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4章 要翻车(2,求月票!)
    曾乐心快速下飞机出机场,故意和鹿幼溪婆媳俩拉开了差距,她收到了程思归的短信,自己出去在路边找车子。

    封寒在哪儿呢,得快点找到他,别让人家老婆看到,曾乐心做贼心虚地想。

    “哦,找到了。”曾乐心走过去,想到马上就能看到封寒了,还觉得挺开心的呢。

    然而走近一看,曾乐心只觉得眼前一黑,在车里面,封寒正在和一个长发女子拥吻。

    两人非常投入,压根没有发现自己就站在车子旁。

    甚至,甚至那个女孩的手都放到了封寒的腿中间,荷尔蒙大爆炸啊!

    虽然天黑了,但这里可是机场啊,这么多车,这么多人,你们过分了吧!

    而且,封寒你可是有妇之夫!你怎么可以背着你老婆做这种事呢!不过想想自己好像也跟他做过类似的事诶~

    她现在都不知道该不该敲窗户提醒一下忘我的这两个人。

    就在曾乐心犹豫不决的时候,梅凤巢和鹿幼溪出现了,梅凤巢还跟她挥手,“乐心妹妹!你怎么跑这么快啊!”

    梅凤巢很热情,在飞机上她们仨都在头等舱,聊了很久。

    梅凤巢知道曾乐心和她儿子认识,恐龙就是他们一起发现的,只不过梅凤巢一直没见过真人,如今一见,真是太漂亮了,而且不像电视上那么庄严肃穆,现实中还蛮活泼的,连儿媳妇都被她比下去了!

    主要还是儿媳妇太嫩了,稚气未脱,跟曾乐心这种女人味儿都要溢出来的极品没法比,最后梅凤巢还确定了两人姐妹相称,而且不容辩驳,两人相差八岁而已。

    曾乐心尴尬地站住了,“梅姐~”

    她一边说,一边用脚尖踢旁边的车子。

    韩舞已经进入狂暴模式,根本无视旁边的人来人往,原来占据主动是这么好玩的事,以后自己可不能让封寒这小子牵着鼻子走了,她仿佛找到了小时候欺负封寒的美好时光!

    然而封寒还是有一丝理智的,他没忘自己是来接人的,腻乎了这么久,想必那位专家已经到了。

    刚才有人踢车子,难道是专家已经找过来了?

    封寒忙朝外看,然后,他看到了曾乐心!

    闭上眼睛,再看,还是曾乐心!

    曾乐心没有看向他们,而是看着车子后面的方向,但踢车的动作没有停。

    “停停停!”封寒拦住韩舞,“有人来了!”

    韩舞舔着嘴唇,脸蛋红扑扑的,有种战斗胜利的得意。

    然后韩舞向车子后面看去,她看到了梅凤巢和鹿幼溪!

    闭上眼睛,再看,还是梅姨和幼溪!

    吓得韩舞忙整理自己的衣服,其实还好,衣服还算整洁,两人还没到在车里脱衣服的地步,她重点整理了自己的长发,还有满头的大汗。

    “你妈来了!”韩舞道。

    “什么!”他只看到了曾乐心,老妈来了怎么也没发消息?

    “还有你老婆!”

    “什么!”该不会是在说鹿幼溪吧?

    韩舞:“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封寒:“我们本来就是清清白白的!”

    两人交换了眼神,坚定地点头。

    “呀,你脸上有唇印!”韩舞有新发现,她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

    “给我擦掉啊!”

    “擦不掉啊,来不及了,她们要过来了!”

    “没事!”封寒安慰韩舞,然后直接下了车。

    揪心的韩舞也跟着下了车。

    “妈!幼溪!”封寒快步冲过去跟两人拥了个抱,当他抱住鹿幼溪的时候,还故意贴了面,搞得梅凤巢都不好意思看了,背过身跟曾乐心无奈地苦笑,诶,年轻人啊。

    鹿幼溪有点懵逼,他怎么会这么热情?自己嫩滑的小脸蛋被他咬了好几口,而且自己也被封寒按着脑袋亲了他几下!

    难道是拿错剧本了?我不是苏嬛啊!

    虽然韩舞理解封寒这么做的目的,可是心里还是觉得别扭,就差把“放开那个女孩”几字挂在脸上了。

    放开鹿幼溪后,梅凤巢看到儿子脸上的唇印,笑得更欢了,照他们这热情,高中毕业应该能抱孙子了吧,诶,还是大学毕业再说吧,年纪太小生孩子对身体不好。

    曾乐心也终于看清了车里女孩的模样,哇,好高挑,好漂亮!

    女孩的长腿非常吸睛,即便是在冬天,那美好的线条依然让女孩成为人群中最耀眼的那个,最厉害的是,脸蛋一点也不逊色于她的长腿。

    只是,卿本佳人,奈何做三呢!

    曾乐心本以为女孩会非常心虚,可是没想到的是,她竟然走上前和梅凤巢抱住。

    梅凤巢还拉着她为曾乐心介绍,“城主妹妹,这是我女儿小舞,她是个画家,怎么样,有气质吧,好看吧!”

    梅凤巢带着炫耀的语气,她是非常为小舞骄傲的。

    “女儿!?”曾乐心张大嘴巴,想到刚刚看到的一幕,女儿,和儿子!

    不对,不对,这个女儿应该不是亲的!

    “哦,她就是韩老师的女儿,苏苏的大姐姐吧。”曾乐心想到这个女儿是梅凤巢前夫带来的。

    “对啊。”

    从小一起长大的非亲姐弟,啧啧,曾乐心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撞破这样一个大秘密,这趟还真是没白来呢。

    曾乐心、封寒、韩舞、鹿幼溪四人之间形成一个奇怪的气场,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

    最后还是梅凤巢打破了宁静,“小寒,你怎么知道来接我们的,我都没告诉你什么时候到啊?”

    “呃,这……”

    曾乐心抢答道:“他应该是来接我的吧。”

    “哦?”鹿幼溪。

    曾乐心道:“我同学是兵马俑考古项目的总负责人,他说派个人过来接我,没想到是封寒和小舞姐弟俩。”

    封寒知道,她刚才肯定什么都看到了,还故意加个“姐弟俩”,意味很明显啊~

    “那正好,咱们五个人,一起回古城喽!”梅凤巢乐观道。

    韩舞:“我开车吧,我开车稳。”

    梅凤巢:“我坐在前面。”

    后面自然左幼溪,右乐心,封寒在当中~

    封寒不知为什么,竟然有一种车要翻的感觉。

    鹿幼溪的感觉尤其灵敏,在车上,她还让封寒面向她,托着他的下巴帮他擦了擦脸上的红印子,同时心里嘀咕:色号都不一样,骗鬼呢~

    ps:感谢文锦江、天下独孤有情的打赏!还有两三更,求月票支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