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4章 佛系苏嬛(5)
    (月票400加更)

    程思归刚要跟封寒打招呼,封寒就“发现”了不远处的蓝德龙。

    “蓝馆长,你怎么跟来了?”

    蓝德龙见自己被发现了,干脆光棍地走上前来。

    “嘿,程先生,好巧啊,我出来散步的,你们这是?”

    “先生请停步!”

    不用程思归说话,穿制服的差人就把蓝德龙拦在了警戒线以外。

    蓝德龙不满道,“你在干什么,那里面是我的朋友,我是米国大都会博物馆的馆长!”

    一边说,蓝德龙一边伸着脖子,想看清楚一些里面的具体情况,似乎幸运的程思归又有新发现了。

    程思归无奈道,“不好意思蓝德龙先生,我们正在进行一场重要的挖掘,任何无关人员不得靠近。”

    “这是哪个朝代的墓穴吗?”蓝德龙自顾自地问,“是皇帝的还是王公的?”

    “蓝德龙先生!”程思归再次提醒。

    蓝德龙不以为意道,“我怎么算是无关人员呢,对于华夏文明,我也是有深入研究的,也许你们需要我的帮助。”

    “起码暂时不需要。”程思归道。

    “程老师,你带着队伍先忙着,我劝劝这老头。”

    封寒来到警戒线以外,拉住蓝德龙,语重心长道,“蓝馆长,我劝您还是先回客栈吧,为了这个墓葬,已经死了一个人,看到这些差人了吗,他们都是带着枪的,您虽然是米国贵宾,但涉及到重量级国宝问题,万一有什么损失,这些人可能真的要动家伙了。”

    蓝德龙气的脸都红了,“把我想成什么人了,我是个体面人,别人的东西我怎么会碰呢,我只是好奇,想看看程到底又挖出了什么,他怎么总是如此好运~”

    “看可以,但肯定不是现在,所以还是请您移步吧,回去喝着茶,吃着馍,只等我们的消息就好。”

    封寒云里雾里一通乱侃,更加深了蓝德龙对此处发掘的好奇和重视。

    但是想到刚刚封寒恐吓的话,还是乖乖打车回了古城客栈。

    韩舞像个望夫石一般,在客栈门口摆了一个画架,一边绘制一副工笔画,一边等封寒回家,美好的倩影吸引了不少游人的目光,还因此为客栈吸引了不少客流,只不过不少人进来后看到物价就吓得出去了。

    蓝德龙甩着袖子回来,见韩舞作画,还多嘴指点了几句。

    身为大都会博物馆的馆长,蓝德龙是世界级的文物专家,艺术大师,中西方绘画他融会贯通,他的几句点拨甚至让韩舞觉得比学校的老师更精湛。

    昨天一直都在担心封寒,她差点忘了这位是来自西方最著名博物馆的馆长。

    于是两人很快熟稔的攀谈了起来。

    他们正聊着,从街上回来的施雅颂拿着一本杂志对韩舞惊喜道,“看,这是什么!”

    韩舞抬头,“不就是新出的萌芽嘛。”

    施雅颂当然知道她是萌芽长公主,但她想说的不是这个,“这里面有封寒写得一首新诗,也不知道你见过没。”

    “新诗?”韩舞忙抢过来,循着目录找了过去,“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施雅颂笑道:“也不知道是写给谁的~”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生与死的距离/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仅此一句,经典地位就已不可撼动了,韩舞停在这前四句,心砰砰狂跳,他,是在说我?

    “肯定是在说她!”鹿幼溪念完这四句,已经下了结论,原来这就是封寒的小作文,还真是有他的,这种机会都要狠狠抓住来秀一波他对小舞姐的感情。

    可惜自己就写不出这么肉麻的诗句,喜欢一个人只会说,我喜欢上你,然后强吻,毕竟感情经历为零,她至今没能有效的攻略韩舞。

    鹿幼溪酸酸的把这首诗念了一遍又一遍,拿出背台词的认真劲儿,很快就能背诵全文了。

    和鹿幼溪相比,苏嬛就淡定多了,她也认为这是封寒写给韩舞的诗,但没有鹿幼溪是酸劲儿,主要还是惊叹于封寒的才华。

    其实苏嬛也很矛盾。

    她知道封寒喜欢韩舞。

    她也不讨厌韩舞,甚至很享受被她照顾的感觉。

    在苏婵出生之前,苏嬛一直是家中老幺,享受着哥哥姐姐们的照顾宠爱,所以有一个韩舞这样居家的姐妹真的很省心省力。

    从她的家庭来讲,她也不认为一夫多妻是种灾难,大娘和母亲还有去世的三娘就一直相安无事,打麻将还能多个人手。

    几个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也还算相互扶持。

    但人都是自私的,习惯并接受多妻模式,并不意味着她愿意和别的女人共享男友。

    她希望得到的是封寒的全部,不希望和别的女人交叉使用封寒。

    但她不会从中阻挠,使绊子,从来被动的苏嬛只是寄希望于韩舞自己的坚守,还有律法的束缚。

    如果将来封寒鹿幼溪离了婚,而封寒又只能娶一个,自己比之韩舞绝对是有优势的,因为他们还有一层姐弟关系。

    苏嬛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赢得封寒的完整主权,额,这很佛系。

    新一期的《萌芽》发行也有两天了。

    一开始确实如韩士群所想,因为放假,学校书店这个萌芽杂志最主要的出货渠道彻底扑街,几乎指望不上,所以《萌芽》的销量比之放假前的那一期下降了一些,预计会降到50万册。

    毕竟还有《三重门》在连载,追这部小说的读者海多,就算放假了,依然会找渠道买杂志的。

    但是很快,《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这首诗就开始在网上流传并走红。

    这首诗来自网络,也天生具备了网红的气质,首先没有生僻字词,都是正常人能听懂的正常话。

    其次修辞手法多,看上去很有逼格,说出去有面儿,不low。

    最后,这是一首和爱情有关的诗。

    就像那句“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一样,这样的诗歌天然就决定了它们能最快地在年轻人群中流传开来。

    年轻男女会像口头禅一样将它们如病毒般在网络上自发传播,形成极恐怖的效应。

    一些原本因放假买杂志不方便的老用户,也是初高中生,因为这首来自萌芽的封寒新诗走红,而纷纷再次掏了腰包,不忍错过如此经典的一期《萌芽》。

    很快,《萌芽》的销量又赶了上来,并且比上一期有小幅的超越,仅仅是靠一篇百余字的新体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