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6章 打响校园民谣第一枪(1)
    (保底)

    朱佩琪不理乔致疑惑的目光,走到封寒身边,郭老师看这局面,这是冲着小封来的啊,自己还是下去吧,省的溅他一身血。

    独孤校长拿着毛笔问,“怎么回事儿啊?”

    郭老师:“私人恩怨,咱们别掺和了。”

    朱佩琪道:“大家都知道,齐楚的妻子是我们可爱又美丽的鹿幼溪同学,两人才认识两个多月就结为夫妻,肯定爱的很深吧?”

    朱佩琪把话筒递到封寒嘴边,封寒顺着她的话道,“对吧。”

    “所以,”朱佩琪收回话筒,“身为大才子的封寒临上台之前跟我说,他想为女朋友献歌一曲,而且是他之前没有发表过的新歌,希望能让幼溪同学明白自己的心。让大家掌声欢迎!”

    “我没~”

    然而人们根本没有听到他的声音,掌声和呐喊声淹没了封寒的原声。

    就连鹿幼溪都以为这是封寒特意安排的,做戏做全套,这家伙还挺懂戏。

    这个朱佩琪,是想让自己下不来台啊,竟然拿舆论绑架自己。

    现在大家的掌声都已经如此热烈了,自己要是说,没歌,不唱,有损自己高大上的形象。

    封寒笑着向朱佩琪伸手要话筒。

    朱佩琪眼中闪过一丝得逞的微笑,看你能笑到及时,你明明是先认识我的,可最后却娶了她,而且还害的表姐失业,今天算是小惩大诫了!

    朱佩琪把话筒递过去,但没松手,估计是怕封寒乱说话,好及时掐断封寒的声音。

    “佩琪同学的流程出了点问题,我穿成这副样子,唱歌不太方便,应该是先让独孤校长表演,最后我再唱歌,我现在要下去换身衣服,请大家把最热烈的掌声献给我们可敬又可爱的独孤校长好不好!”

    场下掌声雷动,封寒暂时得以全身而退,哼,还以为真能难住老子吗,幼稚!

    独孤校长上台后幽默道,“现在的年轻人啊,还真是会玩,可人家是有证的,我也不好多说什么,不过你们这些小家伙给我记住,你们的首要任务还是要好好学习,考上一所心仪的大学,现在我写一副劝学联,然后抽奖送出去……”

    郭老师问封寒,“你真要唱啊?”

    “唱呗,怕什么,路班长,借你的吉他一用。”

    路桥不舍地抚摸着他的吉他,“这可是我是女朋友,你轻点用。”

    “放心,我有分寸。”

    独孤校长写得字正是封寒曾经提出的“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

    现在每班墙上都有这句话,独孤校长估计是看没地方贴了,又想把学生家里也武装起来,写好三副之后,开始抽奖。

    每个座位都是有编号的,抽中的同学或家长可以领取一副他的墨宝。

    虽然现在不值钱,可备不住将来就价值百万了呢,艺术品这种说,谁说的准呢。

    没想到啊没想到,苏苏这样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竟然被抽中了,她站在椅子上向台上挥手,好让大家都看到自己。

    这个热闹的环节过后,原本联欢晚会就该结束了,但因为封寒的这个小插曲,所有人都坐在原位,等待封寒的表演。

    封寒换了一身休闲装,抱着吉他上台,乔致帮齐楚调好了话筒位置,让他可以一边坐着,一边弹唱。

    唱歌之前,封寒有话要说。

    “其实这首歌写于两个月前,那时我和幼溪的关系还只是一双对未来不太明朗的同桌,所以就有了这首《同桌的你》,这首歌送给曾经的幼溪,也祝所有有情人,能终成眷属。”..

    学吉他,最基础的两首歌可能就是《同桌的你》和《童年》了,而且两首歌对嗓子的要求都没那么高,浅吟低唱,娓娓道来,封寒这种嗓子也能做到。

    前奏响起,现场瞬间安静。

    封寒开始唱歌词了。

    “明天你是否会想起/昨天你写的日记……”

    《同桌的你》是90年代初校园民谣的代表作,曾经风靡一时,是90年代标志性的文化符号之一,被矮大紧戏称他靠这首歌吃了一辈子。

    而且改编的同名电影,虽然质量稀松,却轻松拿下四个多亿的票房,基本就是情怀加分。

    这首歌的旋律简单而优美,当听到“老师们都已想不起,猜不出问题的你”的时候,鹿幼溪心想,能不能不提自己的糗事,每次老师提问,她基本都是答不出来的,基础太差了。

    当听到“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

    /谁看了你的日记/谁把你的长发盘起/谁给你做的嫁衣”四连问的时候。

    不少男同学都偷偷在场内找起他们的女同桌,本来很纯洁的同桌关系,怎么听了这首歌,就开始有点爱情的小萌芽了呢?

    想到那个曾经跟自己水火不容的女同学最终要嫁给别人,心里竟然开始有些发堵、苦涩。

    “你总说毕业遥遥无期/转眼就各奔东西~”

    是的,还有一年半就要毕业了,看上去很长,可是入学的时候仿佛就在眼前,这一年半过的太快了,剩下的那一年半,时光又岂会对我们手下留情呢。

    “啦……啦……啦……啦……”

    伴随着封寒由高亢转低沉的啦啦,《同桌的你》结束,联欢晚会结束!

    这本是一首长大后怀念高中时光,缅怀朦胧情感的歌曲,年纪越大,越有感觉。

    不过此时第一次亮相就是在高中校园,倒像是一种预言,预言之后,我们的后悔和遗憾,这样反倒激起了同学们压抑而丰富的情感。

    这是封寒所没有预料到,也无法阻止的事。

    在同学和家长们鸟散状回家后,至少有30名女生接到了自己的男生同桌的电话或者短信,还有十几名男生收到了女同桌的短信,更有甚者,男同学收到了男同桌的……

    总之,大家都不想给将来留遗憾。

    有的明说,有的暗示,本来相安无事了一年半,突然就感情开了窍,洪水猛兽,挡也挡不住。

    因为时间有点晚了,封寒和鹿幼溪只见了一面,就匆匆分开了。

    鹿幼溪说:“歌写得不错,就是唱的差点。”

    封寒:“夸人的时候就不能夸彻底点吗。”

    鹿幼溪问:“这真是你两个月前写好的?”

    “你觉得可能吗?”封寒笑,自己那会儿和苏嬛正热恋呢。

    “我被朱佩琪摆了一道,她想看我出糗下不来台,结果我趁着老独孤写字的时候现写了一首,哈哈,最近我跟小米老师学音乐的进步可是很大的。”

    鹿幼溪感觉有些不可思议,才华横溢也不能这么浪吧,“这么好的歌,你用十几分钟就写好了?”

    “旋律是我早就写好了的,给别的歌写的,只不过是现场填词而已,这对我来说并没什么难度。”

    鹿幼溪点点头,这个理由听上去倒是过得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