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2章 三首齐上榜(2)
    (保底2)

    果然,好诗还要配上好的故事!

    经过专家们这么一分析,《不去后赋菊》的精神境界一下子就提升了不少。

    比之他从0分作文随口改良的《静夜思》,还有名义上写给妹妹的《至吾苏》,要更有内涵。

    封寒看了一下另外入选的九首古诗,要说都不如《赋菊》,那不可能,但从以文学境界而论,也就排名第一的那首长诗,封寒是服气,当真是辞藻华丽,荡气回肠,一看作者名——蓝田业,竟然是皇上他大爷的。

    余者,很多都是诗背后的故事讲得好,人的名气大。

    接着后面还有“2008年度十大古体词”。

    这次不出意外,曾在七夕之后引起全民轰动的,盛名直达米国的《鹊桥仙》成为榜首。

    但出乎封寒意料的是,他竟然不止一首上榜!

    第一名《鹊桥仙·纤云弄巧》!

    第五名《卜算子·咏梅》!

    第八名《西江月·呱!呱!》

    封寒一共才写过四首词,除了秦观的那首江城子,其余三首全部入选!

    鹊桥仙还能说封寒是被七夕的节日气氛感染,遂作此词,无意间道出爱情真谛,足以流芳千古。

    可后面两首呢,一个是写命题作文写出来的,一个是被李妍老师诳出来的,后来都投给了《书香》赚稿费,投稿的时候自己也没写里面有什么深刻的故事啊~

    于是封寒急忙看了起来,想看看入选理由是怎么写的。

    《卜算子·咏梅》:在创作这首词的时候,作者封寒已经凭借他的几篇作品有了不小的名气,从而和他的同学朋友产生了差距。

    一个人如果在群体中很优秀,会被人欣赏,可如果过于优秀,可能会产生其他负面影响,比如孤立和嫉妒。

    本词诞生于一次高中生月考,坐在考场上的封寒肯定是想到了自己的境遇,想到自己被同学朋友孤立疏远,于是在短短时间内情感喷发,做出了这样一首堪称年度咏梅最佳的诗词!

    封寒看了啧啧称叹,编,接着编!

    不过倒也能说得过去,下面那首西江月呢。

    西江月这首词原名是《夜行黄沙道中》,是辛弃疾贬官闲居江西时所创作的一首田园词。

    可能那些文学专家也无法从这首纯粹描物的小词里发掘什么深刻内涵,于是转而称赞起这首词的写法。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表面写的是风、月、蝉、雀这些平常景物,然而经过巧妙组合,于平常中显出了大不凡,将一幅夏日画卷铺陈出来,叫人悠然神往……”

    诚然,即便不赋予这首词什么故事,单凭最表面的写作技巧,这首词也足以震撼人心,给人以清澈幽静之感,叫每个读到它的人不由自主生出对农居生活的向往。

    这就是文学的力量!

    可能是一个人占了三个名额这种事太过惊骇,所以杂志副主编凌人志在下面重点介绍了2008年诗词界的惊喜封寒,以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安排。

    “把封寒的三首词放在这个榜单,书香全体编辑是经过了举手表决,并全票通过的,因为每次接到封寒的投稿,所有编辑都会围聚在一起欣赏,这么多年了,也只有封寒的作品做到了这点。”

    “如果受限于一个作者一个名额而没有选另外两首词,导致它们成为遗珠,我觉得是对古诗词文化的不负责任,有违《书香》杂志的创刊宗旨。”

    除了这二十首古诗词,另外还有年度古文金银铜三名,年度古典长篇小说一名。

    比起诗词,用古文写文章或者小说的就更少了。

    这种古典小说,大概也就是西游、三国那种半古半白的小说,封寒在书店里见过。

    虽然词句考究简练,但说实话,这个年代又不缺纸张,智障倒是很多,印刷术也那么成熟,真心没必要写得那么晦涩,人为设立门槛,把更多读者挡在门外。

    或许这就是逼格吧,反正这种小说现在仍有市场。

    “老板,我要一份这个杂志,多少钱?”

    老板回了句,“不要钱。”

    “为什么啊?”

    老板放大了声音,“你姥姥到处宣传,说他外孙子写了一首词,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就是你写得吧,这部杂志里正好有你的诗词,送你啦!”

    一边说,老板一边看向封寒身后那些文艺青年们。

    送就送呗,这么大声干嘛~

    封寒还是年轻,他刚要拿着杂志走人,就听后面有一个女孩柔弱的声音。

    “请问是封寒老师吗?”

    封寒扭头。

    “哇,真的是你!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太惊喜了!”女孩眼冒金星道。

    女孩夸张道,店里另外几个人,尤其是女人也跃跃欲试地看过来。

    封寒哈哈着,“不意外,我就是这里土生土长的。”

    “真的呀,那能给我签个名吗?”女人随手拿了一本《书香》。

    虽然不是封寒的书,不过上面有他的三首词,一首诗,对于只出过一本中篇儿童文学的他来说,再没有比这个更适合签名的了。

    女孩的行为激起了其他人效仿的冲动,见眼前这人就是鹿幼溪的老公,写出鹊桥仙的那位神人,大小也是个名人,他们也纷纷选购了一本书香,请封寒签名。

    老板贱兮兮地递上签字笔,并让出自己的椅子,让封寒舒舒服服地签约。

    最先签约的那个女人自称叫做冬儿,她不仅自己签了,还跑到街上把自己的几个同学找了过来,告诉她们自己见到了封寒!

    萧冬儿同学喜欢封寒的诗词,另外她的几名同学则喜欢封寒的小说,其中又分为喜欢三重门的、喜欢侏罗纪公园的、喜欢短篇小说的。

    她们的年纪和韩舞相当,一问之下果然是长安大学的大一新生,放假之后一起旅旅游。

    等签售结束,店里的《书香》杂志一售而空,包括前面两期没卖完的,老板美滋滋,卖出那么多,白送一本值啦~

    萧冬儿还没走,跟几位同学问,“封寒小老师,你家旅店在哪儿啊,下次来我们肯定住那里!”

    “就在这条街上,龙门客栈就是我奶奶和姥姥开的。”

    “哦,那家店我们知道,还曾经拍过电影呢,就是有点小贵~”一位同学吐槽道。

    封寒尴尬笑笑,要不她们二老那么有钱呢,“对了,你们接下来还要去哪儿呢?”

    萧冬儿道:“华山啊,听说明天要开武林大会,不知道赶不赶得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