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9章 活埋(3,求月票!)
    (打赏过400次加更!)

    “看,有脚印!”韩舞激动地指着地上。

    “怎么没人啊?”薛旺挠头道。

    韩舞:“打井的地方在哪儿,说不定他掉进去了。”

    陈老爷子打着手电筒一路看着雪地脚印,“别说,还真有人在雪后来过这里。”

    三人来到土坡上,之前陈老爷子就在现场监督打井,看着此时的井口,他疑惑道,“不太对劲啊。”

    “爸,怎么不对劲儿?”

    “这井好像塌了!”陈老爷子指着井口,“你看,这里有一道裂痕,之前是没有的。”

    韩舞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肯定是封寒,村长伯伯,快点叫人吧!”

    “等一下,我下去看看。”

    井口还能下人,陈老爷子拿着手电小心地向下出溜,结果发现井比他预想的要深了一些,而且在井壁上有发掘的痕迹,但是发掘的洞口已经被堵住了。

    上去后陈老爷子没犹豫,足迹到了井口附近就消失了,再加上下面的挖掘迹象,肯定有人被埋在下面了。

    他吩咐薛旺,“叫村里的青壮马上来这里集合,带上铁锨锄头!”

    之后薛旺又打电话叫了救护车。

    韩舞喊了几声封寒的名字,没有得到回应,她等不及了,跳下去就要徒手挖掘。

    早一分钟把人挖出来,就能多一线生机。

    薛旺拦住她,“你在上面给我们照着,我们下去就行。”

    两父子刨了一阵,又有一大帮壮汉出现在这冰天雪地中,听说封寒有可能被埋在下面,大家都甩开膀子挖,数九寒冬里,不少人都开始冒汗了。

    虽然很卖力,但锄头和铁锹却不敢使劲往地下戳,他们小心的控制着力量,怕一个不留神把人伤着。

    大家都嘀咕,这小封寒没事去井里干嘛啊,而且还打了洞。

    “诶呀,额找到了一只鞋!”一个中年汉子兴奋地叫到。

    几十个同时挖掘,速度就是快,以井口为中心已经挖了一个大坑。

    韩舞踉踉跄跄地抢过鞋子,眉毛皱的更厉害了,“不对,不是小寒的鞋!”

    “小舞,你确定吗?”薛旺问。

    “嗯,他从来不穿皮鞋的。”韩舞笃定道,她有点惊喜,所以,被埋在地下的并不是封寒吗,也就是说,他并没有陷于险地!

    韩舞双手合十,没有宗教信仰的她把诸天神佛求了一个遍,希望封寒此时在一个温暖的,安全的,有吃有喝的地方,就算他生自己的气也无所谓。

    虽然暂时确定埋在地下的人不是封寒,但挖掘工作还要继续,不管如何,先把人挖出来才是最重要的。

    随着挖掘的继续,又有人有新发现,“呀,额发现了一条围巾嘞!”

    “围巾?”韩舞走过去,本来漫不经心,却突然暴起将围巾抢了过来,“这是小寒的围巾!”

    因为嘴唇肿了,封寒出门的时候用围巾围住了嘴,而这条围巾就是他带走的那条!

    “怎么回事儿?鞋不是封寒的,围巾是?”陈老爷子抹了一把汗问。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大家快点挖吧!”韩舞焦急地停不下步子,来回走动烦躁不安。

    第三件被发现的东西是一个汽车坐垫,地底下的情况愈发不明朗了,这下面到底埋着多少东西啊!

    第四件,一只半身不遂的兔子。

    第五件,一把铁锹……

    无助的韩舞已经给姥奶去了电话,讲了他们的发现,所以很快轩辕茶茶、施雅颂他们也都来了,小毛拦下了姥奶,她们年事已高,出不了力气,来了只会徒增担心。

    施雅颂应该是比较了解韩舞心境的,她抱住虚弱成一团的韩舞,在她耳边喃喃道,“放心,你的小寒肯定没事的,你们一定会好好的~”

    被老施这么一说,韩舞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

    她好后悔,好后悔自己对他说出那么绝情的话,好后悔没有在他对自己表示出爱意的时候第一时间答应他!

    她后悔自己的瞻前顾后,后悔自己的勇气缺失。

    或许,在扒掉他的衣服,用他做模特画画之前,自己对他的感情就已经不再纯洁了,否则自己不会对他的身体那么好奇。

    那种好奇已经压过了伦理道德,其实她的心里,也有一只挑战世俗的小恶魔。

    但自己不敢承认,不愿承认,把所有压力都让封寒来承担!

    “挖到人了!”随着一声吼,所有人都聚了过去。

    韩舞直接跪倒在地上,然而看着那张略显猥琐的脸,她又站了起来,“不是封寒!”

    游笑凑过去,看着丁黑山摸了摸,摇摇头,“没气了。”

    程思归对这个人还有印象,只可惜他带着所有秘密都离开了。

    已经把人挖了出来,有人开始喊着,“能不能回去啦?”

    毕竟大晚上的,寒风凛冽,地面上都是雪,在这个巨大的碗状土坑里,大家都不太好受。

    有一个人这么喊了,马上有人跟腔,“就是啊,挖了这么深,应该是没人了。”

    “要不还是撤了吧,明天联系铲车再翻翻~”

    言下之意,即便现在挖,即便现在挖的出来,人也早就玩儿完了,还不如明天再搞。

    但韩舞无论如何都不答应,她带着哭腔,“求求各位叔叔伯伯大哥们,你们再挖一下挖吧,说不定他就在下面!也许他还活着!,求求你们了!我可以给钱,每人1000!”

    陈老爷子打断她,“丫头,你当额们是什么人,怎么能要钱哩,大家听我说一句,我知道挖了这么久,大家都又冷又累,但封寒是咱们的地主,如果找不到他,谁给你们后面的尾款!你们想想吧!”

    想到封寒还欠着他们一个亿,大家又重新有了劲头。

    “铛!”

    是石头和铁器发生碰撞的声音。

    程思归看着地面,脑中闪过问号,这地方,好像距离秦始皇陵不远~

    陈老爷子挠头了,这下面到底有多少东西?怎么会这么诡异!

    随着这声响,昏迷中的封寒也被惊醒,他发不出声响,只能努力地伸展手臂,将悬在他头顶的石壁猛地向上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