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5章 姐弟关系宣告破裂(1)
    虽然上嘴唇被蝎子叮了,有些麻木,灵敏度差点意思,但当被韩舞嘬住的时候,封寒全身上下的感官细胞都舒展了!

    他能清晰感受到韩舞的呼吸!她两瓣红唇的柔软!她细微的汗毛~

    然而蝎子和蛇终究是有差别的,韩舞嘬了半天都没吸到毒血,她准备放弃,还是找姥姥弄点药吧。

    结果封寒却不依,撩我的时候你那么主动,撩完就跑可还成!

    说时迟那时快,封寒一手搂住韩舞的背,一手按住她的头,嘴唇又重重地落了下去,并在小舞姐反应过来之前撬开了她的牙关~

    苏苏一直在试图挣脱姐姐的手,在封寒攻击得手之际,姐姐捂住她眼睛的手终于落了下去,然后,她看到锅锅和姐姐嘴对着嘴!

    这种动作她只是见爸爸和妈妈做过~

    韩舞惊恐地看着封寒,他怎么可以这样,停下来!不可以继续了!苏苏在看着呢!

    和苏嬛的主动配合不同,韩舞非常被动,带给了封寒另一种不同的体验,他舍不得就此结束~

    但韩舞的力气也不小,受此大辱的她终于暴起,一把将封寒推开,然后是狠狠地一巴掌。

    一声脆响吓得苏苏都捂住了脸,她感同身受的疼。

    “姐姐,你别打锅锅了,你看他的嘴都肿了!”苏苏劝和道。

    韩舞的反应在意料之中,又出乎意料。

    男人突然吻了女人,女人甩巴掌很正常,电视剧里都是这么演的。

    可是,我们不是普通的男人和女人啊,八年同一个屋檐下两小无猜的生活,难道你就不想?

    如果不想,为什么刚才用那种方式为我解毒!

    看到封寒眼中的落寞,韩舞也有些发呆,她从小到大打过封寒无数次,但这是第一次有心疼的感觉。

    封寒叹口气,下床把苏苏提了起来。

    “苏苏,锅锅和姐姐有话要说,你先去外面玩,还有,刚才的事不要告诉任何人~”

    “可是……你们……”

    “啪!”门关上了。..

    苏苏瘪瘪嘴,在哭之前去找姥姥了~

    封寒照了照墙上的镜子,“诶呀,我现在这幅样子确实不够帅气,如果消肿之后,你愿意让我吻你吗,小舞~”

    封寒半跪在韩舞身前,拉起她修长的手,画家的手真漂亮,都可以做手模了。

    “你别发花痴了,你给我起来!”韩舞怒道。

    她是在用愤怒掩饰自己的心虚,这是第一次,第一次封寒对她说出这么露骨的话,这让她无比恐慌。

    “竟然说我花痴,那我就痴一个给你看看~”封寒干脆抱住韩舞修长的美腿,“我不起来,除非你答应做我女朋友!”

    既然亲都亲了,封寒觉得姐弟关系已经基本破裂了,他要寻求改变。

    “你胡说什么,别忘了,你有老婆,也有女朋友!”韩舞无法想象将来自己要怎么面对苏嬛,这个自己刚刚认定的好友。

    “老婆可以离婚,至于女朋友,我会想办法调和你和苏嬛的关系的,而且,我会尽快让自己获得能同时和你们谈恋爱的身份!”

    封寒笑着抬头看韩舞,“这些的问题都搞定了,你是不是愿意做我的女人了?”

    “不愿意,我不愿意!”韩舞怒而抽出自己的腿,“别忘了,你是我弟弟!”

    封寒不屑道,“以前你欺负我的时候怎么不说我是你弟弟,现在我告诉你,我也从来没把你当姐姐,你在我眼里,就是一个漂亮的,可爱的,倔强的,爽朗的,小!姑!娘!”

    即便封寒用了这么多褒义词,但韩舞依然无法动摇。

    没错,或许自己也没有真正把他当成弟弟,或许在身体发育的年纪,自己对他的身体也产生过好奇,并进行过探索寻秘,或许在刚刚被他强吻的时候,自己的心底也变得柔软。

    但他们绝对不可能有结果的,爸爸就算打死也不会同意的,韩舞完全看不到他们有能够在一起的希望。

    她看到的只有无穷无尽的绝望!

    这时封寒还在努力,他从韩舞背后抱住她,环着她的细腰,把头搭在她的肩膀上,一说话,她的耳朵就痒了。

    “小舞,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可能你不太懂我对你的感情,那么现在我告诉你,除非我的生命终结,否则我是不会放弃对你的追求的!”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诗是好诗,韩舞也真的有点感动,但是想到爸妈,想到苏嬛,韩舞还是摇摇头选择退缩。

    不过她决定用一招以进为退,逼封寒放弃。

    她挣开封寒的手,躺在封寒和鹿幼溪的新婚喜床上,脱掉外套。

    封寒睁大眼睛,不知道她要玩哪儿出。

    当把自己脱得只剩贴身衣服,韩舞羞耻地闭上眼睛。

    “你来吧,我知道你只是对我的身体感兴趣,我给你,但只此一次,以后如果你还愿意认我当你姐姐,我们还是姐弟,如果你不认,我们就是陌路人!”韩舞说的斩钉截铁。

    “你……”

    “哦,对了,用上这个,”韩舞又从自己兜里把封寒的套套取出来,“我不想爸爸这么早当外公。”

    看到那方方正正的塑料包装,封寒这才想起自己好像丢了块口香糖,原来在她这,可是她想象成了什么啊~

    此刻的韩舞真美,漫长的**暴露无遗,几无瑕疵,她好像有长个了。

    修长的天鹅颈之下,先是漂亮的锁骨,随后顿起波澜,在单薄衣物的遮掩下,神秘感叫人抓狂。

    封寒伏下身,再次吻上了韩舞,“这可是你说的,别后悔~”

    韩舞忍着,她相信封寒不是那种人,他肯定会停手的!

    但封寒没有,他伸手了,他的一根手指顺着她的脖子,滑到了锁骨,再然后……

    韩舞伤心了,原来他真的只是对自己的身体感兴趣,什么爱情,什么直教人生死相许,都是骗小姑娘的!

    “小舞姐,把屁股抬起来,我要开始喽~”说着,封寒撕开了那东西的包装。

    看到这,韩舞再也坚持不住了,显然封寒要动真格的了!

    第一次接吻稀里糊涂给了鹿幼溪,她可不想第一次爱爱也这么不明不白地送出去。

    “等一下!”韩舞及时叫停,“你要不要去洗个澡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