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6章 一遇风云便化龙(5,求订阅)
    (三月,月票450加更1/2)

    作为这所学校最有名的两个学生,两人收到了整个考场学生的注目礼,以及小声议论。

    “看,封寒和鹿幼溪~”

    “长得好看有什么用,不还是跟我们一个考场!”

    “你们不知道吧,封寒是因为上次没考试,所以才在这个考场的,如果他上次考了,”这位仁兄顿了一下,随即笑道,“肯定还是在这个考场!”

    “哈哈!”众人笑成一团。

    封寒摇摇头,你们啊,对力量一无所知!

    他戳了戳前面的鹿幼溪,用笔。

    “下次你还想在这个考场考吗?”

    “当然不想了,”鹿幼溪回头道,“可还是觉得紧张。”

    “再忍半年,等分了文理班,你就只用担心数学了,这么一想,是不是觉得没那么大压力了呢。”

    鹿幼溪点点头,心下稍定,并且有点暖。

    第一场考试是语文,封寒最得心应手的科目,他的图书馆里有课本,有字典,有成语词典,还有各种古文典籍,不过这些他都没用。

    之前考试倒是会用,现在,那些基本已经存在脑子里了,应付一场小小的月考足以。

    当他完成前面所有题目,只剩作文题的时候,他看到鹿幼溪还在做古文题,慢是慢了点,不过比考场内其他人要强上不少。

    作文一:要有云,要有风。

    这是第一道作文的题目,这种类型也是有的,不说让你写什么主题,但诗词中必须含有“风”“云”二字,算是比较容易的题型,硬往风云上凑就行了。

    封寒冲动之下差点把泥菩萨给雄霸的批诗抄上,就是那首“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九霄龙吟惊天变,风云际会浅水游。”

    不过后来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如果不是结合《风云》的故事来看,这首诗没什么意义,当然前两句确实霸气,单独拎出来也撑得住场面,但也就只剩霸气了,怕是在老师那里难得高分。

    封寒看着前面的鹿幼溪,想到两人拍婚纱照的古装扮相,以及鹿幼溪在拉城拍卖行上的表演,身着的古装的这丫头确实很美很仙,对了,李太白有首诗怎么写的来着?

    李太白,有了!

    封寒一分钟搞定战斗,此时开考不过半小时。

    作文二。

    大作文是一个看图写作题,一组四幅图,分别是一个人的少年,青年,中年,老年,出题者的意思大概是想往光阴易逝这个方向引导。

    这个主题,容易!

    封寒提笔就来,“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但是,聪明的你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

    哦,忘了标题,封寒把《匆匆》写在第一行。

    匆匆,原文作者是朱自清先生,年轻的朋友可能不熟悉,但是说到买橘子,就都“哦哦哦”了,没错,买橘子的是他父亲。

    朱自清先生是当代散文大家,也是封寒那个时代语文课本的常客。

    朱先生的散文有两大特点,一是平淡简约,不会特别深奥拗口,显得朴实无华,所以他的文章多出现在中学课本,大学里就不多见了,但这并不会削弱他的文坛成就,只是风格就是如此,和他的为人一样,朴实、谦虚、温存。

    还有就是写景抒情的手法格外高超,也是他最为人所推崇的,他以真挚的情意、细致的观察、丰富的想象构成了他诗情缤密的艺术风格。

    诸如《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荷塘月色》、《春》都是此类散文中的典范。

    《匆匆》和以上不同,写景抒情几乎是看不到的,有的只是对时光流逝的感慨。

    原文只有600字,不符合作文字数要求,是会被扣分的,所以写这篇作文,封寒是废了心思的,他不能全然照搬,因为字数不够,所以他必须有自己原创的东西,还不能和原文的画风冲突。

    其实他挺享受这种把“他的东西”变成“咱们的东西”的过程。

    所以当鹿幼溪写完卷子,封寒还在修缮他的作文,当鹿幼溪准备提前交卷,封寒才开始誊抄作文,好在他快手,赶在交卷前完成了所有工作。

    语文也是可以对答案的,前面的选择题,一些释义题,鹿幼溪和封寒的答案出入不大,于是她坚信自己语文能在160分以上,“你呢?”

    “低于190分我是没脸见人的。”封寒更狂。

    鹿幼溪撇撇嘴,“那你作文诗写得是什么啊?”

    封寒不好意思说是从她身上得到的灵感,打着哈哈道,“诶呀,忘了,等卷子发下来你就知道了。”

    接下来还有三场考试,整整考了一天,当完成社会科学最后一道题后,封寒抢先交卷,终于又可以放假喽!

    趁着人们都没出来,他给韩舞打了个电话,叫惨道,“糟糕啦,小黄表情包的收入都被我妈夺走了,包括你那一份!”

    封寒之前跟韩舞说好的,除去大熊那份,剩下的他们均分。

    韩舞很淡定,“没事的啊,就算是阿姨帮我攒着嫁妆好了,我又不缺钱花。”

    听到嫁妆,封寒的心情瞬间不爽了,于是转移了话题,问她漫画的进展。

    “嗯,非常不错!”韩舞毫不隐瞒,“杂志已经连载两期了,第二期还在封面上重点推荐了,哦,对了,我都收到读者来信了,有十几封邮件呢!”

    “厉害厉害。”封寒却想他的邮箱每天都要处理掉几百封读者来信,现在的他简直正当红。

    “你在干什么啊?”韩舞问。

    “我……”铃响了,考生们出来了,他道,“我在考试,最后一场,好了,不说了,鹿幼溪考完出来了。”

    见封寒挂了电话,韩舞尴尬地冲对面的苏嬛笑笑,“哈哈,他们现在这种关系,一起上学放学考试是很正常的,你能理解吧。”

    苏嬛喝了口珍珠奶茶,点点头,“小舞,我找你不是想聊他们的话题,我是想说,如果我要搬出学校,能不能去你那暂住~”

    “啊?”

    “其实,我要考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