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9章 上达天听(1,求月票)
    程思归讲了封寒发现兵马俑的过程,曾乐心听得惊心动魄,担心道,“他差点被活埋,身体现在恢复了吗?”

    “他没什么事,倒是那些陶俑可惜了,原来它们竟然是有颜色的,可惜接触空气后都脱落了,”程思归叹道,“幸好封寒今天第一个下坑,把陶俑最初的样子都拍下来了,要不然可能我们都不知道这些陶俑竟然是五颜六色的,可见秦人尚黑也不是绝对的。”

    “什么,他刚刚从医院出来,你又让他下坑,你怎么想的!”曾乐心有点生气。

    “不是我让他下的,是他自己跳下去的,当时差点吓坏我,幸好他在下面没出事。”程思归现在想想也是后怕。

    曾乐心哼道,“他憋气很厉害的,可以几分钟不呼吸,蛙泳王嘛。”

    “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在地下能行动自如!”程思归感叹道,“对了,封寒说了要把这些陶俑献给国家,我已经跟石校长说了,帮他提名爵位。”

    “提名爵位?”曾乐心怔了一下,“哦,也对啊,这么大的考古发现,这份功劳,应该是足够了。”

    而且,最低的男爵好像可以娶两个吧。

    曾乐心在想,如果封寒能娶两个,不知道鹿幼溪那小丫头片子会是什么心情,似乎很有趣的样子。

    于是和程思归结束通话后,曾乐心亲了亲手边的雪花,又给外公宋仕明打了一个电话。

    ……

    面对第二个子爵苏鸣鹤的申请,蓝旗正慎重了一些,他表示会对苏爵爷说的那些事进行认证,如果情况属实,这样的国之栋梁,肯定要大大的嘉奖。

    其实不过是蓝旗正的拖字诀而已,先把这次的统一封爵拖过去,等元宵节后再视情况而定,说不定那时候就不一样了。

    蓝旗正这时就一个想法,决不能在自己的任期放任一个姓封的人封爵!

    之后蓝旗正仔仔细细调查了一下封寒,通过他的渠道,他查到封寒是韩小冷儿子韩小龙的继子,而且封寒跟苏鸣鹤是忘年交,苏鸣鹤多次在网络场合力挺封寒。

    这就难怪了,蓝旗正摇摇头,“你这功劳,再加上两位爵爷的推荐,怎么也该给你一个名分,可是,你为什么姓封呢~”

    想到姓封的,蓝旗正不禁想到了他的大嫂,当年他大哥颍王蓝田业如果不是非要娶那个封姓女,恐怕当年的皇上位就是他的了,老哥也算是要美人不要江山了。

    然而让蓝旗正意想不到的是,第二天,光华大学,国内著名学者,知了伯石页教授竟然也向他提名了封寒!而且是直接打的电话。

    石页教授是国内学术权威,更是国内最高学府光华大学的领袖,桃李满天下不说,他的学术成果更是造福了无数人民,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能升级为知了侯了。

    面对这样的老人家,蓝旗正压力很大,他就是个亲王而已,虽然当年也有点机会登上大宝,但只要没当上,那就是天壤之别。

    而石页是连他皇帝侄子都要敬重的当代大师,被誉为一个人顶米国一个军团的存在,蓝旗正就差站起来接电话了。

    石页虽然不是学历史的,他是物理学大师,但从程思归那副要死的语气,还有历史学院所有老头子都闹着要去现场就能推断,这次发现对于国内考古事业的重要性。

    所以石页说的很诚恳,很正式,很有压迫感,蓝旗正表示自己一定尽快落实这件事。

    “我马上派人去长安认证这件事,只要情况属实,一定不会辜负爱国少年的一份心意。”

    现在蓝旗正很纠结,难道真的要把这个男爵称号拱手送给姓封的?

    历代宗人令可从来没出过这种事,难道要在自己这里开一个不好的头吗!

    蓝旗正准备跟皇帝侄子商量一下这件事,毕竟最终名单确定的时候还要皇帝签字。

    蓝旗正直接去皇宫找上了鼎康皇帝蓝文泽。

    鼎康皇帝真值壮年,三十多岁,现在当皇帝不比以前了,非常清闲,国家大事有两相和阁老们处理,就连皇族企业也有宗人府负责,他这个皇帝只要时不时在电视上露个面,作为国家象征维持良好的形象就可以。

    蓝旗正找上鼎康皇帝的时候,他正在皇宫后花园钓鱼,旁边坐着一个小顽童,蓝旗正还以为是哪位皇子,结果走近一看,原来是皇侄蓝荆苓。

    蓝荆苓正在磨他老哥,希望让他上春晚。

    倒不是表演节目,而是允许他穿着写有《小鬼当家》宣传广告的文化衫坐在皇家席位,然后再给他几个特写镜头。

    他知道春晚的广告贼贵,他们四家公司肯定负担不起,而且和其他春节档大片铺天盖地的宣传攻势也比不了,所以只好用这种方法蹭广告,现在蓝莓卡通已经在每天循环播放小鬼当家的广告了。

    蓝旗正知道蓝荆苓和封寒交情很好,所以没有当着他说这件事,只是静静站在一旁。

    鼎康帝一看就知道皇叔有要事跟自己商量,于是打发了蓝荆苓,“好好好,到时候你坐在你皇嫂身边,只要太妃没意见就行,跟你二哥打声招呼,让他交代给摄影和导演。”

    “谢谢皇兄!”蓝荆苓看他钓鱼早就看烦了,“那我去找皇侄玩了,诶呀,皇叔你来也了!”

    “荆苓啊,我找你皇兄有事商量。”

    “你们聊,你们聊~”蓝荆苓跳着离开了。

    然后蓝旗正把封寒的事告诉鼎康帝。

    “这个封寒很有才华啊,我家小朵儿特别喜欢听的童话故事,佐儿也把葫芦娃当成了偶像,皇后也非常欣赏他的诗才,”鼎康帝为难了,他问,“封寒不是笔名吗?”

    “不是,确实姓封。”

    鼎康帝想了想,“那先拖一拖吧,不是还没确定一定是秦始皇的殉葬坑吗,稍微调研考察一下一个月就过去了,怎么也要等明年那一批了。”

    蓝旗正:“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明年呢?”

    鼎康帝犯愁了,鱼咬钩了也没动,两个子爵,一个伯爵,那个伯爵还是光华大学校长石页教授~

    他正想着,有人通禀,说是宋阁老求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