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8章 打洞的本能(2)
    陈村长表示,“诶呀,都是这个老外,他挡在路上要来客栈,搞得我忘了去地里看,怎么,小封寒还没回来?”

    众人面面相觑,这眼看就要太阳落山了,封寒手机没拿,人却没了影,就连一向心大的姥姥唐可秀都按捺不住了。

    “不会真的出什么事吧?”

    孙兰:“呸呸呸,乌鸦嘴,我孙子吉人自有天相,怎么可能出事呢,这样,大家去外面找找,先找人再吃饭!”

    见程思归都要出门寻人,蓝德龙拦住他,“程老师,我有很重要的事想跟你谈啊,你不能走啊!”

    “馆长先生,我现在要做的事更重要,恕我不能奉陪,等我回来之后再聊吧。”说完他带着两个新认的学生出了门。

    韩舞问陈老爷子,“村长伯伯,能不能再带我去打井的地方看看。”

    万一他掉井里出不来了呢~

    见小丫头执意如此,陈老爷子、韩舞还有薛旺三人一起朝地里出发。

    韩舞拿着封寒的手机,在路上,手机响了!

    韩舞惊喜地以为是封寒打回来的,结果是鹿幼溪。

    韩舞:“喂~”

    鹿幼溪参加完了《半壁江山》票房破四亿庆功会,又去京城韩澈那里看了一场无敌爆笑的《小鬼当家》内部场,刚刚忙完就想告诉封寒:咱们这次肯定赚大了!

    结果接电话的是韩舞,本应更加喜悦的鹿幼溪竟有点失落,但还是镇定自若地打趣道,“小舞姐,你怎么拿着我老公的手机啊,他人呢?”

    “不知道。”

    “那,你还好吗~”鹿幼溪撩道。

    “并不好,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先挂了。”韩舞没把封寒的事告诉鹿幼溪,省的她跟着一起担心。

    “小舞姐,你就这么不想跟我说说话吗?”韩舞气鼓鼓道,“我怎么说也是你的弟妹啊~”

    “弟妹你好。弟妹吃了吗?弟妹再见~”

    韩舞直接挂了电话,现在这么着急,哪有功夫跟一个不成熟的小丫头贫嘴,“村长伯伯,还有多久啊?”

    “再有几分钟就到了,很近的。”

    ……

    时间回到几个小时前。

    丁黑山感觉自己真的倒霉透了。

    好不容易光着腚抢了一辆车,结果还特么抛锚了,他腚眼一瞧!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而且天空中飘来五个字:今天有大雪!

    他知道车上暖和,挡风,但他必须离开温暖的车厢,这个目标太大了,丢车的人肯定报警了,到时候通过定位就能找到自己,他不能坐以待毙!

    要不是下面还有一双鞋,在气温零度以下,雪花和冰碴共舞的天气里,丁黑山真的就可以直接落地成雪人了。

    当然,绝对的寒冷也有一个好处,就是他再也感受不到下面的疼痛了,也不知道还在不在,感觉不到它还在的第一个小时,想它~

    带着车上的皮毛坐垫,丁黑山开始冒雪前行,最好的情况是遇到好心人让他搭顺风车,去哪儿无所谓,只要停车就好,反正他可以干掉司机。

    其次如果能遇到前面有个小村庄什么的也能凑合一晚,起码让他先把裤子穿上,丁先生以前也是个体面人。

    走着走着,村庄没有发现,倒是发现了一个废弃的浅井。

    犹豫了一下,他跳进井里,起码没风了,再用皮坐垫往头上一档,雪也挡住了,之后他又用现场遗留下来的一把铁锹向井的边缘开挖,这样自己就能完全躲在了地下。

    条件是艰苦一些,但只要熬过下雪这段时间,他还是有一线生鸡的。

    更何况丁黑山之前就是跟老板摸金的,地下生活对他来说并不陌生,也不难熬。

    当他摸到铁锹的时候,丁黑山感觉无比亲切,他的记忆甚至回到了那夕阳下的打洞,那是他逝去的青春!

    职业病使然,也是为了让自己能够通过运动保证生理机能正常运转,丁黑山开始在井下搞起了挖掘工程,小铲子挥舞着,颇有摸金校尉的风范。

    听说长安和落阳这些地方随便在地下挖几铲子都能挖到古董,也不知道自己能否有这个运气。

    挖掘中的丁黑山在地下度过了一夜,地下的温度比地上要高不少,他甚至都有点舍不得出来了。

    但他知道自己必须出去,这里不是久留之地,也相当危险,万一有人过来,把井口的土往里面一推,自己就要被活埋了。

    然而正当他转身要走的时候,他的铁锹碰到了一块木头。

    地下有木石很正常,但丁黑山的职业嗅觉让他感觉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他摸黑摸着那块木头,应该是很大一块,自己只碰到了一个小角,而且木质很硬,如果他没猜错,应该也做了防虫防腐处理,否则深埋地下,竟一点破损都没有!

    丁黑山呜呼一声,“天不亡我!”

    感觉自己摸到了一个大家伙,虽然他们现在的主职是坑蒙拐骗,倒霉赝品,但摸金才是他们的老本行,是他们刻在基因里的本能!

    丁黑山顿时放下了离开的念头,开始专心挖掘,地下的空间被他越挖越深,越挖越大。

    越往下挖,丁黑山越觉得可怕,这个墓,貌似大的有点惊人啊!

    是大臣?王公?还是帝王?!

    总不能是秦始皇的吧!

    秦始皇?

    脑子里冒出这个想法后,丁黑山再也抑制不住他的贪婪**,如果自己能摸了秦始皇的墓,那以后他就是老板的老板,以后干这行的人必须奉自己为尊!

    虽说始皇陵距离这里还有一段距离,但那本就不是确凿无误的秦始皇陵所在地,象征意义更大,更何况秦嬴政此人生性多疑,恐怕疑冢很多,说不定他就把自己的墓穴放在了这里呢~

    想到这,丁黑山的小铁锹挥舞地格外迅猛,哪像是一个一天没吃饭,光着腚的28岁未婚男青年啊。

    挖着挖着,他挖到了一个洞,洞里有草,还有粪便的味道,他尝了一下,嗯,是只没**的公兔子。

    不予理会,丁黑山继续打洞,这时被他破坏了洞穴的兔子出现了。

    咕咕叫的肚子,以及肥嫩的兔子形成了鲜明对比,让丁黑山不顾一切地扑向兔子。

    下面的空间毕竟还小,兔子灵活,调转兔头,从来路原路返回,丁黑山钻不过去,只伸出一只手,想要将它擒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