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9章 高。深!(2)
    (保底2)

    当封寒鹿幼溪随着人流走出考场后,鹿幼溪狠狠地在封寒身上掐了一把。

    “你干嘛呀?”

    “为了成绩比我好,你也太过分了,竟然套路我!”鹿幼溪气愤道。

    封寒知道她就会这么想,好在自己并不想得到她的感谢,两人之间有点隔阂对于现在的自己反而是好事。

    所以封寒淡然一笑,“早知今日,你之前把课本多看几遍不好啊,现在赖我,没用了~”

    说完,封寒扬长而去,他还要赶着回家收拾行李呢,不过在那之前,他还要去见郭老师一面。

    ……

    与此同时,在前一天就结束了期末考试的韩舞和她寝室的小伙伴们也正在商量着目的地。

    有的人说去藏区,有的人想去荆州的,还有的人想去阿拉斯加的苦寒之地,最后经过热烈讨论,他们选择了雍州,准确点是能和燕京、金陵相媲美的长安城。

    韩舞马上想到,“诶诶诶,如果去长安,我知道一个地方特别适合咱们住一段时间,而且保证物美价廉,又有古建筑,又有特色美食和表演!”

    “哪儿啊哪儿啊!”施雅颂急着问。

    “龙樱古城!”韩舞得意洋洋道,“大夏十大古城之一,而且我在那边有亲戚~”

    ……

    东扬一中的期末考试全部结束后,高二语文组的老师又聚在一起,像往常一样,首先从上千份卷子中找到封寒的,然后直接翻到作文那里。

    李妍老师拿着卷子道,“又是一首写感情的诗,不过这次是现代诗,啧啧,非常惊艳的现代诗,好像应该不是写给鹿幼溪的。”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一位年轻女老师念了起来,“哇,服了,服了,这确实堪称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啊!”

    她的记忆回到了大学时代,自己曾经非常喜欢班里的一个男同学,也多多少少暗示过他,可是那个呆瓜,就是体会不到自己的良苦用心,等到毕业之后,大家各走各路,之后就再没接触了,听说他现在都快要结婚了~

    一个中年老师道,“你刚才说的不对,下面还有呢,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是爱到痴迷/却不能说我爱你~”

    念完之后,这位老师叹了口气,他想到了自己一位好朋友的妻子,两人互相吸引,彼此都倾慕对方的品性才华,但碍于礼法,为了各自的家庭,两人一直克己守礼,不敢越雷池一步,相比哪个什么“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他们这种相爱却不能言明才真的是最遥远的距离啊!

    不过看到下面一节,他又觉得,似乎自己这种境界还是低了些。

    这首现代诗前面全都是以“爱”字为眼,后面又以树与树,星与星,鱼与飞鸟来比喻,更加形象生动,令人回味无穷。

    只是大家有点好奇,这鸟与飞鱼,是不是封寒有所指,是不是其中一个就是他,如果是的话,恐怕还是不要被鹿幼溪知道为好。

    祖骁没想那么多,感慨道:“真是好诗啊,原本我以为小巷就是封寒现代诗的风格了,没想到他后面还能带来更大的惊喜!”

    他已经决定,一定要把这首诗重点推荐给韩士群,让这首诗登上《萌芽》杂志。

    而这时李妍已经读完了下面的作文二。

    她指着卷子,“我更喜欢这篇文章,看到最后,我真的被惊着了,惊出了一身冷汗!”

    “哦?写得什么?”有人问。

    还是李妍来念,众人听着,原来竟然是一篇科幻微小说,有意思,小说是最接地气的文学体裁,但在语文考试中,敢用小说体的并不多,尤其是科幻小说,更难驾驭。

    不过既然是封寒,大家都对他充满信心,即便已经把期待值调的很高了,可听李妍念完,不少人都拍着大腿,拍着桌子叫好,大呼意外。

    “一句,喂,有人吗,真是把人骇出了一身凉汗啊,可怕可怕!”

    “他的脑袋瓜到底是怎么长的,竟然能如此轻松驾驭各种文体和风格!”

    “这或许就是天才和凡人的差距吧。”

    “他给我们创造的惊喜还少吗,我已经习以为常了。”

    “就是,早习惯了,那个,我要辞职了。”

    “不行,我得抄下来,回去跟我媳妇念一念。”

    等等!祖骁突然意识到刚才有人说了句,“我要辞职了。”

    “老郭,刚才那话是你说的?”他看着一反常态,没有平时那么活跃的郭谦老师,众老师也都看向他。

    郭谦点点头,脸上依然挂着笑,“是啊,下学期就不能和各位共事了,也不能第一时间看到这么优秀的文章了。”

    李妍问,“郭老师,是不是有别的学校开高价挖你啊?”

    郭老师笑呵呵道,“就算开高价挖人,也该是挖祖老师啊,怎么会挖我呢,没有的事,我是想改行了。”

    郭老师把自己的想法跟同事们说了说,大家基本都无法理解,放着体面又轻松的高中语文老师不干,为什么要在这么大年纪突然杀进娱乐圈啊?

    那么多年轻人都混不出个头,你一个中年胖子能有戏?

    不过人都要走了,说那些话也没啥用,大家基本都只是祝福。

    祝福贵祝福,但并不看好他,老郭也看得出来,不过没关系,他拿着封寒送给自己的一个笔记本,信心满满。

    这里面有封寒给自己写得不少相声段子,多数是郭德纲于谦的作品,还有不少苗阜的,甚至包括一些春晚上的相声,他觉得适合郭老师的,就都改吧改吧写上了,写了满满一本。

    之前郭老师觉得自己原创除了《地理图》,《我是黑色会》的不少段子也是自己想出来的,本以为自己已经够厉害的了,但是今天看到这个本子,仅仅粗略的翻看了一下,他就知道,自己和封寒有着云泥之别。

    高,实在是高山仰止。

    深,的确是深不可测!

    ……

    鹿幼溪跟堂姐回到家后,鹿皓歌非拉着她对答案。

    “姐,我哪记得住答案啊,这两天死了好多脑细胞,让我休息休息吧~”鹿幼溪赖在床上。

    “没事,我记得住啊,你看看自己的和我是不是一样,这点记性你总有吧。”

    鹿皓歌拿出笔和纸,很快就把最后一场考试的题目和答案基本复原了出来。

    妈蛋,学霸就是学霸,鹿幼溪给跪了。

    当看到前面的选择题和填空题的时候,鹿幼溪突然“咦”了一声,“姐,你没写错?”

    “开什么玩笑,这种题我怎么会错!”鹿皓歌板着脸。

    鹿幼溪:“可是好奇怪,我们的答案竟然**不离十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