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4章 先有恐龙蛋还是先有恐龙(3,求订阅)
    (3月,月票350加更1/2)

    这就是肖博翰的办法,光华大学是全体大夏人民,甚至是全球学子心中的圣地,如果连光华大学的师生都对封寒的文学作品推崇备至,那么你一个小小的《辰报》又有什么资格说他不好呢。

    在程思归的另一堂选修课——神话历史课程中,当讲到女娲补天的故事时,肖博翰念了一小段封寒的《补天》,把同学们的注意力一下子就吸引了过来,原来打瞌睡玩手机摸女朋友大腿的同学们全都放下了手上的事。

    光华大学的学子都觉得这篇文章写得好好极了,写造人的那段,“伊在这肉红色的天地间走到海边,全身的曲线都消融在淡玫瑰似的光海里,直到身中央才浓成一段纯白。波涛都惊异,起伏得很有秩序了,然而浪花溅在伊身上。这纯白的影子在海水里动摇,仿佛全体都正在四面八方的迸散。但伊自己并没有见,只是不由的跪下一足,伸手掬起带水的软泥来,同时又揉捏几回,便有一个和自己差不多的小东西在两手里。”

    寥寥几笔,要画面感有画面感,要趣味有趣味,文笔凝练,没几十年功力写得出?

    还有那里,“那顶着长方板的却偏站在女娲的两腿之间向上看,见伊一顺眼,便仓皇的将那小片递上来了。”

    看到这,一些男男女女纷纷暧昧地笑了起来,不过听到后面女娲累死,人类占领了女娲的尸体,扎营筑寨,自称女娲嫡派,又纷纷扼腕叹息,似乎明白了创作者的深意,这篇新奇的女娲故事新编似乎是在影射人性之恶。

    听程老师读完,同学们纷纷猜测是哪位文坛大师创作的。

    结果程思归告诉他们,“这是一个十六岁的高中生创作的,他叫封寒。”

    在历史学院宣传封寒,或许还需要拐弯抹角和历史课扯上关系,不过在肖博翰所在的文学院,他就可以肆无忌惮了,当看完学生们交上来的作业后,看到那些写得毫无灵性的作品,他马上借题发挥,“你们啊,都已经大四了,写的东西还不如一个十六岁的高中生!”

    低着头的天之骄子马上不服了,说他们写得不好,他们认,和你肖老师比肯定是不好啊,肯你说我们写得不如一个高中生,这就过分了吧!

    光华大学的学生们很有质疑反抗精神,即便这个人是他们敬爱的肖教授。

    于是肖教授随便念了一段《故都的秋》里的片段,“南国之秋,当然也是有它的特异的地方的,比如廿四桥的明月,钱塘江的秋潮,普陀山的凉雾,荔枝湾的残荷等等,可是色彩不浓,回味不永。比起北国的秋来,正像是黄酒之与白干,稀饭之与馍馍,鲈鱼之与大蟹,黄犬之与骆驼”然后问,“这一段,以你们的见识见闻,谁写的出来?”

    众人沉默了,于是他又念了一下封寒的《车四十四》,问,“这么精彩的短篇小说,你们哪个自认为比得上?”

    教室里更加安静了。

    这些都是封寒不知名的作品,如果说《三重门》,说《鹊桥仙》,在座的大学生或许会猜到封寒这个名字,但这,他们之前闻所未闻啊,怎么就写得这么好?!

    终于,一个女生问,“肖老师,这个学生不会是你儿子吧?”

    众人恍然,对啊,肖老师确实有一个儿子,在上高中,听说小伙子继承了老肖一成功力,文笔不错,老肖还说过他家臭小子卖情书赚钱的趣事呢。

    说起来肖潇乐确实曾经在《萌芽》第二期发表过一篇文章,但也就那一篇而已,而且远比不上封寒的几篇作品影响力深远。

    肖博翰摇摇头,“这个作者的名字叫封寒,不知道各位听说过没有?”

    “啊?封寒!”

    “是那个封寒吗?”

    “娶了鹿幼溪的那个?”

    示意众生安静,肖博翰又道,“我见网上对他的抨击声音很多,说的似乎很有道理,十六岁,能写出多好的作品,我是不信的,还有千字5000,老肖我都拿不到千字5000的连载费,他凭什么!”

    见大家都聚精会神的听着,肖博翰笑道,“于是我看完了所以能找到的这个高中生的作品,刚刚给你们念得还不是他最好的,有一篇叫《补天》的,发表在《少年文艺》,建议各位课后读一读,然后写个读后感出来,下周上课交。”

    除了历史学院和文学院,就连生物学院都来凑封寒的热闹。

    一位讲基因遗传课程的老师,也是肖博翰程思归的朋友,他看了书后觉得有趣,能和自己的课程能够产生关联,于是答应帮忙,在上课的时候提到了一部叫做《侏罗纪公园》的小说。

    “那本书我看了,写的是恐龙被人为复活后的故事,虽然还没写到方法,下次更新的时候应该能看到,但是老师我等不及了,所以请大家发挥想象,书中的博士是怎么做到复活恐龙的,这是我给你们留的周末思考作业。”

    一时间,封寒成为光华大学的热门话题人物,他虽不在学校,学校却到处都是他的传说。

    文学院、历史学院,还有生物学院的学生都认识了这家伙,知道这家伙是个不世出的文学天才,于历史、文学、生物都有高深的研究。

    很快,关于光华大学学子和封寒的恩怨纠缠就开始在社会上流传开了。

    有的是学生自己在网上吐槽的。

    “我是一名光荣的光华大学历史学院学生,但是今天,我被打击了,因为我知道了世上还有天才的存在,就是那个在网上被人人喊打的封寒,你们丫真的看过他的作品吗,我看过,妈的简直炸裂,不说了,还要去写读后感!”

    “我是一名比光荣的光华大学历史学院学生还要光荣的文学院学生,我要说,我恨封寒,他不仅抢走了我的梦中情人,还取代我的梦中情人成了我的梦中情人,老娘爱死他了,他怎么可以这么有才!不说了,我也要去写读后感了~”

    “恐龙啊,恐龙啊,你到底是怎么来的呢,是先有恐龙蛋,还是先有恐龙呢?”这是一名生物学院学生发出的呐喊。

    老师让他们根据《侏罗纪公园》已有的内容推导出书中人物所使用到的手段,这可难坏他们了,现在世上只剩恐龙(蛋)化石了,那是一些磷酸钙物质,怎么可能靠那些东西造出恐龙呢?

    学生们的声音毕竟太小,所以他们需要一个推手,而肖博翰正是校报社的主任老师,通过他的运作,封寒和光华大学学生的爱恨情仇作为一种有趣的社会现象开始在嘤嘤等社交平台迅速爆红。

    网民们一看,嚯,就连光华大学的老师和学生都对封寒的作品这么推崇,还当成作业布置,怎么可能像那些人说的那么不堪,不成,我要自己看看!

    如果人们都说不好,你去看吧,可能也觉得不好。

    如果权威人士说好,你再去看,咦,似乎也挺好。

    人的从众心理在这次事件中展露无疑,当看过铺天盖地地关于光华大学的天之骄子和封寒的有趣新闻后,再看封寒的作品,一股不明觉厉之感油然而生。

    最值得高兴的是那些报刊亭,库存的《故事斋》在短时间内被抢购一空,发行都一周多了,似乎还有加印的必要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