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1章 2008年度十大古体诗(1)
    (保底1)

    午饭是程思归请的,菜品是封寒点的,他更熟悉西北风味。

    吃饭的时候,程思归还提到了文学院的肖博翰教授以及封寒的入学问题。

    “虽然肖教授不愿意当你的老师,不过他很想跟你交个朋友,等你到时候想要考光华的时候,他也会尽量为你提供一个好的条件。”

    封寒想到当初自己被攻击文学水准的时候,是光华的历史学院、文学院等帮了自己,于是问及此事。

    “哈哈,都是老肖的主意,他鬼点子多。”程思归并没有居功。

    “那真要感谢肖老师了,话说他的小说我也是一本不落全都看了的,写得真好!”

    肖博翰的小说兼顾了文学性和通俗性,所以圈内评价高,销量也好,真正做到了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的共荣,堪称当今文坛的一位大家。

    知道自己在法门寺也帮不上什么忙,封寒下午就带着苏苏回了长安,马上就能见到小舞姐了,这么久不见,还怪想她的。

    到了车站就已经近黄昏了,还要打车去古城。

    封寒给姥姥打了个电话,“姥,我到长安了,小舞姐她们是不是已经到了?”

    “没有啊,她们在华山停下了,说是要登完山再过来。”唐可秀也接到了韩舞要来的通知,给她们几个丫头预留了房间。

    “这样啊,”封寒略感失落,“哦,那你们记得等我们一会儿再吃饭。”

    “知道知道,对了,你就别打车了,正好有人可以把你们捎回来。”

    “谁啊?”

    “薛旺他爸,他在城里办事,我跟他说一声!”

    不一会儿,薛旺的父亲陈老爷子开着面包停在封寒苏苏面前,“小封啊,上车~”

    “村长,这是我妹妹梅苏,跟我妈姓,苏苏,叫村长爷爷。”

    “爷爷好~”

    “诶,这孩子真漂亮,长得跟瓷娃娃似的!”陈老爷子笑眯眯地夸道,随即问封寒,“小封啊,我们的粮食已经收割了,你们的影城是不是要动工了,怎么也没见你有什么动静啊?”

    陈老爷子有此一问,也是担心封寒的财力问题。

    人家西路亨通影业和昊天集团起码是知名大公司,不像封寒,声名不显,虽然自己做主把地卖给了封寒,而且只收了一半的钱,但不代表其他村民没想法。

    而且唐铭浩和宋洁初一直没有放弃对这块土地,经常能听到他们散播谣言,说封寒的资金出了问题,别说破土动工了,就连支付村民们剩下的那一个亿都成问题。

    封寒知道村民们的顾虑,于是对村长道,“老爷子,我这不是来了吗,我来就是为了开工的!”

    “真哒!”

    “是啊,不过在开工之前,我想先打一眼井。”封寒目前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沿用原时空的发掘途径。

    “打井干嘛,地里已经有不少井了啊~”村长疑惑道。

    “开工之后对水的需求量肯定更大嘛,我担心以前的农井满足不了工地需求,所以想打一口大一些的井,到时候还要村长你帮我张罗啊。”

    封寒的理由不是很充分,不过他是老板,拥有绝对权威。

    而陈老爷子急着开工,也想不了那么细致,只要能动工,能要回余下的款项,封寒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行,明天我就给你找人。”

    到了龙门客栈,唐可秀抱着苏苏可劲儿亲,孙兰则对封寒嘘寒问暖。

    苏苏很懂事,把自己包里没能吃掉的蓝莓黑莓奶片一股脑拿出来跟姥姥和孙姥姥分享。

    其实孙兰也很喜欢这个小丫头,只是自己毕竟不是亲姥姥,怕小丫头跟自己不亲,所以不想太主动,但苏苏火力群开,轻而易举就融化了她。

    吃饭的时候,孙兰往苏苏碗里夹菜夹肉的频率甚至还在唐可秀这个亲姥姥之上。

    不再是小孩子的封寒显然已经失宠了,姥姥不疼,奶奶不爱就是他此时的真实写照。

    饭后的苏苏已经动不了了,撑得。

    封寒还想去街上溜达溜达,晚上的古城也是非常热闹的,店铺基本都会开张,张灯结彩,比白天还漂亮,游客数量比之白天也不见变少。

    古城里有个行者书屋,多卖一些文艺气息浓厚的书籍杂志,兼卖一些当地小手工艺品,封寒想着《萌芽》最新一期应该发布了,就进去寻摸起来。

    不过显然萌芽还没能武装到这种景区书屋,客人不少,书却不多,更加没有《萌芽》。

    但也不是没有意外发现,封寒竟然看到了最新一期的《书香》,而且还在杂志上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这是《书香》2009年的第一期,一般这种情况,书香会搞一些专题,总结去年国内外出现的优秀古典诗文。

    而且通常这一期也是《书香》销量最高的一期,甚至能够突破100万销量,看一期顶一年!

    别看书香销量不高,有些曲高和寡,但读者人群普遍是高学历的知识分子,而且在中米两国都有忠实的读者群,上层影响力巨大。

    封寒首先在“2008年度十大古体诗”里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封寒有一首诗入选,很意外,竟然是那首《不去后赋菊》。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罢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排在了第三名。

    封寒去年写了不少诗,每一篇拿出来都是高质量之作,其中知名度最高的当属《悯农》,经过曾乐心的宣传推广,如今已经成为全国最著名的杜绝粮食浪费的宣传诗了,几乎再有两年就能在全国各大小学校和机关食堂普及了。

    其次,齐楚的《至吾苏》二首名气也很大,两首歌各有一对传世名句,即便背不下全诗,稍有文学常识的人估计也能念出一句“心有灵犀一点通”之类的话,撩妹还是很好用的。

    这个年度十首诗除了罗列去年出现的优秀古诗,还有点评剖析。

    诗本身的文学素质配着其背后的故事,才是评选的准绳。

    而《不去后赋菊》在人们眼中就是有故事的诗。

    有学者认为,封寒这首《不去后赋菊》写于他参加全国青少年游泳大赛之前,因为这场大赛,他无法参加同班的重阳登高活动,于是做此诗以明志,表现了在游泳领域,舍我其谁的霸气,而事实,他也用成绩证明了自己有霸气的资本,八块金牌是他的荣耀,也算是另一种形式的黄金甲了。

    在菊花的背后,其实是运动员们奋进拼搏的汗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