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5章 发现兵马俑之旅
    第二天一早,放心不下的孙兰和唐可秀第一时间让徒弟薛旺把她们送到了医院,然而推开门就看到抱在一起酣睡至今的封寒和鹿幼溪,而且两人抱着的姿势极为亲昵。

    几人忙退了出去,唐可秀恭喜道,“大兰子,恭喜啦,你们封家估计快要有后了!”

    孙兰笑呵呵的,“同喜同喜!”

    唐可秀又开始发愁,“可她们毕竟还小啊,幼溪看上去就像没长大一样。”

    孙兰摆摆手,“等生了孩子就有大人模样了,咱们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吗,结了婚还把自己当成小姑娘,直到生了娃,才有了做妈的觉悟。”

    唐可秀点点头,又问,“那还进去吗?”

    “等他们睡到自然醒吧。”

    可这边薛旺还有事,唐可秀让他忙自己的去,到时候她们打车回去就成。

    鹿幼溪比封寒醒得早,她发现自己竟一头扎进封寒怀里,又羞又怒,羞得是姿势暧昧,怒的是,昨晚好像是自己主动的。

    昨晚听着听着,封寒的声音变小了,为了听得仔细些,也为了在黑暗中获得一丝安全感,鹿幼溪只好投怀送抱,暂时丢下了节操。

    当她试图从封寒怀里挣脱出来,封寒也醒了,抱着女孩睡觉的感觉确实很舒服,这就跟女孩子喜欢抱着一个毛绒玩具睡是一样的道理的,软软的,毛茸茸的,个别还带着香气,搁谁都稀罕。

    不过封寒还是表现出一脸嫌弃的样子,一把将怀中女孩推开,“干啥啊,我衬衣都湿了!”

    显然,这是某人的口水。

    外面的二老听到动静急忙进来,一个问,“醒啦?”一个问,“还烧不烧?”

    昨晚可把俩老太太吓坏了,烧到40多度,换成小孩,没准脑子就烧瓦特了。

    鹿幼溪支起身子,“奶奶,姥姥,我没事的,幸亏封寒发现的及时~”

    封寒点点头,“多亏有我~”

    二老嘘寒问暖,还带来了她们亲手煮的粥,两人份的,封寒也有。

    喝完粥,封寒跟姥奶在病房外商量道,“我知道你们特别想跟孙媳妇培养感情,拉近距离,现在我把陪她输液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二老了!”

    唐可秀冷眼问道,“那你干啥去?”

    “我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我不得好好转转,感受一下乡土之情啊!”

    见姥奶没有怀疑,封寒就进去和鹿幼溪告别了一声,然后便走了,只留下鹿幼溪幽怨地看着他的背影,还有两个热心肠老太太慈爱的目光。

    封寒也知道,作为一名丈夫,现在他的主要职责应该是照顾病中的妻子,但还有更重要的事等自己去做,那就是发掘作为世界最重大考古发现之一——秦始皇兵马俑!

    封寒在图书馆中找了很多相关文献和图文,另一个时空,兵马俑的发掘是一个意外,源于1974年一口井的挖掘,恰好那口井就在兵马俑一号坑的东南角,封寒曾去过兵马俑博物馆参观,见过那口井。

    但想要凭空找到是不太可能的,毕竟哪本文献和书籍中都没有标明兵马俑所在的经纬度。

    封寒能看到的数据就是在长安城以东35公里等粗略记录,而其中最有用的就是秦始皇陵以东1.5千米外。

    秦始皇陵就在骊山北麓,当年项羽入关后曾大肆破坏秦始皇陵,地面建筑被毁于一旦,刘邦得天下之后为了收拢人心,曾着令20户人家住在秦陵附近,作为守陵人看管秦始皇陵。

    此后,各朝各代的统治者对秦代帝王陵墓,都下令保护,包括周朝、前后宣和夏朝。

    所以秦始皇陵的方位变化估计不会太大,那么只要以此为坐标,向东走三里地就能到兵马俑的大概位置了。

    而且可喜的是,龙樱古城距离秦始皇陵并不远,确切讲是和华清宫以及秦始皇陵形成了一个等边直角三角形,龙樱古城就在直角的位置。

    上一世的华清宫因为唐明皇和杨贵妃的爱情而闻名,白居易有诗云“高高骊山上有宫,朱楼紫殿三四重。”

    不过华清池并非始造于唐玄宗时期,《三秦记》载:“始皇初,砌石起宇,名骊山汤,汉武加修饰焉”。北周武帝天和四年,令大冢宰宇文护造皇汤石井。隋文帝开皇三年列植松柏千株,修屋建宇。

    唐太宗贞观十八年,诏左卫大将军姜行本,将作大匠阎立德建宫室楼阁,赐名“汤泉宫”,也就是后来被李隆基改名为“华清宫”的那个,只不过没了李隆基,汤泉宫这个名字保留了下来,因在骊山,又叫骊山宫,亦称骊宫。

    确定了方位和距离后,封寒出了医院就打车去了秦始皇陵,一路向北,十分钟就到了。

    秦始皇陵附近的开发情况并不怎么样,没有了兵马俑的捆绑营销,这个空旷的,没有任何古迹的陵园很难吸引到游客,倒是一片片的石榴林涨势比较喜人,只可惜已经过了成熟的季节,只能喝石榴汁了。

    反倒是龙樱古城和骊山宫游客如云,生意极好。

    “小哥,到了。”

    “哦,师傅,麻烦你再向东走,我说停再停。”

    “啊?”这是什么怪要求,“好。”

    长安的司机没有京城的那么话痨,心想这小伙子估计是在找人吧。

    约莫走了两里地,封寒看到一群人聚在一起,心想也没差几步了,“师傅就这吧。”顺便还能看看热闹。

    这是一片田地,下车后,封寒扎进人群中,听着熟悉的乡音,一阵亲切,当看到薛旺的时候,更亲切了。

    “旺哥!”封寒挥手喊道。

    “小寒,你不是在医院吗,你婆娘没事了?”

    “哦,好多了,我姥和我奶陪她说话呢,我出来转转。”

    薛旺:“我还以为师父叫你喊我回去呢。”

    “旺哥,你们这么多人聚在这里在干什么啊?”封寒笑着问道。

    薛旺解释道,“哦,有人想要买我们村的地,我们这不是来迎接人家的吗。”

    “买地啊~”

    薛旺急道,“怎么还不来啊,都已经到点了啊?”

    封寒问,“你们希望把地卖出去吗?”

    “当然了,现在地里刨食收入很低的,还不如拿了钱另谋出路,而且卖了地,我和小毛就可以要个孩子了。”薛旺憧憬道。

    这时薛旺的父亲,同时也是薛家堡村长的陈老爷子喊了一声,“车队到了,大家提起精气神,争取卖个好价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