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5章 最原始的斗图(1)
    (保底1更)

    一个出价10万,一个开价200万,一个磨叽了好几天才给回复,一个看到之后马上表明态度,这还用说吗!

    “拒了喳喳,联系嘤嘤吧,反正卖给了嘤嘤,到时候喳喳肯定也会把表情包武装上。”封寒道,对宋二舅,结果都是一样的。

    于是熊迪回了黄仁贵,“不好意思,已经有买家了。”

    接着又联系薛镇,“请示上级吧,200万我们不是很满意。”

    要是熊迪,他肯定就答应了,不过封寒觉得200万卖贱了,有了这个东西,哼哈和喳喳的差异化就出来了,说不定能帮助喳喳在即时通讯软件的这场双强大战中获得压倒性砝码。

    薛镇紧急联系他的上司,也是他的女朋友宋悦然。

    此时宋悦然正在陪他二叔宋拓天以及几位商业合作伙伴打高尔夫球。

    休息的时候,宋拓天看到她在笑着玩手机,不禁严肃脸地问,“是不是在和薛镇那小子聊骚,难道他忘了现在是上班时间!”

    宋悦然撇撇嘴,“我们是在聊天,不过是在聊正事,你看这个东西好玩吗!”

    宋悦然给二叔展示了哼哈小黄表情包,看到侄女和未来侄女婿都在用哼哈,老宋相当不爽,但还是耐心看了下去。

    他看到薛镇发了一个小小的“微笑”的黄脸小图片,图片是gif的,眼睛还一眨一眨的。

    然后宋悦然回了一个脑袋上带着一个?的小黄脸。

    接着薛镇发了一个眼睛上有两颗桃心的小黄脸,嘴里还有口水流出。

    宋悦然回了一个眨着大眼睛,脸蛋微红的小黄脸。

    宋拓天一下子就看懂了,“你们这就是在聊骚啊!”

    一个字都没有,宋拓天却似乎看到了很多东西。

    宋悦然白了二叔一眼,“我们这是在展示功能,不懂别乱说。”

    然后宋悦然打了个几个字,“镇,我二叔说你在上班时间撩我呢~”后面加了一个贱兮兮的笑脸表情。

    薛镇回了一个红脸冒汗的表情,以示恐慌。

    宋拓天抢过手机,他发现还有几个表情,比如那个喷血的,那个撒泪的,还有那个黑色骷髅脸的都能和此时薛镇的心情配得上,但程度各有不同。

    见宋拓天一脸新奇地看着表情列表,宋悦然问,“二叔,怎么样,这是阿镇发现的新玩意,对方要卖给嘤嘤,阿镇都开到200万了,对方还是不松口。”

    宋拓天想了想,“这玩意很有趣,不过对于嘤嘤,也就值个200万,但是对喳喳,它的价值能翻几番,1000万都不止!”

    从事互联网这么多年,已经很久没有让宋拓天眼前一亮的产品了,小黄表情包就是这样的产品。

    他一眼就看出了这小小表情包后面隐藏的商业价值,如果世上只有一个哼哈,或者一个喳喳,这东西连100万他都不会出,但是在喳喳和哼哈的斗争中,这么一个小玩意儿却有着远超千万的价值。

    而且这个表情插件一开始就是为哼哈准备,想到如果哼哈得到了这个东西,而喳喳没有,那后果,将会非常不美妙。

    于是宋拓天下达命令,“告诉薛镇,不屑一切代价也要拿下这个小黄表情!”

    而另一边,黄仁贵得到熊迪的拒绝后,心里哇凉哇凉的,他问熊迪,“是不是价钱不合适,这个可以商量的,50万你看行不行!”

    利用最少的钱为公司谋求最大的利益,一直是黄仁贵的工作理念,也是他得以快速晋升的法宝,也不能说对或者错,但此时,肯定是错的,他加的砝码对熊迪一点吸引力都没有。

    不过熊迪还是礼貌地回了一句:“抱歉。”

    黄仁贵又问,“那么能告诉我,你找的卖家是谁吗?是哼哈吗?”

    他希望听到的结果是哼哈,对于他,这东西被哼哈得到也好过被嘤嘤得到。

    有时候来自集团内部的竞争更加血淋淋,黄仁贵无法坐视一个曾经在自己手下当马仔的师弟靠着这件功劳大出风头,甚至爬到自己头上。

    然而对方的回复让他失望了,“不是的,我们从来没有跟哼哈接触过,我们选择了嘤嘤。”

    这是熊迪最后的回复,他要上课了。

    这就是学生党创业不方便的地方,时间总是被各种没意义的事占据着。

    虽然这些课堂上的知识熊迪都会了,不过他还是非常认真地听着老师讲课,一定程度上,他这是在照顾老师们的感受,所以封寒说熊迪是个暖男。

    封寒就不同了,他本来就不懂,还不认真听课,因为他知道自己将来无论如何都用不上那些高明的数学算式,所以他更喜欢在数学课本下面放一本这个世道的畅销小说,是消遣时间,也是丰富自己的量。

    想要写出好作品,多读书是必须的,生而知之的天才毕竟是少数。

    看到封寒这幅样子,鹿幼溪非常气愤,她是很认真在听课的,可是上一节数学课,老师做了一次随堂练习,10道题,封寒做对了三道,自己这么努力认真,也才只对了两道,真是没天理了!

    当然,除了他们俩,其余同学的正确率都在50%以上,全部正确的也不在少数。

    想到很快就要到来的月考,鹿幼溪如坐针毡,她没有封寒那么厚的脸皮,无法忍受自己背负最后一名的称号!

    放学的时候,封寒接到了一条老妈的死命令,“晚上带幼溪回家吃饭。”

    “妈,就没这个必要了吧。”

    “那是你媳妇,我促进一下婆媳感情不行啊!”

    “请她来咱家吃饭,只会导致你们婆媳感情破裂的好吧,”封寒叹道,“要不我们去外面吃吧,侏罗纪公园的稿费应该下来了吧,我现在也有媳妇了,你不能以将来给我娶媳妇为由克扣了吧,把钱给我,我请客!”

    故事斋为《侏罗纪公园》开出了千字5000的天价,每期一结,第一期就一次性刊登了三万字的故事开篇,相当于十五万块,不是个小数。

    听到这,梅凤巢就不高兴了,“虽然现在没了娶媳妇的问题,但是现在我们参投了《葫芦兄弟》一部动画片和《小鬼当家》一部电影,都是大投资,小鬼当家如果需要垫付宣传费用,我都不知道钱从哪来呢,你还管我要钱,晚上快点带着媳妇滚回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