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8章 喂——有人吗(1)
    (保底1)

    “鹿幼溪同学,你的眼睛怎么了,是被风迷住了吗?”一位监考女老师关怀地问。

    鹿幼溪揉了揉眼睛,对老师道,“没事的老师,就是有点沙眼~”

    同学们全都看向鹿幼溪,大明星啊,女神诶,竟然也会得沙眼,好神奇!

    而鹿幼溪则恶狠狠地看着封寒。

    可恶,连续三道文学常识选择题自己竟然都不清楚,本想看看封寒的,结果自己的媚眼全都抛给了瞎子,这家伙完全没反应!

    封寒倒是看到了她的ik,只是自己已经做到了作文题,暂时无暇顾及她,等写完之后再让她抄好了。

    封寒现在也是想开了,鹿幼溪身为万众瞩目的明星,人们对她的期待总是要高一些的。

    上次得了班级第二,她沾沾自喜,不过被不知哪位同学捅到网上去后,还是引起了一些议论声的。

    有些粉丝无法相信,偶像的学习成绩竟然这么渣!

    所以封寒决定,即便是作弊,也要让她的成绩提升一些,起码坚持到文理分科,情况应该会好转一些吧。

    作文题还是先看小作文。

    作文一:你认为的,世上最遥远的距离是什么。

    擦,你这标题取得这么明显,是故意的吧!自己不拿出那首网络神诗好像都不合适了~

    其实这是一道三年前的杨州高考作文题目,不同的是,当时这道题是作文二,也就是要求写大作文,但这次却变成了小作文。

    正合我意!

    封寒直接写上标题《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世人皆以为这首诗出自泰戈尔的《飞鸟集》,其实只不过他的诗集其中一个译本里有过一句“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飞鸟与鱼的距离。”然后误传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说起来这首诗和张小娴的渊源更深一些,在她的《荷包里的单人床》中,有过这么一句“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不是天各一方,而是我站在你的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这才是该诗能找到的最早最确切的出处。

    至于如今大众所熟知的版本,全都是现代人假托泰戈尔的名义创作的,而且版本繁多,更有甚者,根据伪作反推出了英文版,整的跟真的一样。

    封寒选择的自然是流传最广的版本,其实诗还是很优美,用来做情话简直再合适不过,再加上泰戈尔的虎皮,能够成为传世经典,也就不足为奇了,估计还能再火几十年。

    写完最后一句“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飞鸟与鱼的距离/一个翱翔天际/一个却深潜海底”后,封寒陶醉其中,嗯,好诗好诗啊!

    封寒看了一眼旁边的鹿幼溪,还在锁眉苦思,算了,帮你一把。

    封寒一边看作文二的题目,一边把前面的选择题和填空题露出来,以方便鹿幼溪观察。

    这家伙还真够敏锐的,可能一直在盯着封寒吧,他刚有动作,鹿幼溪就看了过来,然后,喜形于色,边看边写。

    封寒这边也完成了审题。

    作文二是一个看图题,而且非常玄虚,就是一个人,站在地上看着天。

    这让人完全猜不到出题者的意图啊,太发散了。

    不过一般这种时候,考生们也就不用太考虑扣题了,只要根据自己看出来的东西写出一篇文章,主旨无所谓,好看就行。

    于是封寒想到了之前看过的一篇日本作家星新一的环保题材的科幻。

    见鹿幼溪抄的也差不多了,封寒开始写上了作文标题,《喂——有人吗》(原名《喂——出来》)

    这是一篇科幻微,开篇,地球上突然一个无底洞,有人往里面扔了颗石子,有人对着无底洞喊了声“喂,有人吗?”

    经过试探,洞确实没有底,也不知通向何处,于是人类心安理得地将各色垃圾扔进这个无底洞里。

    结局处,在洞的周围,天空突然落下一颗石子,人们抬头看天,接着又听到一声“喂——有人吗?”

    戛然而止,接下来会非常什么,不言而喻,大家都懂,不用细思都是极恐的。

    这篇文章后来还曾入选实验教科书《语文》八年级(下),是一篇生动活泼,想象奇特的微,封寒记得自己第一次看到原文的时候,那种惊艳感让他逢人便推荐。

    语文科目的考试对封寒来说再简单不过,当他做完之后,还有一个小时时间,这时候鹿幼溪也开始写作文二了。

    封寒当即交了试卷,第一个走出考场,买了几瓶饮料等着鹿幼溪和大熊小鹿。

    他已经计划清楚了,明天考完试,后天就先去临安,把《同桌的你》录一下。

    网上对这首歌的呼声还是很高的,但目前只有鹿幼溪流出的渣画质无码现场版,乐迷们意见很大。

    之后再去京城,或许要和韩澈见一面,看看电影后期的进度,这个可有可无,但苏嬛一定要见。

    这个女人,电话不接,喳喳不回,难道真要演上半年的分手戏码,你戏精啊~

    你受得了,我可忍不住!

    再然后就是去长安老家,准备考古工作了,他之前还特意问过城主姐姐,她的老同学程思归最近也在雍州进行考古工作,到时候自己手指缝里漏点功劳就够程教授享用的了。

    期末考为期两天,时间没那么紧张,考完一场就可以回家了,下午继续数学科目。

    两个科目封寒和鹿幼溪都不擅长,只能各安天命。

    到了第二天最后一场的自然科学,除了考验计算,也考到一些对知识点的记忆。

    封寒虽然也不知道,但可以在图书馆里查课本。

    鹿幼溪就没那么幸运了,挠头搔耳也没人搭理她,脑子里空空如也。

    最后还是封寒好心把自己写的答案露给她看。

    鹿幼溪向封寒投了一个感激的眼神。

    可是,她万万没想到,当她站起来交卷的时候,封寒竟然把之前给她看的答案都毁掉,然后重新写上了别的东西!

    她现在脑中只有一个念头:中计了!这家伙分明骗自己写下错误答案,然后自己得高分啊!用心何其歹毒!

    其实不然,封寒只是不想得到和自身实力不匹配的分数,所以那些原本不该他作对的题,他又都改成了错误的。

    之前那么做,也只是为了让鹿幼溪多拿几分,保全她大明星的颜面,至于他这种鬼才,全面发展反倒落了俗套~

    p:感谢我真的是小界的500打赏和长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