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7章 不同的画风(3)
    (某日欠更补更~)

    薛镇有点摸不着头脑,刚刚还嫌自己没诚意,现在诚意这么足了,又着急喊停?

    他一直以为对方是个贪婪的互联网天才,都已经和宋悦然叔侄商量好接下来要怎么对付这家伙的狮子大开口了,没想到他比自己还急着就此打住。

    封寒是真的害怕对方继续加价,如果价格太高,怕是要结仇了,那完全不是自己的初衷。

    现在封寒就有点不敢承认小黄表情包是自己的了,所以他让熊迪代自己继续和嘤嘤网洽谈后续的相关事宜。

    至于封寒,自然是带着老婆回家了,同时鹿幼溪还让堂姐帮她喂猫。

    小鹿热切地看着大熊,“要不我也跟你回家,猫让我妈喂~”

    “不怕我爸给咱们下药,你就来啊~”

    “哼,来就来,吃了药,睡得香!”鹿皓歌豪迈道。

    然而到了熊家,熊迪又忙着和嘤嘤网的薛镇谈工作。

    首先熊迪有一件事要弄清楚,“请问为什么要把我做的软件泄露出去?”

    “没有啊!”薛镇没想到自己竟然成了怀疑对象,“是不是哼哈的人干的啊?”

    “不可能,我根本就没联系哼哈的人,要不是软件外泄了,哼哈都不知道我做了这样一款软件。”

    薛镇反驳道,“那就更不可能了,我没理由这么做啊,而且这款软件我只给我们老板和我女朋友看过。”

    熊迪为对方担忧道,“那你可要小心你女朋友了。”

    薛镇道,“不可能,我女朋友是我上司,而且是我们老板的亲侄女。”

    熊迪:“……”还有这种操作?

    薛镇:“难道你就只发给过我一个人吗?”薛镇也想搞清楚这件事,如果不是软件泄露,哼哈给他们造成了压力,也不至于花这么多钱买这样一款小程序。

    “等等,我好像还跟你们的兄弟公司喳喳联系过~”

    ……

    晚上和女朋友宋悦然约会的时候,薛镇心事重重的,现在他基本搞清楚了,把软件泄露出去,引来哼哈竞争的罪魁祸首就是他的同门师兄,他曾经无比崇敬的学生会主席,黄仁贵!

    虽然不理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恶劣的影响已经造成了,可是,一边是对他恩重如山的公司,一边是校友之谊,薛镇不知道要不要揭发他。

    “阿镇,想什么呢?”宋悦然问。

    “哦,没什么,悦然,你喜欢吃什么,我请你。”

    “你这个呆子,我们不是刚从饭店出来吗。”

    “哦,对哦,”薛镇尴尬地想要转移话题,一个转身,“看!”

    “看什么?飞碟还是灰机?”

    “看那里有个书店~”薛镇强行转折道,:“不如进去逛逛~”

    “是不是又想看漫画了,”宋悦然笑道,“好,满足你。”

    薛镇是个技术宅,除了工作,陪女友,其余时间主要是花在动漫上,他知道女友不喜欢自己那么宅,所以也在尽力克制,已经很久没有疯狂看漫画了,没想到因为表现良好,竟得到了宋悦然的奖励。

    宋悦然和薛镇是从大学开始的感情,根基很深,即便薛镇后来知道了对方是堂堂副国级阁老的孙女,父亲和几位叔叔都是富豪榜上的常客,他依然坚定地要把这段感情走下去,并没有搞一些自卑自虐的幺蛾子。

    这么多年了,宋悦然知道薛镇喜欢看什么漫画,于是直接对话老板,“有《漫天王》吗?”

    别看薛镇是一个面瓜般的宅男,但其实内心非常热血,是《漫天王》这类热血漫画杂志的铁杆。

    然而宋悦然还没把杂志交给薛镇,她自己先看了起来。

    “悦然,你看什么呢,你不是不喜欢这种打打杀杀的漫画吗?”薛镇奇怪道。

    “是,是不喜欢啊,不过,”宋悦然把她打开的页面给薛镇看了一眼,“这应该不是打打杀杀的吧,看着还挺轻松有趣的。”

    薛镇看到漫天王上竟然出现了一个和其他漫画画风完全不同的漫画,名字叫做,《流星花园》~

    一直到把宋悦然送回家,她依然捧着杂志在看,薛镇委屈道,“杂志还不还我?”

    宋悦然摇头道,“不还,明天你去我办公室自己拿吧。”

    “这漫画就这么好看?”

    “挺有意思的,”宋悦然咯咯笑道,“讲的是一个草根阶层的女生进入了一所贵族学校的故事。”

    薛镇看了一眼,“谁画的啊?”

    “不认识,”宋悦然道,“叫韩舞。”

    韩舞?韩舞!薛镇心道,不会这么巧吧,小黄表情包的绘制者也叫韩舞!

    “呀!”宋悦然突然道,“还有封寒,这漫画的故事是封寒写的!”

    “封寒?谁啊?”薛镇问,小黄表情包明面上的创作者就是熊迪和韩舞,他没把自己列上去。

    “封寒,封寒就是和我表姐一起发现了恐龙化石的那家伙啊!”宋悦然道,“我表姐,我爷爷,我四婶都提到过他,想不到啊,他不仅会写小说写歌写剧本,还会写少女漫画故事呢~”

    薛镇酸酸道,“哪有那么全能的人,该不会他连编程也会吧~”

    宋悦然道,“你该不会吃醋了吧,那个小孩才十六岁而已~”

    “哦,那么小啊~”薛镇全身都轻松了,关于师兄的纠结也想通了,于公自己是嘤嘤的员工,于私,悦然是宋总的侄女,无论公私,都需要自己做出正确选择。

    “悦然,那我先走了,明天我去你办公室说个事儿~”

    ……

    与此同时,鹿幼溪开始在韩舞的房间收拾起来,准备住下了。

    刚刚她利用自己那颗七窍玲珑心把公婆小姑子以及小姑子的猫都哄的很开心,话聊得非常投机,聊得多了,时间就晚了,梅凤巢客气了一下叫她留宿,她就答应了。

    而且有客房不住,非要去韩舞的房间。

    房间里还有小舞姐的大幅自画像,封寒见鹿幼溪打量着自画像,比看自己的时候温柔多了,非常担心,担心晚上她会看着那副自画像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把鹿幼溪安顿好,回自己房间的时候,封寒听到老妈和老韩的声音。

    老妈问,“干嘛不回去看看?”

    老韩道:“他没说叫上你,那我回去干嘛,不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