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8章 驳回(4)
    (月票500加更)

    回到客栈,蓝德龙第一时间找上封寒,先是把他的诗才狠狠吹捧了一番,还表示自己会把《世上最遥远的距离》这首经典的现代诗带到米国,并有把握把这首诗捧红,让封寒成为诗歌末路时代最火的诗人。

    兜了个大圈子,他这才问,“那个墓穴撬开了吗,里面是谁?”

    程思归有过指示,这次的发现暂时不要透露给蓝德龙,省的他通过外交途径,哪怕要走一个兵马俑,他都舍不得。

    所以封寒不能告诉他,只能暗示他,“蓝德龙先生,我不是科考队的人,他们也不让我下去,下面什么情况我并不清楚,但是……”

    封寒故弄玄虚地看了看左右前后,整的蓝德龙也紧张了起来,两人跟特务接头似的。

    “但是程老师现在已经联系了当地驻军把守那里,安保工作全面升级,明天你再去,恐怕连方圆一里的范围内都进不去了。”

    呀呀呀,竟然连军队都出动了,这是顶级大动作啊!

    蓝德龙彻底走不动了,如果不能亲眼下去看看,他不甘心,反正博物馆的正事都是副馆长来做,他当即叫唐可秀把自己的房间续一个月!

    他要死耗下去,非得看看程思归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躺在自己的婚房中,封寒刚把那些照片发给程思归,就听到有人敲门。

    不说猜就知道,肯定是韩舞。

    小舞姐穿着睡衣,给劳碌半天的封寒带来了宵夜。

    宵夜刚放下,小舞姐就成了封寒的宵夜。

    封寒抱着她吃够了才放开,“小舞姐,知道我们发现的是什么吗?”

    “是兵马俑!”现在还没这个名次,封寒创造的,“就是有兵有马的陶俑,一比一铸造,非常逼真,原来那是秦始皇的殉葬坑!”

    “啊!”

    封寒又道:“我已经跟爷爷说了,这个坑是我发现的,而且还在我家地里,我愿意把地下的文物捐出去,应该够格评一个男爵了,到时候我就有资格明媒正娶你了!”

    韩舞当然为封寒高兴,但还是道,“别忘了我的话,暂时不能对外公布我们的关系!”

    “知道知道,你怎么和苏嬛似的,就喜欢偷偷摸摸的情调~”封寒促狭道。

    “那你要不要告诉苏嬛,让她开心开心。”韩舞提议。

    “算了,还是等尘埃落定之后再告诉她吧,说不定这里面还有变数呢。”封寒选择稳妥,而且苏嬛如果知道这个消息,是高兴还是不高兴,他吃不准。

    第二天封寒没有出现在二号坑那里,而是带着铁锨开始在旁边挖坑。

    老程带的女学生聂云晶还问封寒,“小封老师,你这是在干什么啊?”

    封寒理所当然道,“我家这块地是风水宝地,我看看还没有别的宝贝。”

    大家都笑封寒不切实际,能发现一个6000平方的巨型坑已经很不容易了,你还想啥呢。

    别人的态度封寒不理会,今天会陆陆续续有一大批相关领域的专家从全国各地飞过来,下面怕是没封寒的立足之地了,正经的考古工作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他还是赶紧把一号坑挖出来吧。

    一号坑的面积是二号坑的两倍多,兵马俑数量更是丰富,有了最壮观的一号坑,这个秦始皇殉葬坑的名头应该能更稳一些了。

    京城,宗人府。

    宗人府是负责一切皇室事务的部分,包括皇宫事务,蓝氏皇族的投资,所以有人说大夏的宗人府才是这个世界最有钱的部分。

    当然,选拔确定爵位也是宗人府的一个小小职能。

    宗人府的最高领导者是皇帝的三叔蓝旗正,爵位提名首先要过他的手。

    一大早,他就收到了韩小冷提名封寒的申请。

    韩小冷自己也是刚刚升为子爵的,至于封寒,以蓝旗正的博学,他自然知道这个在文学界、体育界都崭露头角的年轻人,更何况他姓封,这么刺耳的姓氏,想记不住他都难。

    看到韩小冷的提名理由后,蓝旗正先是小小的震惊了一下,秦始皇的殉葬坑竟然被挖出来了!而且在里面发现了非常震撼的等身人俑、马俑!

    韩小冷的文笔很好,寥寥几句就把自己没看到的东西描写的特了不起,蓝旗正看了韩小冷的文字都觉得感同身受。

    但是,他直接驳回了韩小冷的提名。

    谁能确定那就是秦始皇的殉葬坑,还有那些土地,他一个小孩,怎么会署他的名呢,估计是他家大人的吧。

    那么多不确定因素存在,这个十六岁的小屁孩想得到爵位,呵呵,想太多。

    其实他挑了这么多毛病,最关键的还是,大夏开国两百年,没有封姓封爵的先例。

    所以,只能抱歉。

    然而过了没多久,蓝旗正又收到了一封提名申请,这次的提名人是苏鸣鹤,曾经的教育部高官,文化界名人,活在人间的画圣,在蓝旗正心中,苏鸣鹤的分量比韩小冷要高得多。

    蓝旗正也很重视苏鸣鹤的提名,然而看到被提名人后,他忍不住骂了句mmp,怎么又是那个封寒!

    这家伙的人脉够广的啊!

    ……

    有了二号坑做参照物,封寒无比确定一号坑在哪儿,所以他找准一个错的地方后就开始挖。

    挖了会儿,什么都挖不出来,换一个地儿。

    接着挖,还是一无所获,再换。

    一直换了五六次,中间还有一次正在一号坑上面,但封寒没有一下子挖到底。

    直到第七次,封寒选对了地方,开始一股脑地挖掘。

    一直到晚上,封寒都没挖到东西,这在其他人眼里再正常不过了,他们都认为只有这一个坑,而封寒也不急于一天就挖到一号坑。

    从坑里出来的程思归看到封寒这么执着,突然想起自己还没跟校长说爵位的事,忙给校长石页侯爷打了个电话,请求他为封寒申请一个提名。

    刚挂电话,又有电话打进来,是老同学曾乐心的。

    曾乐心试探着问,“封寒去你那儿了吗?”

    “去了啊,不过我先走在他这。”

    “啊?”

    程思归对老同学没有隐瞒,“这个小封寒真是我的福星,恐怕我老程要青史留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