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2章 抄家(2)
    

    四个姑娘齐齐转身,这很正常,丫竟然连内裤都要脱。

    脱完了还狠狠扔在地上踩了好几脚,嘴里呜呜呜地喊着,一副很解气的样子。

    不过让人意外的是,轩辕茶茶竟然也捂住双眼背过身去,一副:嘤嘤嘤好讨厌的模样。

    果然脸长得女性化,性格也娘。

    封寒吼道:“快让他把裤子穿上,还要不要脸了!”

    游笑也没想到丁黑山会玩这么一手,更让他没想到的是,他竟然还有力气,而且从愣神的肖犹手上抢走了那把水果刀,直接冲出了客栈。

    直到肖犹手上的刀被抢走了,他还在惊叹:怎么比以前大了那么多?!

    封寒用柴刀拦了一下,直接被凶悍的丁黑山挡开了,他狠狠地瞪了封寒一眼,杀了出去。

    封寒拉着轩辕茶茶,“追啊!”

    轩辕茶茶:“那个男人太恶心了~”

    明显是不想去啊。

    封寒气道,“那你把这两人看住,关键时刻可以报警,我怀疑他们和一起倒卖文物的案子有关!”

    “啊!”轩辕茶茶没想到竟然会遇到这么刺激的事,果然来这里体验生活是正确的选择!

    等封寒追了出去,胖瘦二人也想溜,轩辕茶茶见了,走上前客气道,“你们二位请站住。”

    “轩辕老师,我们不想伤你,你最好让开!”游笑道,他们兄弟二人都是武侠小说迷,轩辕茶茶的风格虽然不是他们的菜,也算看过他的书,算半个书粉,不愿跟他动粗。

    “受人之托,我一定要拦下你们,你们二位最好是回自己房间冷静一下。”轩辕茶茶岿然不动,一副信心满满的模样。

    “胖子,跟他废话什么,直接打过去吧!”肖犹吼道,今天他们肯定是暴露了,雍州地界也待不下去了,反正都这样了,那还怕个锤子。

    游笑叹息道:“卿本佳人,奈何不长眼呢~”

    ……

    封寒追了出去,他没想到丁黑山竟然光着下身发足狂奔,一点都不在意大街上行人的目光。

    这可是旅游胜地龙樱古城最繁华热闹的主街道,可以想象当丁黑山从客栈冲出来后所引起的轰动效应。

    漫天雪花中,一个暴露狂,一扭一扭,一甩一甩的,而且身体黢(qu)黑黢黑的,画风极为割裂。

    几乎整条街的人都在看他,当然,手上的动作也一点不慢,此时不拍何时拍,能不能上嘤嘤网的热门就看这一回了!

    本来以封寒短跑健将的体格,想要抓住丁黑山简直易如反掌,前提是在跑道上。

    但这是行人密集的大街上,丁黑山一出来,行人纷纷避让,唯恐被他碰到沾上,他跑过去之后,行人又迅速聚拢,拍摄他背后运动的弧线。

    这就让封寒的追捕行动困难重重了起来,即便他喊了几嗓子,“捉流氓!”

    但当行人的热血刚刚涌上来,可看到丁黑山挥舞的刀子后,马上又冷却了,rbq、rbq啊。

    所以最后依然只有封寒一个人在追击,两人一直追出了城外。

    在外面的开阔场地,封寒的优势重新回归,但丁黑山却从一个刚要下车的游客手里抢了一辆小汽车,随即扬长而去。

    游客见了封寒,嚷道,“警官,我车被坏人抢了,这个能报销吧?”

    封寒扛起柴刀,“谁是警官啊,我不是啊,我先走啦,家里还等着我劈柴呢。”

    丁黑山开着车,封寒怎么也追不上了,跑了他一个,决不能让另外两个也逃掉,所以他要马上回去助轩辕茶茶一臂之力。

    然而让他惊喜的是,游笑和肖犹已经被控制住了,他们此时的造型和刚刚的丁黑山一样,都被捆住了手脚,堵住了嘴巴,姥奶听到这么大的动静也早就到了。

    不过轩辕茶茶跟二老也解释不清,直到封寒回来了,“两位奶奶,你们问封寒吧,他知道一切来龙去脉。”

    “寒寒,这到底在怎么回事儿啊,怎么把客人绑起来了?”

    “姥姥,这两个其实是坏人!”

    “但是轩辕老师真的很厉害!”

    “对,简直就和他小说里的侠客一样,以一敌二,轻松搞定!”

    韩舞带着小姐妹出现了,确定封寒没有把暴露狂抓回来,她们这才现身,并疯狂为轩辕茶茶打电话。

    封寒有些许的不爽,问轩辕茶茶,“报警了吗?”

    “还没,我发现自己能够搞定,就等你回来再做决定。”

    哼,还算你懂事。

    他把姥奶推出房间,“姥,奶,没事的,这两个人好像有点问题,我有个在光华大学当教授的朋友对他们很感兴趣,所以容我先问清楚一些状况,你们都先出去吧。”

    封寒把姥奶、轩辕茶茶以及韩舞几人都请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三人。

    韩舞:“你当心点,他们可是茶茶好不容易制服的,别再被你放了,伤了你自己。”

    韩舞的重点是后半句,但封寒却把前半句听成了重点,不爽+1道,“放心,肯定不会牺牲轩辕少侠的劳动成果!”

    封寒暂时没有让他们张嘴说话,而是把三人的房间翻了一个遍。

    丁黑山的东西都在,包括钱包、行李箱,里面并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身份证或许算,但很有可能是假的。

    再看游笑肖犹二人的行李箱,那就了不得了,“马踏飞燕一尊、唐代球状香囊五只、商周时期酒罇三盏、另外还有年代不明的铜镜一面。”

    这些东西身上都透露着浓浓的年代气息,打眼一看就是从历史洪流中留下来的宝贝。

    但是封寒知道,这些肯定都是已一等一的家伙,就凭马踏飞燕和当初拍卖行上的那只一模一样!

    封寒把瘦子搬到另一个空房间,距离这个房间最远的房间。

    然后,他分别提出了几个相同的问题。

    “你们是谁?”

    “你们从哪里来?”

    “你们要到哪里去?”

    这三个问题只是初级的,接着还有。

    “他是谁?你们在这里碰头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你们发生了争执?”

    封寒一边打量着桌子上的蝎子泡酒,一边等待游笑的回答。

    游笑知道,封寒刚刚已经问过肖犹了,他不知道肖犹是否说了实话,也不知道如果两人说了不同的话会有什么后果。

    为了脱身,游笑决定以诚相待,并以利诱之,于是他说了实话~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