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6章 2美刀/Kb(第二更)
    (保底2.)

    当封寒把老妈的话向鹿幼溪传达后,她马上告诉鹿皓歌,“今天我要在婆家吃饭,可能就不回去了。”

    封寒忙道,“喂喂喂,只是请你吃个饭而已,没说让你留宿啊!”

    鹿皓歌看到“甜蜜”的鹿寒夫妇,酸酸地对身边的大熊道,“不成,晚上我也要在你家留宿,咱爸不会不答应吧~”

    熊迪正低头看手机,看到手机上的留言,他马上略过小鹿,招呼封寒,“坏了,我们的程序被泄露了!”

    “啊?泄露了,不会被抄袭吧?我们是受版权保护的吧~”封寒也跟着着急。

    “抄袭不至于,模仿是一定的,”熊迪道,“不过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哼哈找上门来了,而且,你自己看吧……”

    表情包小程序熊迪只发给了嘤嘤和喳喳两家兄弟公司,现在外泄了,自然是黄仁贵干的。

    他换上马甲,把软件发到哼哈的软件工程师们经常出没的论坛和群里,于是这款为哼哈量身打造的小程序瞬间赢得了哼哈人的好感。

    因为软件上还留有熊迪的联系方式,而熊迪又是哼哈的老朋友,于是哼哈马上找了过来,准备商量合作事宜。

    如果能谈成了,黄仁贵就放心了,他想的是,哼哈向来大方,如果对方给出的价格足够动人,开发者没理由不卖的。

    然而开发者封寒真的有理由不卖,如果让曾乐心知道自己帮着对头对付她舅,她肯定不会跟自己善罢甘休,所以表情包只能属于喳喳和嘤嘤。

    但是宋拓天并不知道对方非他不卖,如果知道,他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如临大敌,一心想着拉高价格促成合作。

    当他和侄女宋悦然发现软件流出,并在很多软件论坛被大量哼哈用户下载后,他马上叫来薛镇问,“对方还没有答复吗?”

    “暂时还没有,看来对方果然做了两手准备,还同时跟哼哈保持着联系,显然我们的价格没有让对方满意。”薛镇遗憾道,可惜他的权限只有200万,否则他肯定一开始就把价格叫到对方的心理价位。

    “别说那些没用的,”宋拓天大手一挥,“我能想象哼哈现在肯定也迫切地想要得到这款软件,他们的价格肯定不低,所以我们必须加码,而且要让对方足够动心。”

    “那1000万怎么样?”宋悦然提议道,“贵是贵了点,但反映到股市,我们赚的肯定不止这些。”

    上市公司就是这点好处,随便一个利好,一个让用户喜欢的应用和功能,可能就会股票大涨,市值涨个百分之几跟闹着玩似的,甚至翻倍都不是梦,到时候随便套现一点,这1000万自然有股民买单。

    宋拓天点点头,薛镇当即回复了熊迪,把1000万狠狠砸了过去。

    而熊迪的回复是:贵方太没有诚意了!

    大熊的意思是,你们怎么可以把软件泄露出去呢,他的软件只发给了嘤嘤和喳喳,都是天拓系的公司,这件事除了他们,不会有别人干。

    熊迪在哼哈有几个不错的朋友,现在他正忙着回绝那些人,因为这,他被搞得里外不是人,泥人都要生气了。

    薛镇向宋拓天汇报后,宋悦然都开始不爽了,“1000万还没诚意,直接翻了五倍还不满足,这家伙太过分了!”

    宋拓天却很淡然,“对方同时吸引了我们和哼哈两家,不就是为了让大家各显神通,攀比价格嘛,虽然有点生气,不过对方吃定我们了,现在的情况是,我们能不能得到并不重要,我们的对手哼哈不能得到,这很重要!”

    宋拓天是喳喳起家,哼哈的母公司是游戏起家,后来哼哈通过积累的游戏用户开始搞即时通讯,并完成逆袭,但好在宋拓天后来又开发了嘤嘤网这个全球最大的社交网络平台,并和喳喳形成互补之势,挽救了喳喳的颓势,和哼哈形成了南北之势。

    可现在哼哈也要搞社交网络了,眼看就要跟天拓集团全面开战了,所以此时的宋拓天寸步都不能让。

    薛镇深以为然,宋拓天想了想,“1500万吧,等一下,外加三万股嘤嘤网的股票。”

    嘤嘤网市值1400多亿龙钞,每股价格在160块左右,3万股相当于差不多500万了,这就相当于直接把价格涨到2000万了,是封寒预期的两倍!

    而且嘤嘤网的势头一向不错,潜力很足,将来这3万股肯定不止500万!

    熊迪好不容易回绝了哼哈,另一个即时通讯巨头,来自米国的in又找上门来。

    in是一个体量超过哼哈和喳喳的地球第一即时通讯软件,因为in不仅统一了米国市场,挡住了哼哈和喳喳,并且开始蚕食大夏市场,而且还在欧洲市场占据了绝大多数市场份额。

    互联网让地球变成了一个村,村这头刚刚发现了一点好东西,村那头就知道了。

    in和哼哈喳喳的情况还不太相同,这家公司其实已经开始在研发in表情了,不过刚开始有点头绪,市场上就出现了一款非常成熟的表情应用,那还等啥,时间就是金钱,就是市场占有率,in迅速做出反应,高效地准备花1000万美刀拿下这款小小的表情应用。

    这款小插件还不足500k,却能卖出1000万美刀的价格,平均2万美刀/k,这一点也是创造了互联网历史的。

    熊迪让封寒看的就是嘤嘤的第一个报价和in的报价。

    一个1000万龙钞,一个1000万美刀,还太特么惊喜啊,竟然把米国互联网巨头都招来了!

    熊迪问,“要不你跟他们谈吧,我有点心虚了。”

    作为一个技术控,熊迪缺乏市场观念,无法理解这么简单的东西,怎么就值这么多钱,他有点hold不住了。

    别说他了,就算见到大钱的鹿幼溪都眼中异彩连连,她问堂姐,“这真是封寒的点子?”

    1000万美刀啊,她的片酬远远没那么高呢。

    鹿皓歌哼道,“没有我家大熊的技术,没有小舞姐鬼斧神工的画工,点子值几个钱~”她这是在为老公鸣不平呢。

    鹿幼溪跟着点头,“嗯,果然还是小舞姐最厉害!”

    封寒拿过熊迪的手机,还没做出反应,薛镇又发来消息,把价格提到了1500万,外加三万股嘤嘤股票。

    封寒本意是向宋拓天卖个人情的,哪能想到对方把价格开的这么高,好像自己故意从他身上发财似的,这钱他赚的都不好意思了,觉得有点烫手。

    于是封寒忙回复对方:“够了,可以可以,不要再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