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1章 1/2地理图
    晚上,当封寒把《铸剑》的稿子交给老韩的时候,他先是一惊,惊叹于封寒出作品的速度,随即告诉他,“《龙樱街市记》被《春风》过稿了,《补天》被《文偶》退稿了。”

    “文偶的标准还真是严,不愧是文学类第一杂志。”封寒并不觉得意外,他虽然有点小名气,但是在文坛依然是毛头小子。

    “可能不是你的水平够不上文偶的标准,而是我和文偶有一些过节,你因此受到牵连。”韩士群叹息道。

    封寒知道老韩是从文偶退下来的,这里面自然是有些隐情的,封寒刚要问,老韩抢着道,“不过可喜的是,我又投给了《少年文艺》,通过了,少年文艺有500万以上的销量,也是实力很强的杂志,不算辱没你。”

    老韩是一边说,一边审稿的,此时已经看完了《铸剑》,评点道,“你在这两篇古典故事新编的语言风格很接近啊。”

    “既然都是古典故事新编,所以我干脆用了相同的文字风格来和其他作品区分,我想着将来等这类故事攒够了,可以单独出一本故事集。”

    “嗯,不错的想法,你现在也写了不少文章,等数量够了,我会帮你联系出版社出本文集,或者到那时候群巢文化也会有自己的出版部门了。”

    其实这是必然的,《萌芽》发行了四期,但已经推出了不少明星小作家,这些作家虽然远不及封寒这样拉风有名,但是在自己的班级、学校、片区,已经成了小明星,对写作的兴趣越来越大。

    这些人都有着成为真正作家的梦想和潜力。

    为了满足这些孩子不断增长的写作水准和成名野心,群巢文化也必将向全面型文化产业公司转型,为他们提供更好的服务。

    ……

    结婚请了这么久的假,第二天一早,封寒和鹿幼溪终于要上学了,还是老样子,他先去找熊迪,然后去鹿家等两个姑娘。

    因为都是一家人了,封寒得以进入鹿家鹿幼溪的闺房。

    在马路上并肩骑行的时候,鹿幼溪对封寒道,“昨天太累了,放过你,今天中午记得跟我去陵园。”她似乎已经从灭掉两个坏人的阴影中走出来了,心情很爽朗。

    “知道了,知道了~”

    进了学校,两人承受了大部分师生的目光,上次他们还只是恋人身份,现在成了夫妻关系,那些曾经曾对鹿幼溪保有最后一丝希望的人彻底绝望了,不少人都觉得,自己将来都不会再喜欢偶像。

    在路过三江阁的时候,封寒让鹿幼溪先走,分散注意力,他则去看三江阁上的文章,别人见了他都是又敬仰又嫉妒,只有那个李逸阳就只剩嫉妒了。

    他和别人还不一样,别人嫉妒的是鹿幼溪,他嫉妒的是封寒的才华。

    虽然最近没有月考,不过只要文章被发表,也会列席三江阁,所以上面有封寒,数量还不少,还有几个被《萌芽》选中的校友,其中李逸阳也二次被选中,但是看到封寒的那些五花八门的创作,他高兴不起来。

    人比人,是会气死人的。

    封寒转身刚要走,就被郭老师看到了。

    郭老师脸若银盘,笑起来很喜庆,封寒问,“郭老师,有什么喜事吗?”

    “你让我弄得那个,差不多了!”郭老师拉过封寒,小声道。

    “什么啊,地理图?”封寒一惊。

    郭老师点点。

    封寒不信,那可是能和报菜名相媲美的两大贯口之一啊,那都是前人经过多少年总结下来的,是很多人,很多时间,很多智慧的结晶,而郭老师这才忙活了一个多月而已啊。

    郭老师道,“国内的我已经写得差不多了,下一步就写国外的,最近正查资料呢,中午有空吗,我给你说说,你给我评评。”

    哦,原来是完成一半了,不过也相当厉害啊。

    “中午没空,要陪我媳妇儿去陵园给她爸献花,要不大课间吧。”封寒提议。

    郭老师曰:可。

    进了教室,鹿幼溪已经开始发放喜糖了,封寒都忘了给同学们承诺的喜糖了,难为鹿幼溪还记得,怪不得刚刚觉得她的书包沉甸甸呢。

    封寒一进来,同学们就起哄,尤其是云大川,叫嚣的最厉害,“刚才见幼溪一个人进来,我还以为你们离婚了呢,把我高兴的啊,结果,她马上又掏出了喜糖,我更高兴了。”

    那边云大川的同桌问,“为什么啊?”

    云大川道,“因为这是鹿幼溪同学第一次送东西给我啊!”

    鹿幼溪翻了个白眼,封寒马上跟进一个同款,从今以后,他们要适应妇(夫)唱夫(妇)随。

    大课间的时候,封寒找上郭老师,两人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开始说贯口。

    郭老师不愧是津门子弟,嘴皮子那叫一个溜,念出来的念白极富韵律和喜感。

    封寒忍不住都要叫好了,待他一口气念下来,封寒感慨道,“郭老师,你当老师真是屈才了!”

    “不当老师我能干什么啊,”郭老师喘了口气笑笑,“这点嘴皮子的能耐又不能当饭吃。”

    郭老师说的在理,相声是一门综合性学问,仅仅贯口是完全无法体现相声的魅力的,而以封寒的学问见识,连贯口都无法全部复原,更别说重现相声的荣光了。

    空谈空想而已。

    “好了,郭老师,你说的非常不错,继续创作吧。”

    “那你小子别忘了对我的承诺,等元旦联欢的时候编个节目,把咱俩的这点工夫展示展示。”郭老师期待道,他是一个爱秀的人,空有本事无法让人知道,这太苦闷。

    封寒点点头应下了,看来以后去图书馆还是多看点相声视频。

    中午,只有封寒和鹿幼溪两个去了陵园,两人手上各捧着一束花,神情肃穆,只有身上的校服略显格格不入。

    封寒不含糊,上去先是磕了三个头以示诚意,等他完活儿了,鹿幼溪才慢悠悠道,“鞠躬就行。”

    然后在封寒的怒视下给父亲鞠了三躬,接着介绍,“爸,这是你的女婿封寒,你不用认识,不过他姐姐叫韩舞,长得很漂亮,您需要特别留意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