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0章 蝎子配酒,越喝越有(2)
    那些火炕房都是老房子,外表看上去有些老旧,不过里面装潢还不错,但在封寒眼里,依然有不少漏洞。

    他知道游笑三人住的那间房子,有一扇窗户的窗户框是有缝隙的,于是用镊子将30只蝎子塞进了窗户里。

    阿凡提本想帮他把毒刺去掉,封寒没同意,没毒刺岂不是很无趣,反正这种蝎子的毒性也不强。

    之后封寒开始在院子里打太极拳,同时等待房间里传出惨叫声。

    然而没有等来惊叫声,反倒吸引来了轩辕茶茶的目光。

    “封兄……”

    “打住!”封寒怒视轩辕茶茶,“能不这么称呼我吗!”

    轩辕茶茶尴尬道,“封寒兄弟,你这打得是什么拳啊,我隐约从中看到了一些道的东西。”

    “别以为你是写武侠小说的就真的懂功夫~”封寒撇撇嘴,停下打拳,以免被这人偷学了去,毕竟他会的也不多。

    “略懂略懂,”轩辕茶茶看着封寒,“这拳法应该暗合了两仪八卦,只是其中内涵不是我这个门外汉能懂的。”

    呦呵,还真让他说中了!

    封寒想到之前自己被他一掌推开的事,这小子似乎还真有点门道。

    见封寒没有否认,轩辕茶茶知道自己说对了,他是很想跟封寒讨教几招的,只是封寒对自己似乎不是很友好。

    封寒当然不友好了,长得那么帅,又会功夫,还能写小说,妈蛋,这书到底你是主角我是主角!

    封寒不再搭理他,继续盯着游笑他们的房间。

    终于,里面传出“啊”的一声,那凄厉的感觉叫人不寒而栗,而且这声音,好像是丁黑山的,不过很快就中断了。

    封寒这才想起,自己之前好像一直没有见丁黑山出来,或者听到他的声音。

    他刚要继续敲门,门开了,肖犹兴奋的脸露出来,“嘿,给我拿瓶白酒过来!”

    “要不要再给您叫几个小菜?”封寒以为他们要喝酒。

    瘦子肖犹摇头道:“谁说我要喝酒了,我就要一瓶白酒,要好一些的。”

    “你也不喝酒,要酒干啥啊?”

    “你懂啥,”肖犹突然从兜里掏出一把蝎子来,有几个还活着,“没想到你们这小地方还是有宝贝的,这玩意儿大补,我用来泡酒!”

    看那一把,起码十几只是有的,封寒吞了口口水,妈蛋,算你狠!

    有种你全都抓了,一只都别给我留!

    “好,我就去找酒~”封寒不甘心道。

    封寒走后,胖子游笑问瘦子肖犹,“你抓了几只啊?”

    “我14只!”

    “我13只,”游笑惋惜道,“其实蝎子煎炸炒了吃更美味,泡酒不解馋啊!”

    “现在啥条件啊,能泡一壶酒就不错了,就别整硬菜了~”肖犹打断游笑对炸蝎子的美好憧憬。

    游笑道:“可惜27只蝎子还是少了点,加上丁黑山嘴里那只也才28只,一盘菜也有点勉强。”

    “呜呜~”

    此时镜头给到丁黑山,他整个人被绑了起来,就像捆粽子一样,几乎看不到逃脱的希望。

    他的嘴巴被散发着臭脚芬芳的袜子塞住,脑袋疯狂晃动着,脸也通红通红的,这很正常,任谁嘴里有一只活着的蝎子,都不会好受的。

    肖犹拿到了一瓶高粱酒后,开始往里面塞蝎子,看着一些还活着的蝎子在酒中畅游挣扎,肖犹脸上露出一丝孩童般的笑容。

    游笑依然笑眯眯地看着丁黑山,“你是不是有话想说?”

    丁黑山狂点头。

    游笑:“刚才让你说,你偏偏不肯说,现在你想说啦,蝎子的滋味不好受吧?”

    丁黑山:“呜呜~”

    游笑:“知道骗我们的下场了吧,别特么以为手艺人好骗!妈的,两个多亿啊,竟然只给我们100万,还没给够!”

    游笑越说越气,直接上手抽着丁黑山的脑袋。

    丁黑山:“呜呜~”其实他是真的有话要说,但对方不给他机会。

    突然,被限制了行动自由的丁黑山猛地感觉那啥一紧,好像一个小东西在他裤裆里钻来钻去!

    天啊,还有!

    丁黑山动的更加剧烈起来,拼命地扭动着身体,想要引起游笑、肖犹两人的主意。

    刚刚就是在他身上发现的第一只蝎子,因为他的嘴硬,拒绝透露自己幕后老板的信息,肖犹直接把蝎子塞进他口中,他只来得及叫了一声,就被堵住了嘴。

    于是后面他眼睁睁看着两个傻子在房间里捉蝎子玩,却无法提醒他们:你们就不觉得奇怪?一个民居里面会有这么多蝎子?

    游笑和肖犹完全不觉得奇怪,可能是房间里恰好有个蝎子窝吧,一对蝎子产的一窝小蝎子能有几十只,这很正常的。

    把蝎子全都泡进酒里后,肖犹对游笑道:“要不再给他一个开口的机会?你看他现在反应很激烈啊。”

    游笑:“我就怕他又喊,这小子贼精贼精的,选这种地方碰头,人多眼杂,干什么都束手束脚的不方便!”

    肖犹找了根木头棍子,在丁黑山脑袋后面比划了一下,“你让他说,如果他敢喊,我手起棍落,绝对让他血溅当场!”

    游笑点了点头,把丁黑山嘴里的袜子抽掉,然而丁黑山刚想说什么,却发现自己的舌头已经肿的几乎塞满了他的口腔,以至于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我%¥#*”丁黑山手脚不能动,恨不得现在就脱裤子,把里面那只乱窜的蝎子揪出来,否则要出大事的。

    游笑:“他说什么呢?”

    肖犹:“听不懂啊,好像舌头被蝎子叮了~”

    游笑:“那咋整,还指望撬开他的嘴和老板直接联系呢~”

    肖犹:“快看,他好像哭了!”

    游笑气道:“怎么个意思,我们哥俩儿委屈你了是吧,那你们呢?你们对得起我们吗!”

    想当初,游笑肖犹兄弟二人制假,丁黑山以及他背后的老板售假,合作过几次还算愉快,游笑肖犹基本都能拿到整个制假售假利润的十之三四,保证了他们身为手艺人的尊严。

    结果这次马踏飞燕的合作,他们只得到100万,而丁黑山和他老板卖出了1.8亿,还是美刀!

    游笑肖犹二人本就羡慕嫉妒恨,觉得自己一方吃了大亏,结果这次见到丁黑山,这家伙竟然谎称他们卖的钱被人黑吃黑了,一根毛都没剩,所以给游笑二人的尾款也得延后。

    听到这,游笑肖犹二人暴怒,直接把丁黑山绑了,要找老板要钱赎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