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3章 至吾苏读后感(2,求订阅)
    (保底2更)

    何止不冤,简直超值啊!

    “小封,有没有兴趣来我公司任职啊?”

    “宋叔,您就别逗了,曾城主当初还想让我给她当秘书呢,不现实啊,我还要上学呢,”封寒无语道,“我也就是偶尔灵光一闪,如果将来有好点子,我肯定优先想着您,谁让我从你这赚了2000万呢。”

    交好权贵绝对是很有必要的,宋拓天不仅自己是大夏巨富,他的兄弟姐妹也都是各个领域的精英,还有他父亲在官场上的势力,以及他是曾乐心舅舅,曾广贤小舅子的身份,封寒都觉得,拉进彼此的关系很有必要。

    “好吧,知道你虽然年少但志气高,以后有什么困难尽管来找宋二叔,好使!”宋拓天豪气道。

    之后宋拓天又给曾乐心挂了一个电话,对她表示了感谢。

    “谢我干什么?”正在签一份关于恐龙化石文件的曾乐心问。

    “谢你让我认识了封寒啊,这小子,真心不错,可惜他已经结婚了~”宋拓天叹息道。

    曾乐心的身子突然绷紧了,“这,这有什么可惜的!”

    难道他不结婚我就会跟他有什么吗,真是的!

    “可惜不能给你表妹我闺女介绍了啊!”宋拓天原来是动了认女婿的心思,把曾乐心吓了一跳。

    自从那次吃了药跟封寒有过亲热举动之后,想起这个男孩,曾乐心就格外的易受惊吓,十年没动过的凡心开始不安分了。

    结束了和外甥女的电话后,宋拓天召开了公司高级工程师大会,开始筹备嘤嘤和喳喳的改版事宜。

    嘤嘤只需小改,从3.6升级到3.7,把小黄表情包这个功能加上,封寒还承诺会对表情包不断进行优化和升级,有个别表情他其实还没放上去。

    不过喳喳就要动大手术了,除了表情包这个杀器,封寒提到的那几个功能在经过和工程师们的讨论后,他们都认为实现起来并不困难,而且会成为他们在竞争中的有力手段。

    “那还等什么,各位开干吧,我等着喳喳8.0的上线!”

    ……

    肖博翰、程思归又凑到一起,肖教授见程教授在打包行李,不禁问,“你这是要出差?”

    “对啊,”程思归不仅是历史学者,也是考古专家,出差是常有的事,“这次要去雍州的宝玑,那里的法门寺底下可能埋着宝贝,我得去看看。”

    受封寒启发,从拉城回来之后,程思归就一直在翻阅关于法门寺的文献,隐约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说是那里有佛祖舍利和其他珍宝,之后他就一直在向上面打报告,希望能带队前往。

    “那你可要小心点,我听说雍州那边的盗墓贼可是非常猖獗的。”

    “我们光明正大,并且随时可以调动军队和警方,该小心的是他们,不过你说的也没错,以长安为中心的雍州,还有华夏文明起源的豫州都是盗墓贼们最喜欢光顾的地方,所以我们更要尽早地把宝物挖掘并保护起来,防止自然和人为的破坏。”

    肖博翰点点头,又问,“网上封寒的小媳妇儿那篇公开信你看了吗?”

    “看了,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炙热如火,咱们年青的时候哪说得出这么肉麻的话啊,都含蓄委婉着呢。”程思归苦笑道,然而内心却有点羡慕,年轻真好啊。

    肖博翰问,“那咱们的计划还要实行吗?”

    “当然了,虽然鹿幼溪一封信对局势有所改变,不过围绕在《辰报》身边的一群文化渣滓仍在叫嚣,试图混肴视听,而我们要做的就是以正视听,”程思归最后道,“我这边已经开始了。”

    ……

    过周末,苏嬛被老爷子勒令回家吃饭,于是苏嬛把苏小二也带了回去。

    经过一周多的饲养,苏小二和苏三小姐越来越黏糊,几乎是亦步亦趋地跟着她出现在新环境中,和苏嬛之前养的那些猫咪对人类的警惕和疏远不同,这只布偶猫黏人而不怕人,对每个打量它的人都异常友好。

    二姐苏嫣因为怀着孕,不敢和猫咪接近,但看着非常眼馋,“嬛嬛,你这猫好可爱啊,将来生了小猫记得给我一只。”

    “姐,它是公猫。”

    “啊,不会吧,长得这么好看,竟然是公的?!”

    不仅苏嫣觉得不可思议,其他小辈儿也大感诧异,这猫也有男生女相的啊!

    “姑姑,我可以摸摸它吗?”大哥家的小侄子跃跃欲试地问。

    见他都已经19岁了,不那么熊了,苏嬛点点头,“可以,不过摸完之后要洗手。”

    侄子苏良正不高兴了,“我又不是**岁,知道知道~”

    等一个爸爸三个妈就位后,家族聚餐正式开始。

    苏爵爷注意到三姑娘腿上蹲着一只猫,白色长毛,格外慵懒惬意,不禁问,“你这是又给家里送新猫了?”

    苏嬛妈妈忙道,“我可养不动了,之前那几只猫就够我们受的了。”

    “没事,我可以帮着养。”三夫人唐青讨好道。

    她曾经是苏嬛的同校师姐,而且两人非常要好,结果好友成了自己小妈,这才是苏嬛反感唐青的主要原因,感觉自己成了她嫁入豪门的利用工具,或许之前的交往也不过是她的处心积虑而已。

    苏嬛平静道,“这只我自己养。”

    吃饭的时候,苏嬛一直心事重重,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直到大家都要吃完了,她才忍不住对苏鸣鹤提了一嘴,“爸,你不是和那个封寒认识吗?”

    “认识啊,你怎么突然问起他了?”苏爵爷好奇道。

    苏嫣看着苏嬛,不明白她说这个干嘛,难道要坦白情史?

    “我知道,我知道,”刚刚闹着摸猫的苏良正道,“姑姑,你是不是也听说那家伙吃软饭的事了?爷爷,是这样的……”

    侄子表现欲很强,于是苏嫣就任由他发挥了,她是觉得,老爷子既然和封寒是朋友,怎么也不至于袖手旁观吧。

    果然,苏鸣鹤听了《辰报》的观点后,勃然大怒,“什么东西,他的两篇文章都是我选中的,说他写得差,那就是骂我没眼光,回头我就写篇文章骂回去!真是气煞老夫!”

    这时一直安静吃鸡的苏嬛二哥的女儿苏雪晨放下鸡爪,突然问,“姑姑,你们说的封寒是不是写过《至吾苏》二首的那个封寒啊?”

    苏嫣脸微红,“嗯。”而且是写给我的~

    “哇,他好厉害的,”苏雪晨是光华大学历史学院的大一学生,“我们程老师讲唐诗的时候,专门提到了他这两首诗,说是可以和唐诗最经典的300首相媲美,还让我们写读后感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