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4章 相声首秀(2,求全订)
    

    (保底2)

    参加元旦联欢表演的只有高一高二的,至于高三的,呵呵,高三狗没人权,滚回去上自习去!

    因为东扬一中是所大学校,所以元旦联欢分为两场,下午是高一场,晚上是高二场,各年级跟各年级的玩儿,尽可能多地给同学们上台展示才艺的机会。

    当然,作为观众,你想两场全都欣赏是可以的,所以台下的观众除了高二师生及其部分家属外,还有部分高一学生,把大礼堂挤的满满当当的,过道上站满了人,就差卖吊票了。

    高二元旦联欢的主持人是竹班的朱佩琪和梅班的乔致,一男一女,能说会道。

    差不多每班都能有两到三个上台表演的机会,另外老师们也有几个名额,封寒和郭老师就是占用的老师名额。

    在确定表演名单之前,也是经过了长时间的pk的。

    比如全年级有十几个想要唱《童年》的,那么选出一个唱的最好的,要么就只能大家合唱了。

    还有诗朗诵,这种节目最偷懒了,以高中生的功底没什么欣赏价值,而且每班都会上报,所以也是能刷掉就刷掉,尽可能把机会让给魔术和语言类这种大家喜闻乐见的节目类型。

    封寒和郭老师坐在后台上,台词他们已经全都烂熟于心了,封寒逗哏,郭老师捧哏,有图书馆外挂的封寒根本不怕记不住词。

    他觉得郭老师应该也没问题,很多台词都是他创作的,更何况他是捧哏,台词量要少很多。

    当然,捧哏也不容易,三分逗七分捧,不是谁都能成为于谦老师。

    封寒最担心的还是自己的表演天赋,毕竟他的颜值和郭德纲老师差的太多,而他选取的相声就是郭德纲于谦的一段经典,他的角色就是郭子。

    相声的前缀虽然是“说”,但也是需要表演的,封寒长得有点帅,天生就没那么大的喜感,怕是想要通过一些滑稽的语言和动作把观众逗乐很难。

    倒是郭老师,一张银盘大脸,天生带着喜相,以后他真的可以尝试逗哏。

    “什么时候才能轮到咱们啊?”郭老师擦了擦头上的汗,后台有点热。

    “怎么也得再过仨钟头吧,咱们且得等呢。”封寒道。

    “现在唱的这首歌是你的吧?”

    “对,《英雄寞》,唱的不错啊。”封寒听了一下。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但都没有聊台词,之前下了好几天的功夫,现在再看容易让自己的脑子混乱,反倒不如闲话家长,放松身心,用最松弛的心态面对接下来的表演。

    每当有节目表演的时候,主持人就会隐身到一旁,可以看到后台。

    郭老师提醒,“嘿,那主持人怎么老看你啊?”

    他说的是朱佩琪,自从封寒和鹿幼溪结婚之后,她就是用这种眼神看自己,仿佛自己是个薄情寡义的登徒子一样。

    封寒拦着郭老师,“别看她,假装没看到,这姑娘暗恋我,结果我跟别人结婚了,她有点反常就正常了。”

    “哦,”郭老师低声道,“没想到你年纪轻轻,情债很挺多~”

    “你以为我愿意啊,长得帅气,为人善良,多才多艺,这是我的错吗!”封寒也苦恼着呢~

    郭老师呵呵了,“你无耻的样子,颇有我当年的风范~”

    两人相视一笑。

    别说,这东扬一中还真是藏龙卧虎,钢琴独奏的,笛子独奏的,吹牙膏盒独奏的。

    都很有才艺,刚刚还上了一个表演杂技的,不过那是一个笑剧,表演的是各种失败的杂技,台子上各种碟子啊碗啊,碎一地。

    封寒和郭老师对视一眼,“要不咱们再改改剧本?”

    “我觉得有必要跟之前上台的表演结合起来。”

    封寒点点头,他就是这个意思。

    两人不是老搭档,没有现挂的能耐,只好临上场之前多合计合计。

    7点钟开始的联欢表演,直到10点钟,观众们的热情都快要消磨殆尽了,这才轮到封寒和郭老师。

    他们是倒数第二个节目,倒数第一是校长独孤勒的书法表演,据说还要抽奖送给某位家长或者学生。

    前一个节目是封寒原来的班长路桥,没想到吉他弹唱《童年》的机会落在他头上了,还真挺不错的,封寒说的是那吉他。

    两人走对面打了个招呼,然后封寒和郭老师出现在舞台一侧,等待主持人的召唤。

    乔致:“下面,是本次元旦联欢晚会的压轴节目,相声表演《我是黑色会》!”

    朱佩琪:“表演嘉宾是高二4班的封寒,以及15班班主任郭谦老师!”

    乔致:“诶,佩琪,你知道相声是什么吗?”

    朱佩琪,“我听说,这是一种新型的喜剧表演形式,只需要两人站在台上,上嘴皮碰下嘴皮,就能把人逗笑。”

    乔致:“哦,真的有那么神奇吗?”

    乔致、朱佩琪:“那么,有请他们上台!”

    两人穿着一身颇有古味儿的长袍,一出场,鹿幼溪就把自己准备好的三脚架和录像机拿了出来,并对准台上的两人。

    不过有些老师和家长听到这个名字,都眉毛皱了起来,这个节目的名字,反动啊,该不会教坏好学生吧~

    《我是黑色会》是郭德纲于谦两位早年间的作品,封寒曾想过到底该说哪段相声,说谁的相声。

    想来想去,也就郭于二人的相声没那么端着,很接地气,比较适合他们哥俩这种野生状态。

    不过郭于的相声很多都三俗,不适合在这种庄严肃穆欢庆的场合说,什么《托妻献子》,封寒跟郭谦老师讲这个,能把他班主任还有郭师母气死。

    还有一些涉及到专业相声知识的,在没有相声土壤的当下将也不合适,比如什么《八扇屏》《卖布头》《卖吊票》。

    所以选来选去,结合学校外面偶尔会出现的小混混找学生“借钱”现象,封寒重现创作了这样一篇《我是黑色会》。

    台上的布置是两个话筒,一张桌子,郭谦老师在桌子里面,封寒站在桌子外面,也都是按照封寒的要求布置的。

    两人上台后,先是鞠了一躬,得到稀稀落落的掌声后,表演正式开始~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