是去过剧组视察的。

    鹿幼溪冲封寒哼道:“本来他是我发现的,结果却被你挖走了!”

    “拜托,你讲点道理好吧,他就长在那,你不去挖,总不能也不让我挖吧。”封寒怼道。

    梅凤巢怕两夫妻吵起来,忙问,“你问他干嘛啊?”

    “我这里有个故事,想让他当导演。”封寒道。

    “啊?这么快就让他导演一部电影,会不会有点冒进啊?”梅凤巢有些疑虑,“万一赔了呢。”

    鹿幼溪大方道,“妈,我也可以一起投资啊,这样还能分担风险。”

    听到鹿幼溪喊梅凤巢妈,韩舞心里酸酸的,自己都还没喊呢。

    听到鹿幼溪这么说,梅凤巢很开心,儿媳妇懂事啊!

    但封寒却道:“不必了,这部电影投资很小,所以就算拍砸了,赔钱了也不心疼。”

    曾乐心咯咯道:“现在封寒有钱了,几百万都不在乎了。”

    鹿幼溪也皱眉道,“才几百万的投资吗,那我的兴趣确实不大。”

    以西瓜娱乐现在的规模,低于1000万的投资都可以不用考虑了。

    封寒摇摇头:“不用几百万,几万几十万就行,如果男主角不用大牌明星的话。”

    听到他这话,梅凤巢、鹿幼溪还有曾乐心都很意外。

    “什么电影,现在还有几万块投资的电影吗?”曾乐心。

    “咱们公司的口碑还没打出去,可不能粗制滥造啊!”梅凤巢。

    “我有点好奇你的剧本了。”鹿幼溪。

    封寒笑道:“剧本还没写完,总之是一部极简的故事,不算男主角的片酬,几乎不需要花什么钱。”

    “所以这部电影的演员只有一个男主角吗?”鹿幼溪问。

    “回答正确!”

    “那布景道具什么的肯定也要花钱啊。”梅凤巢不解道。

    “场景也只有一个,而且很小。”封寒道。

    “难道比这辆车还要小?”曾乐心问,就算布置一辆车,也得几万块了吧。

    封寒神秘笑道:“场景比一辆车的空间还要小不少,所以这部电影的制作成本非常便宜,就看男主角的片酬了。”

    虽然还不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故事,不过一想到成本如此低廉,梅凤巢没话说了,“那好,回去我就跟攀老师聊聊,反正他闲着也是闲着。”

    接着梅凤巢又问封寒是怎么发现兵马俑的,封寒避重就轻地讲了一通,避过了被活埋的经历。

    别人没什么感觉,但韩舞听着还是心疼,那一次,他们差点就阴阳永隔了。

    ……

    与此同时,在祖国的首都,参加完研究生考试的苏嬛在没有韩舞的日子,终于坚持不下去,总算是回家住了。

    上次从家里出去的时候,她还是个女孩,现在已经是女人了!

    身为女人的苏嬛走路的时候都特意挺着胸脯,倍儿骄傲的样子。

    但无论是她亲妈,还是亲姐,都没有感觉到她有什么不同。

    反倒是她曾经亲如姐妹的大学师姐,如今的三娘唐青从苏嬛脸上看到了一些不同以往的神彩。

    在晚上的家宴上,苏鸣鹤想起兵马俑的事,开始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你们知道吗,我有一个小朋友,在自家地里发现了秦始皇的殉葬坑,知道里面有什么吗?”

    先抛出一个爆炸性的事件,然后勾着大家参与讨论,活跃家庭气氛,苏老爷子很有一套。

    “什么啊?死人吗?”某个儿子道。

    “肯定是一堆白骨啊!”某个孙子道。

    “应该有金银珠宝吧~”某个孙女猜测。

    “错,是兵马俑!”苏鸣鹤笑道,“知道什么是兵马俑吗?”

    众人摇头,苏鸣鹤自己也没见过,但听封寒描述过,于是他添油加醋地复述一遍,引来众人惊叹连连。

    最后苏鸣鹤还自豪道,“我这个小朋友把这些无价之宝都献给了国家,所以我帮他提名了一个男爵爵位,今天我打听了一下,通过了!”

    这意思,你们老爸/爷爷有面儿吧。

    苏嬛忍不住问:“爸,你的小朋友很多吗?”

    “不多啊。”

    “所以这个人叫封寒。”

    “对啊,那小子运气真不错!”苏鸣鹤啧啧道。

    苏嬛苦涩地呵呵道,“爸,您还真是热心肠啊~”

    苏鸣鹤摆摆手,“举手之劳,助人为乐嘛~”

    ps:感谢狩猎神明的打赏!还有月票吗,老佛还有更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