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0章 喷界宗师(2)
    (保底2)

    肖博翰很快看完了季晓冉的文章。

    他这篇文章核心观点就是用一些站不住脚的观点嘲讽封寒以及《故事斋》,一副我汪汪叫了,你咬我的姿态,而他渴望的就是掀起骂战,博人眼球。

    “故事斋为《侏罗纪公园》花了千字5000,这一般是顶级畅销作家才有的连载价格,但是现在,一个十六岁的高中生竟然获此殊荣……”

    肖博翰的作品一般都不会连载,都是直接出书的,但即便连载,恐怕也到不了这样的高价?

    这篇文章先是嘲讽故事斋没眼光,指出封寒这部天价连载小说并没有对《故事斋》销量有明显的促进作用。

    通过这一客观现实,证明这篇小说其实质量一般,连千字1000都不。

    然后他不知道从哪里挖出消息,说封寒在《萌芽》连载的《三重门》价格只有千字100,所以千字1000都是抬举他了,而且连封寒作文得过0分这种事也被他煞有介事地拿出来当做论证。

    然后季晓冉提出疑问,“既然都知道封寒只是高中生水平,写作文都不一定满分的货,为什么故事斋愿意出这种天价连载他的小说呢?

    莫非是洗钱的?

    不可能,因为就算小说写足100万字,也不过才500万块钱而已,我们怎么可以这么小瞧洗黑钱的呢。

    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了,那就是故事斋那些老辣的编辑们真的认为封寒的作品可以创造销量奇迹,准确来说,不是封寒的作品,是封寒本人。”

    “封寒年仅16岁,但成就不低,音乐、动画、儿童文学、体育都有所涉猎,并都有些成绩,但他这一生最大的成就是娶了著名演员鹿幼溪小姐,据说鹿小姐的个人身家已经过亿,封寒真算得上嫁入豪门了,他完全可以不再奋斗了,但是他没有,他选择自力更生地进行文学创作。

    可实际上不过是站在鹿幼溪的光环下,让自己变得更闪耀。

    鹿幼溪拥有超高的知名度,几乎可以说是韩小龙之后的又一位国民童星,她的一举一动备受国民关注,所以,故事斋才有如此信心,以远超市场的价格接手了封寒,以及他的新书,因为他们确信凭借鹿幼溪的全民号召力,会有超多的影迷为鹿幼溪的男人的书买单。

    只是你们怎么就不想想,你封寒都娶走了他们心目中的女神,还要人家花钱看你的破小说,哪有这么欺负人的,影迷又不是傻子,于是大家不为所动,故事斋销量平平,一个被炒作出来的文学神童原形毕露了。

    不过我认为故事斋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他们肯定会加大宣传上的投入,比如找几个人和我对骂,问候我的母亲或家人,从而刺激读者对侏罗纪公园的好奇心,说不定炒着炒着,还真能把销量炒上去,到时候他们就会说,看,我们的眼光没错吧,文坛神童,就是值这个价!

    对此,我只好无奈地耸耸肩,你们有钱你们任性,但是,别把读者当傻子!”

    呼,肖博翰看完了,心情久久无法平静。

    “有什么看法?”程思归问。

    肖博翰道,“这是专业喷子啊,而且功力深厚,简直炉火纯青,如果我是一个没看过侏罗纪,没看过封寒其他作品的人,我说不定都会跟着他的思路走了,太有煽动性了,而且把人家的后路都堵死了,就算侏罗纪后面渐入佳境,读者越来越多,杂志销量激增,也会不被认可。”

    程思归拍着大腿,“就是啊,看完之后把我气的,你说文坛能出现这么一个有才华有想法的年轻人,多好的事啊,这群喷子就见不得人家好,老肖,你有什么办法吗?”

    肖博翰笑了笑,程思归是个很文质彬彬的人,很少见他这个样子,可见是真的看好封寒这个小朋友。

    肖博翰脑子很活,“眼下这件事的症结在于,辰报销量很高,而且炒作功夫一流,及擅颠倒黑白,经这个什么季晓冉一通忽悠,本来没什么鉴赏能力的普通大众肯定会想,十六岁少年写出来的东西肯定幼稚不堪,从而彻底给他贴上一个靠老婆的标签,甚至对他文学生涯都会有影响。”

    “对对对,就是这样啊,这简直就是毁人不倦嘛!”

    “所以,我们当务之急就是通过我们的声音告诉大家,封寒绝非辰报所言的那么一无是处,相反,他是一个文学天才,一个文字精灵,”肖博翰不愿意做封寒的恩师,不过交个朋友他觉得没问题,“我有主意了,这样……”

    ……

    自己被战斗了,封寒也是下课后才知道的,刚开始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他的内心异常平静,甚至想笑。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哥们儿火了!每本火书的背后都有无数个喷子,没人喷的书绝称不上火书,争议往往就是价值的体现。

    然而,当他从祖老师手中接过辰报,看到上面那篇文章的时候,封寒抑制不住地差点拍桌子,并大骂:他奶奶个腿!

    他原本以为是对自己作品的质疑,比如怀疑复活恐龙不靠谱,比如质疑《三重门》中重理轻文的情况和现实不符,没想到这家伙直接质疑自己的人品,质疑自己的火是因为鹿幼溪,好像没了鹿幼溪,自己就一无是处似的,这叫一个钢铁直男纯爷们儿每天都能阳顶天的男人如何能忍!

    “祖老师,报纸借我一下。”

    “封寒,你可别冲动。”祖老师劝慰道。

    “我,我不冲动,”封寒把报纸揉软,“我就是上个厕所,没带纸~”

    男厕所。

    封寒盯着手机,季晓冉的言论已经开始发酵了,网上很多人附和他,不过封寒从中看到了浓浓的水军味道,一个从2018年走过来的人,对水军一点都不陌生,带节奏这种事太平常了,或许,那个家伙正在尝试用这种方法逼迫自己出站。

    好,我成全你,我……

    封寒刚要在嘤嘤上发表言论,就看到了一条鹿幼溪的最新动态。

    女厕所。

    鹿幼溪装上手机,提起裤子,哎呀,写了那么长一段,腿都蹲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