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9章 脑残粉(1)
    (保底1)

    肖博翰年约40来岁,比程思归年长,在光华大学文学院是明星教授,不仅人长得帅气儒雅,还曾出版过不少畅销小说,更是电视台的常客。

    最近他在写一部历史小说,所以和历史学院的老师走得很近,程思归这人非常热心肠,为肖教授提供了不少帮助,所以两人交情很深。

    听朋友有此一问,肖博翰当即回应,“当然是好了,要不是他,我也不会买这本杂志,我就是为了看他的新作的。”

    “哦?你也知道他?”程思归不禁一乐,看来难度降级了。

    “认识啊,我之前看过他的一则小短篇,叫《补天》,是新编的女娲补天的故事,非常有趣,文字风格幽默,看着叫人捧腹不说,那些典故也是信手拈来,”肖博翰道,“还是从我儿子买的《少年文学》上看到的呢。”

    程思归知道肖博翰教授博闻强识,有强迫症,只要是他眼睛范围内的有字的东西,他基本都会快速扫一遍,会看青年读物并不稀奇。

    肖博翰说起这个封寒,有点收不住了,“我听说这个作者才十六岁,我当时还不信,后来我儿子让又让我看了一个叫《萌芽》的杂志,这本杂志有意思了,很多文章都是高中生写得,都非常有个性有特点,不像我们这种中老年人,写作风格都固定了,没劲儿的很,尤其是这个封寒,才上高二,就同时连载了两部长篇小说,一些精致的小文章也不少,还各有各的风格,而且他在诗词方面也很有天赋,我之前听到的什么心有灵犀一点通,什么又岂在朝朝暮暮竟然都是出自这个少年之手,这都是神来之笔啊,哦,对了,还有那个陋室铭,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哈哈,我那100平米的书房里就挂着一幅陋室铭呢!”

    程思归没想到肖博翰对封寒评价这么高,如此看来,这件事是妥了。

    于是程思归又道,“这个封寒是我的一个小朋友,他的才华可不仅仅是文学,他还是全国青少年游泳大赛七个项目的冠军,其中有一项平了全国记录,而且他还会写歌,写童话故事,现在网上最火的那个体面就是他写的。”

    “哦?还有这事!体面我听过的,我儿子每天都在哼哼,还挺好听的。”肖博翰道。

    体面和失恋物语算是互相成全的典型,如今失恋物语票房依然强势,隐隐要突破两亿大关,而体面也蝉联了音缘网的周下载榜冠军,吊的一匹。

    肖博翰是个人精,见小程教授这么推崇这个封寒,而且一上来就问自己对《侏罗纪公园》的看法,不禁好奇道,“思归啊,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啊?”

    程思归也不含蓄了,开门见山地问,“老肖,就这么一个文学天才,你有没有把他收入门中的想法?”

    “怎么这么问?”

    “是这样的,这个封寒小朋友很倾慕我们光华大学,而且也是京城户口,就是这个学习成绩太尴尬,偏科偏的厉害,除了语文,其他都学得稀烂,所以想走你肖教授的后门。”

    肖博翰不禁一阵菊紧,想了片刻,“这个,我不能答应。”

    “为什么啊?这孩子现在就有这么大本事,将来肯定前途不可限量,难道你不想亲自教导他?”程思归不解道。

    “你说的这个反而是我不愿意接手他的一个原因,”肖博翰道,“我问你,司马骁是前宣爱国诗人,是当时的状元郎,文学成就极高,那么他的老师是谁呢。”

    “他的启蒙老师是谭家村的朱夫子,名叫朱明顺,是个秀才,之后师从公安名儒边序,21岁进京赶考,当年的主考官是大学士万宝湖,所以万宝湖也算他是恩师了。”

    说完,程思归眨了眨眼睛。

    mmp,肖博翰心想大意了,自己忘了这家伙是历史学者。

    “我的意思是,古今中外这么多杰出文学家,除了你们这些学历史的,谁还记得他们的老师,就说公安名儒边序吧,本来也算是当年的一代才子,留下过不少脍炙人口的诗文,但因为司马骁太杰出太有名了,以至于人们提起这个名字,前面总是加一个司马骁老师的前缀,你觉得如果边序在天之灵,会高兴吗。”

    程思归哈哈大笑,“我现在才知道,原来你肖教授是这么一个小心眼的人,害怕学生的成就超过自己,变成人家的陪衬,既然你有这份担心,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好了。”

    “你少跟我玩激将法,我老肖这么些年来写的书,销量没有2000万也有1万了,等闲人想超越我并不容易,”肖博翰强势道,“其实我不愿意收他,还有一个原因,你说,我收他做了学生,我教他什么,教他写作?拉倒吧,这孩子的写作水平比我带的研究生强了太多太多,而且写作风格五花八门,路子很野,完全没定型,还存在很多的可能性,如果我用自己的方法教他,那才是毁了一个天才呢。”

    程思归想了想,“你这么说倒也不是完全没道理,他好像也没跟你学习的必要,可照你这么说,他连上大学的必要都没了?可以直接开宗立派了?”

    “诶,大学还是要上来的,大学这位姑娘都已经脱光了衣服,劈开了腿,不上白不上,我的意思是,没必要非做我肖博翰的亲传弟子,将来他完全可以走特殊人才的路子考进光华,这方面我如果能帮忙绝不含糊,如果他对我的课有兴趣,也欢迎来选。”

    “好吧,不收就不收,不过这件事你可不能不管。”说着,程思归拿出了那份辰报,把季晓冉的文章标题露出来。

    肖博翰看了一眼道,“这个鹿幼溪就是那个童星吗?”

    “对啊。”

    “她是封寒的老婆?”

    “对啊,我们一天结的婚。”程思归想想都觉得好笑,他们都这把年纪了,和一对十六岁的孩子同时结合,更好笑的是,曾乐心都三张了,还没结婚,哈哈哈哈~

    肖博翰点点头,“怪不得我家肖筱乐说他失恋了,成天哼哼着什么分手应该体面,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啊。”

    “啥,鹿幼溪是筱乐的前女友?!”

    “屁的前女友,就是一脑残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