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5章 整段垮掉(3,求订阅)
    (月票150加更)

    封寒:郭老师你好。

    郭谦:封寒同学你好。

    封寒:刚才的表演您都看了。

    郭谦:都偷偷地看了几眼。

    封寒:都喜欢什么节目啊?

    郭谦:有个同学用牙膏盒吹出了一首曲子,我觉得挺别致的。

    封寒:哦,喜欢音乐?

    郭谦(手指在桌子上画圈,眼睛看向一旁):那是我们班学生。

    哈哈,收获零星笑声。

    封寒(点头):嗯,这抠搜的性格跟您还真是一脉相承。

    郭谦:我怎么就抠门了?

    封寒(恶狠狠的):你还记不记得有一次,我下馆子,碰上你了,你都干了什么?

    郭谦(无辜道):记得啊,我点了两个菜,跟你拼桌了。

    封寒:那我问你,我点的什么,你点的什么?

    郭谦:你点的是,诶呀,我这个记性,想不起来了。

    封寒:我提醒你一下,蒸羊羔~

    郭谦(超快由慢到快):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卤猪、卤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晾肉、香肠儿,什锦苏盘儿……

    台下叫好声,尤其是15班的,那叫一个捧场,还有不少老师,虽然经常听郭老师说这段,不过还是百听不厌,非常下饭。

    封寒(捂住郭谦的嘴):我是触发你什么机关了吗?

    郭谦:没有啊,我还没说完呢,你那天点的菜还有呢,熏鸡白肚儿、清蒸八宝猪、江米酿鸭子……

    封寒(拦住他):说几个代表性的就行了,有钱没必要让人都知道。

    郭谦:那后面那108道菜就不说了。

    封寒:有这几道就够了,那你说说你都点了什么吧,跟我拼桌还~

    郭谦(臊眉耷眼):画什蜜拍黄哥啊~

    封寒:把舌头捋直了说!

    郭谦:花生米,拍黄瓜。

    封寒:就这,还跟我拼桌,把我气得啊(女性化跺脚,扭身)。

    鹿幼溪忍不住扑哧笑了。

    郭谦:消消气,大不了等会儿看完节目,我请你吃饭去。

    封寒:吃什么,花生米拍黄瓜?

    郭谦(咬咬牙):再来一个皮蛋。

    封寒(失望地指着郭老师):怪不得你们班学生的乐器是牙膏盒呢。

    郭谦:那节目挺好的啊,那你喜欢什么节目啊?

    封寒:刚才有个吹笛子的,我喜欢这个。

    郭谦:那是长笛,你吹过吗?

    封寒(做吹笛状):吹过啊,¥#@&*(葫芦娃伴奏)。

    郭谦:听着耳熟,这是笛子吗?

    封寒:我就爱这个,我跟我媳妇说了,我媳妇,嘿~嘿嘿(吞口水咽吐沫擦嘴角)~

    郭谦:你媳妇儿是水晶肘子啊,你这副做派。

    全场爆笑!鹿幼溪被旁边的婆婆看的红了脸。

    封寒(一挥手):说正经呢,我跟我媳妇说,我死那天,把笛子跟我一块儿埋了啊。

    郭谦:这么喜欢啊?

    封寒:爱这个。

    郭谦:到头了。

    封寒(吹唢呐状):唢呐,我也喜欢,¥#@&*(葫芦娃伴奏),我跟我媳妇说,我死那天,把唢呐跟我一块儿埋了啊。

    郭谦:哦。

    封寒(拉二胡状):二胡,¥#@&*(葫芦娃伴奏),我死了,一块儿埋。

    郭谦:这是二胡?

    封寒:后来我看见编钟了,¥#@&*(葫芦娃伴奏)。

    郭谦:诶呦,不嫌闹腾啊。

    封寒:我媳妇儿说了,国家好不容易刨出来的别埋了(曾侯乙编钟刚刚出土)。

    郭谦:没事你折腾编钟干嘛呀…

    封寒:我就是说,我特别佩服人家这乐队,一个小小的乐器,能给人们带来快乐,能够造福人民,我怎么就不行呀!

    郭谦:你也可以造福人民啊。

    封寒:哪行哪业都有对老百姓有益处,三教九流,男女老少,只要工作,就是对社会有益处。

    台下的校长副校长,老师家长全都点点头,没想到这个什么,什么相声还挺有教育意义,而且让人听得进去。

    封寒:哪怕是农村一养牲口的,养牛养羊养猪的,拿着鞭子赶,啪~拿着饲料招呼,嘞嘞嘞,~

    郭谦:诶,这是养猪的。

    封寒:没有他们,咱们怎么吃上肉啊!

    郭谦:有道理。

    封寒:我看着我就佩服的不得了,我就想夸两句:谁是我儿子?

    郭谦:他说?

    封寒(心满意足):!哎呀,给人民带来快乐啊!

    郭谦:谁给谁带来快乐啊这是~

    封寒:最起码我快乐多了,谁是我孙子?!哎呀,别,客气客气~

    郭谦:这位也是不长记性。

    封寒:谁是王八?

    郭谦:他怎么说?

    封寒:拎着鞭子就过来了。

    郭谦:这是放羊的家伙事,这是要抽你啊。

    封寒:他也有不厚道的一面~

    郭谦:谁不厚道啊!

    这一段,台下的反馈略显冷淡,不过郭师傅和梅凤巢倒是笑得前仰后合的,两人都是北方人。

    封寒:但是我已经很快乐了。

    郭谦:你就占便宜吧。

    封寒:乐的我牙都碎了。

    郭谦:什么人性啊。

    封寒:美死我了,庆祝一下吧。

    郭谦:这还庆祝?

    封寒:我买两斤螃蟹,老板,捡个大的,要肥的,装好了,我拎着这50多个螃蟹回家,美得我跟什么似的。

    郭谦:等等,二斤螃蟹,50多个呀!多大个儿的螃蟹啊?

    封寒(比划了一下硬币大小):这么大吧。

    郭谦:你倒不怕拿它当五分钱花喽~

    封寒:棋子儿蟹嘛。

    郭谦:哪有棋子蟹啊?

    封寒:围棋蟹嘛。

    郭谦:瞎起名吧你就。

    封寒:拿家去上蒸锅,跟我们家老韩坐一块,吃,敞开了吃,你这饭量来四个没问题!

    台下的老韩一喜,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自己呢。

    郭谦:四个?差不多一个饼干的量。

    封寒(比划喝酒):老爷子也高兴。

    郭谦:还喝点儿?

    封寒:(比划剥螃蟹经典款)

    郭谦:你爸这剥螃蟹呢还是磕毛豆呢?

    封寒(继续剥):细致嘛,慢工出巧活儿嘛。

    梅凤巢和郭师母笑得快不行了,磕毛豆,哈哈哈!

    然而别人看她们都觉得,好奇怪啊,这有啥好笑的,他们更喜欢看封寒调侃鹿幼溪。

    这段相声足有30多分钟,为了节省时长(为了避免说我水),封寒删掉了很多东西,经过了几个南北差异巨大的笑点后,终于讲到黑色会的话题,也到了尾声。

    在经过了当黑色会的种种挫折,收保护费被揍,贴纸纹身被洗,被当做叫花子,被卖红薯的围殴,最后讲了一个帮小姐平事的段子。

    对方嫖了不给钱,封寒过去帮忙要钱,可这最后都没能硬气起来。

    封寒:你真不给吗?真不给!当然不给就不给,咱们交一朋友。

    郭谦:交朋友?

    封寒:——以后来这有事你提我。

    ——(穿衣服)诶,这还像句人话,大哥怎么称呼?

    ——我叫郭谦儿。

    郭谦:胡说!

    (鞠躬,结束~)

    郭德纲的“我”系列中,他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受气包似的小人物,身上发生了很多诙谐有趣的事,封寒的表演还算成功,看过这段表演,起码不会觉得他帅的有距离感了。

    总而言之就是接地气了,就是效果似乎没有预想的那么好,果然南北差异不是说着玩的。

    最后这段讲黑色会囧事,同学们总算给了点掌声,家长和老师们就不太满意了,好好的学校,庄严之地,讲什么嫖客不给钱这种事,有辱斯文啊!

    这个郭老师也是的,跟一个孩子瞎起什么哄啊。

    不过作为家长和老师家属,梅凤巢和郭师母两个北方人却着实笑酸了嘴。

    鹿幼溪虽然不是北方人,但常年在京城工作生活,可以熟练地说京城方言和津门方言,她也能体会这个相声中的笑点,就是有点义愤封寒把自己当成笑点编进去。

    等回去后,一定要把视频编辑一下放到网上让粉丝们批判批判。

    封寒和郭谦老师正要下去,独孤校长正要上来,突然,朱佩琪叫一声,“且慢~”

    看着她眼中略显疯狂的神色,封寒不禁大感不妙:她这是要搞事情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