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6章消失的封寒(2)
    看到韩舞眼中的惧意,封寒心满意足。

    他把塑料包装里的东西取出来,直接扔进嘴里,“澡就不用洗了,我先去吃个饭。”

    “啊,吐出来!”韩舞急道,“那个怎么可以吃呢!”

    “吃就吃喽,又不会死人~”

    “多恶心啊~”

    “口香糖而已,有什么恶心的。”封寒吐吐舌头,让韩舞看清。

    口、香、糖!

    原来自己搞错了,原来他早就知道那不是套套!

    “小寒……”韩舞用被子挡住身体,心情低落道。

    封寒头也不回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不会让你如愿的,我要的是一生一世,不是一时痛快。”

    封寒走了,韩舞狠狠地捶着自己的头,刚才自己在做什么啊!

    她穿好衣服,外面依然白茫茫一片,苏苏穿着雪地靴出现在她面前,叉着腰,气鼓鼓的。

    韩舞抱起妹妹,“你怎么了?”

    “你打锅锅了,我不开心!”苏苏为哥哥打抱不平道。

    韩舞忙道:“对不起,他在哪儿,我去跟他道歉好不好。”

    “他出去了,可能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苏苏感觉很严重。

    韩舞笑道:“怎么会呢,他又不是小孩子~”

    韩舞抱住苏苏找到唐可秀,“姥姥,小寒去哪儿了?”

    “他啊,好像是被蝎子蛰到嘴了,应该是去买药了吧,”唐可秀笑道,“还用围巾把眼睛下面都捂住了,我差点没认出是他。”

    韩舞之后,游笑和肖犹也在找封寒,“他说今天给我们介绍一个朋友,怎么人没来,他也没了呢?”

    韩舞劝道:“他很快就回来了,你们再耐心等等。”

    然而直到中午,封寒都没露面,手机他根本就没拿,这可把韩舞急坏了!

    不会是因为自己拒绝了他,之后又用那种方式套路他,他生气了吧?

    韩舞格外自责,想到封寒嚼着口香糖萧索离去的背影,心里一阵苦楚。

    原本韩舞是在房间里等封寒,很快又挪到了房门口,之后又去了客栈大厅对着大街等待。

    直到把程思归等来了,封寒还没出现。

    老程到了古城后,给封寒打电话没人接,于是直接打听找到了封寒曾说过的龙门客栈。

    小毛迎上去,“这位先生,请问是吃店还是住饭?”

    “我找人,请问封寒是在这里的吗?”

    听到程思归的话,韩舞急忙上前问,“你知道他在哪儿吗,告诉我!”

    “他不是在这的吗,”程思归疑惑道,“我们昨天说好今天在这里碰面的。”

    “那你再等等吧,他还没回来。”韩舞继续靠着大门看着大街上。

    这时游笑和肖犹也看到了程思归,此人长得高高大大,戴着眼镜,颇为帅气,儒雅两字像是为他量身定做一般,以至于胖的太胖,瘦的太瘦的游笑肖犹二人猜到他就是封寒给他们找的老大,但因为自惭形秽不敢上前交涉。

    不过程思归倒是径直走到他们面前,猜道,“你们就是游笑和肖犹吧?”

    一胖一瘦,看着有点老相,应该错不了。

    两人忙不迭的点头,拘谨地站起来,跟程思归点头示好。

    程教授笑道,“我也不知道封寒跟你们说清楚了吗?”

    胖的点头,瘦的摇头,其实他们也并不是很清楚。

    程思归自我介绍道,“我姓程,叫程思归,是光华大学历史学院的老师。”

    嚯!两人肃然起敬,即便再没有知识和尝试,光华大学也肯定知道啊!

    这么年轻,竟然就已经是大学老师了!这个老大厉害!

    程思归介绍了一下自己正在从事的工作,“我既研究历史,也研究文物,宝鸡法门寺地宫的发现你们应该知道吧。”

    知道知道!两人忙点头,那个丁黑山前之前就在法门寺考察过。

    “我现在正主持地宫宝藏的统计研究工作,所以你们愿意跟我过去帮忙吗?”

    得知了地宫宝藏的规模后,游笑二人早就按耐不住想要先睹为快了,只是苦于官方一直没有说明什么时候可以公开展览,所以只能眼馋。

    如今听到程老师不仅可以带他们过去看,还能触摸,研究!

    二人忙不迭的答应,这是他们想做的事!

    不过游笑冷静下来却说,“但是我们得和封寒小兄弟道个别,毕竟他是咱们之间的中间人,见不到他,我们不走。”

    程思归:“你们都在等他是吧?”

    游笑指了指望穿秋水的韩舞,“是啊,你看把他姐急的~”

    程思归走向韩舞,“原来你是小封寒的姐姐啊,他有说出去干嘛了吗?”

    “我不是他姐,我姓韩,他姓封!”韩舞突然站了起来,“我要出去找他!”

    施雅颂冒出来拦住韩舞:“你人生地不熟的,别再把自己丢了,他可能是有什么事吧,这不才出去了半天吗。”

    什么有什么事,肯定是生我的气了,不想见到我了!可这猜测韩舞不能跟别人说。

    她不说,所以大家,包括姥奶都对封寒的消失不以为然,认为他晚上肯定回来。

    但韩舞特别担心他冲动气愤之下做什么出格的事,甚至是伤害自己的事。

    “老施,你别管我,我去街上溜达溜达,说不定他在某个地方喝茶吃饭,也可能在某个诊所治他的嘴呢。”韩舞毅然走了出去。

    漫无目的地在古城的街道上溜达,漂亮的雪后建筑无法吸引她,街道两旁喧嚣的店铺摊位无法打动她,直到,她看到了一个烧烤摊。

    “嘿,美丽的姑娘,要来一串地道的西疆羊肉串嘛~”阿凡提用强调十足的口音问。

    韩舞没看羊肉串,而是盯着那些**蝎子,这蝎子长得好像封寒压死的那只啊。

    “老板,上午你有没有见过一个长这么高,帅帅的男孩,”韩舞打听道,“对了,他的上嘴唇肿了,是被蝎子蛰的。”

    “你说的是封寒吧。”阿凡提笑道,“这你可就问对人了。”

    “那你知道他现在在哪儿吗?”

    “这个说起来就话长了,首先要从昨天说起,昨天啊……”

    10分钟后,韩舞忍不住了,“可以说今天的了吧!”

    “哦,今天早上他来找我问有没有治疗蝎子毒的特效药,我很大方地送给了他,要知道,那药可不便宜~”阿凡提嘚瑟道。

    韩舞冷冷道:“我只想知道,然后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