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5章 出土!(1,求月票推荐票)
    这首诗太热,这份杂志太火,以至于连景区书店都开始进货了,书店老板还想着碰到封寒后再让他来一场签售呢,只可惜两天了都没见他人。

    读完这整首诗,韩舞更加坚定了自己昨晚的决定,她要痛痛快快爱一场!

    不过想到父亲的婚姻悲剧,算了,还是偷偷摸摸爱一场好了~

    蓝德龙这老头也凑过来看了一眼这首诗,虽然他官话说的不太好,但汉字还是都认识的,以简认繁容易,以繁认简稍难,但也难不倒这位老学究。

    看过之后,老头激动的不得了,“这是谁写的,太好了!”似乎只要有点暗恋情结的人都会被诗中的意境所感染。

    “你见过他的,就是封寒啊,这家客栈的少东家。”施雅颂道。

    “是他,竟然是他,真的了不起!”

    “还有更了不起的呢,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您听过没有,也是封寒写的!”施雅颂再次爆料。

    蓝德龙果然惊着了,去年那首诗在整个汉语世界都非常火,更是被权威杂志《书香w评为2008年度古体词第一名!他岂能不知。

    “也是他?天啊,”蓝德龙摸着额头,“他肯定有一段艰难的爱情,回头我一定要好好开导他!”

    韩舞脸蛋红了一下,其实现在大可不必了。

    诗词只是蓝德龙的小爱好,他最看重的还是文物和艺术品,也不知道程思归和封寒到底挖出了什么。

    地是封寒的,他完全同意公开挖掘,而负责挖掘的又是程思归这种学界大拿,所以手续办的很快,今天就可以进行更深入的研究探索。

    午饭封寒是在现场吃的,他们已经完整勾勒出了二号坑的轮廓,把上面的浮土悉数去掉,只剩上面的棚木和席子。

    二号坑呈“曲”字形,东西两端各有四个斜坡门道,北面两个斜坡门,坑坐西面东,正门在东。

    根据二号坑的位置,封寒在旁边溜溜达达的就确定了一号坑和三号坑的详细位置,紧紧一个二号坑还是差点震撼的效果,他肯定要让一号坑尽快亮个相,可以先不挖,但一定要秀一波存在感。

    在图书馆里这三年,封寒把能找到的所有关于兵马俑的书籍全都看了,已经是此中绝对的专家了。

    下午两点,警力齐备,人手齐全,没风没雪,二号坑上面搭上了一个巨大的帆布篷,棚子里灯光亮起,以便晚上继续挖掘工作。

    虽然这种略显粗糙的挖掘开发肯定会导致兵马俑本身的颜色脱落,但这种兵马俑的发现尚属首次,谁都没有经验做出预防举措。

    幸好只是二号坑,还有两个坑可以先研究技术再开发,尤其是最大的一号坑。

    从封寒看到的资料显示,兵马俑身上的颜料出土后15分钟就会开始变化,4分钟内就会完全脱水、起翘、剥落。

    四分钟可能都不够完成换气工作的,最终可能连拍照时间都没有,只能凭借匆匆一瞥的记忆在之后的漫长岁月里利用最新技术进行色彩复原。

    将那些朱红、枣红、粉绿、粉蓝、橘黄等十几种颜色重新加到兵马俑身上。

    主要是封寒等不及了,他想要尽快落实兵马俑的发现功劳,让自己成功得到爵位,至于后续的开发研究,他肯定也会出力的。

    前世经过中外专家长达十几年的合作研究攻关,终于和德国巴伐利亚州文物保护局一起解决了兵马俑表演颜色保护的难题。

    他们运用聚乙二醇和聚氨酯乳液联合处理和单体渗透——电子书辐射聚合这两套保护方法对秦俑彩绘进行加固,并成功有效地保护了之后出土的珍贵彩绘陶俑(这段不用懂)。

    这套技术在首图中也被封寒找到了,非常不容易,藏在地下室的资料馆里压了箱底。

    现在封寒能做的就是第一时间下去拍照,把兵马俑彩色的样子保存下来,以便将来进行人工恢复。

    在程思归的指挥下,封寒一声令下,“准备开盖!”

    一块棚木被撬开,象征着一个全新的伟大的文物物种将和世人见面。

    程思归还想用手电筒看看下面的情况,可刚打开手电筒,封寒就凭借自己对地势的了解,顺着二号坑的斜坡门滑了下去,“程老师,我先下去看看!”

    “不要!”程思归惊叫了一声,他忘了提醒封寒,里面很可能是没有空气的,没有戴任何防护措施下去,很可能要窒息的!

    其实封寒戴着防尘密封的眼镜,至于没空气,问题也不大,他可以不呼吸的。

    他早就研究过兵马俑坑刚发掘后里面的气体含量情况,并没有有毒气体,只是没有氧气。

    一般做法的是先进行气体含量测试,再进行气体置换,让人类能够舒服地在坑中进行工作。

    可这样一来,四分钟怕是早就过去了,到时候他们可能都看不到兵马俑原本的颜色。

    所以封寒带着有夜间拍照功能的照相机,屏住呼吸先走了一步。

    程思归忙让学生准备气体置换,并把一根身子扔了下来,呼唤封寒快点上来。

    虽然没有真正下到二号坑里,但封寒通过书籍,对二号坑的布局已经了如指掌,他下去后拍了第一张照片,此时距离开盖还不到15秒,兵马俑还保持着它们原本在地下的原生色彩。

    之后封寒就像在自己家中一样,黑暗中轻而易举的躲过或站或蹲的兵马俑,在隔墙之间游刃有余的穿梭着拍照。

    这些兵马俑的摆放位置基本和书中记载的差不多,而这些场景早就在他脑中演示过无数遍了,当初他曾经是想过躲进二号坑的。

    兵马俑的坑足有四五米,非常深邃,程思归无比担心封寒的安慰,恨不得现在就下去把他提上来,并再也不许他参与进来。

    然而当他通过手电筒看了几眼后,他发现了不对劲儿,这和他认知的墓穴有点不同啊,怎么好像隐隐约约看到了很多站着的人?!

    前面拍照的时候,封寒不敢和上面的程思归对话,怕气不够,不过两分钟后,他就发现地下的空气已经很舒适了,于是他终于能够回应程思归了。

    “程老师,我没事,这下面好像不是墓穴,你也下来看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