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1章 雪地里来了一群小画家(1)
    丁黑山正在承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煎熬,那只蝎子太特么下流了!那可是自己全身上下最宝贵,也最脆弱的地方啊!

    可惜他的嘴又被堵住了,手脚也无法行动,他唯一能表达愤怒的只有自己的眼泪,贼鸡儿疼啊!

    但游笑和肖犹不为所动,跟丁黑山打过这么久交道,两人深知这个黑瘦小子的狡诈,给他一个机会可能就会放虎归山,甚至被他反杀。

    然而这个机会还是来了,外面突然飘起了雪花。

    “下雪了,下雪了,雪地里来了一群小画家……”外面响起封寒清朗的声音。

    见到地上铺了一层银色,几个女人全都不淡定了,画也不作了,除了韩舞,全都围着封寒,请他赋诗一首。

    诗人吗,见到此情此景,肯定诗意滔天了吧~

    封寒很是鄙夷,这几个人都是南方人,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还真是可笑。

    被她们捧得高了,于是也就作了一首现代诗(儿歌),对于这首,封寒记忆深刻,感情也很深。

    在小学一年级的时候他们就学过,当时还要求全文背诵,他是班里唯一一个用一节课背下来的,但他并没因此骄傲,吃饭依然用嘴,走路依然用腿,跟没背下来的同学也没什么两样。

    “……小鸡画竹叶,小狗画梅花,小鸭画枫叶,小马画月牙……”

    陈晶晶:“听着好像有点幼稚啊~”

    言晴:“同意。”

    施雅颂:“你们懂什么,这叫返璞归真,是一种至高的境界!”

    自从知道自己将会冠名一部漫画后,老施就成了封寒的死忠,竭力维护偶像的权威。

    “没错,非常童趣呢,”轩辕茶茶也跳了出来,“几个比喻都非常有趣,体现了封寒兄异于常人的对生活的观察入微,最后那只冬眠的青蛙更是点睛之笔。”

    韩舞算是看出来了,轩辕茶茶为了缓和跟封寒的关系,已经连一个文人最基本的节操都丢掉了。

    这时韩公子跳了出来,这也是它猫生中第一次看到雪,凉丝丝的,还蛮舒服的。

    韩舞见了,以此为题考校封寒,“那你说说,小猫画什么?”

    小猫?封寒跟着韩公子的脚步走来走去,观察着猫咪的脚印。

    而游笑和肖犹也打开窗户,虽然这不是他们第一次见到雪,但常年生活在南方的他们也已经很多年没见过雪了,看着难得的雪景,两个强人像孩子一样伸出手,感受着窗外雪花的凉意。

    突然,韩公子瞅准两人开了一道缝的窗户,纵身一跃,跳了进去!

    对于一只不以身手敏捷见长的布偶猫,韩公子这一跃是惊喜的一跃,决然的一跃,是超越自我的一跃!

    “啊!猫!”游笑和肖犹吓了一跳,蝎子蜈蚣都不可怕,但他们最怕这种长毛的软体动物,想想都觉得浑身颤栗。

    “你,出去,快出去!”肖犹站到了桌子上,“胖子,快把它弄出去!快!”

    “你怎么不去,要去你去!”游笑上了炕,谨慎地盯着韩公子的一举一动,好像生怕它会上来。

    肖犹胆子还是大一些,他拿起一把刀,准备跳下桌子和这长毛畜生斗上一斗。

    “喵~”然而韩公子一声叫,犹如虎啸,刚要下桌的肖犹一个没站稳,直接兜头摔了下来。

    胖子游笑见状,“啊”的大叫一声,就要扑过去护住肖犹,然而跑得太急,重心一个不稳,也摔倒在地,胳膊肘恰好磕在桌子角上,也是一声惨叫。

    这时封寒已经拿着备用钥匙打开了胖瘦二人的房间,“不好意思,我家猫是不是跑进来了?”

    韩公子“喵呜”一声,从封寒胯下溜了出去,而封寒极目望去,瘦子捂着头,胖子抱着胳膊,还有一个手脚被缚,嘴被塞住的瘦小子!

    “呜呜呜~”丁黑山仿佛看到了救星,拼命挣扎着。

    游笑和肖犹见此情此景,忙站起来,将丁黑山挡在身后。

    封寒笑道:“两位,在我家店里干这种打家劫舍的事,不合适吧。”

    肖犹话少,直接捡起刀子就要跟封寒开干。

    封寒虽然没学过什么武功招式,不过体能强,一个急转身冲了出去,从院子里拾起一把劈柴刀。

    轩辕茶茶看到这一幕,也忙站到封寒身边。

    封寒看了一眼四个女孩,对轩辕茶茶道,“你不是会功夫吗,去保护她们!”

    轩辕茶茶,“还是先解决眼前的问题吧。”

    肖犹看了一眼游笑:怎么办?

    游笑笑着对封寒道:“小兄弟,都是误会,我们跟那个兄弟是闹着玩的,何必搞得这么大呢,又不是拍武侠片~”

    “闹着玩你们把他捆成那样,难道你们有什么特殊爱好?”

    封寒原本还担心三个人自己收拾不了,但现在三人分成两拨,自己这边还有一个貌似有点门道的轩辕茶茶,他底气足了很多。

    游笑坦然承认:“讨厌,这都被你看出来了,我们是有那么点特殊爱好的,你们就当没看见,我们兄弟三个是没脸见人了,这就退房行了吧。”

    游笑给肖犹使了个眼色,两人准备退回房间,带上丁黑山收拾走人。

    轩辕茶茶看向封寒,问他接下来该怎么办,他本身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见封寒和人动了刀子,这才出手帮忙的。

    “你能拿下他们吗?”封寒问。

    “我也不清楚这两人有多大本事啊。”轩辕茶茶答道。

    封寒想了想,这毕竟是自家客栈,一个大院子里还住着不少游客,出了事,影响的自家生意,更何况还有自己那么在乎的小舞姐,所以还是等他们出去后再说吧。

    片刻功夫,胖瘦二人夹着丁黑山出了门,封寒见他神色痛苦,挣扎的厉害,于是拦住他们,“既然你们哥仨儿是闹着玩的,干嘛还绑着他,堵着他的嘴,就不怕这样出去被捕快看到吗!”

    游笑肖犹对视了一眼,心想反正这家伙现在说不出话,饿了一天,又捆了一天,应该也不剩什么行动能力了,两个精壮的大男人难道还制不住他!

    于是游笑笑着解开丁黑山身上的束缚。

    然而,让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是,当丁黑山被松了绑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脱裤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