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4章 夹住,夹紧
    当鹿幼溪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躺在了古城医院的vip病房,只有一个病床,隔音效果好,还有液晶电视和卡拉ok,功能非常齐全,她略过这些,看到旁边是靠在椅子上打盹的封寒。

    “喂~”鹿幼溪轻轻喊。

    封寒激灵了一下,“啊,药完了吗?”他看着输液袋,“还早着呢,呀,你总算醒了!”

    “我这是怎么了?”

    “突然发高烧,41度,你真牛,我这么大了都没体验过40度以上的体温是什么感受。”

    “还能有什么感受,难受……”

    刚说完,封寒的手就盖在了她脑门上,然后比对了一下自己的,松了口气,“应该已经降下来了。”

    鹿幼溪忽闪着大眼睛,外面天还没亮,她问,“你怎么发现我发烧了,你是不是趁我不注意,摸我了。”

    “废话,你不好好睡觉,鬼吼鬼叫的,我不摸你怎么知道你是发烧还是发骚啊~”封寒打着哈欠道。

    要不是自己手脚无力,鹿幼溪早上拳头了,不过看着封寒的黑眼圈和通红的血丝,她内心还是感激的,但感激的话是绝不可能说出口的,因为,夫妻之间说那些就太见外了~

    “几点了?”鹿幼溪问。

    “两点了。”封寒哈欠连天。

    “要不你也躺着休息一下吧,床很大~”

    对于鹿幼溪的主动邀请,封寒拒绝道,“不成不成,这不是家里,还是注意点影响吧,你怎么说也是个公众人物,而且我还要盯着你的输液情况呢,等输完这一袋我就能睡了。”

    “那你睡,我自己看着就行。”鹿幼溪不想麻烦封寒。

    封寒有点心动,最后还是摇头,这毕竟是个病人,虽然大家互相看着不爽,但老弱病残孕理应得到特殊对待,“我看着吧,你闭上眼睛,老实睡觉。”

    这时护士来了,“醒啦,试一下体温,需要我帮忙吗?”

    试体温需要把体温计放在腋下,鹿幼溪现在自己不太方便。

    “好啊!”鹿幼溪刚要配合护士,突然看清了护士的脸,然后她马上改口,“不麻烦您了,还是让我老公来吧~”

    “那好,等会儿告诉我温度是多少。”护士退了出去。

    鹿幼溪心扑腾扑腾的,“怎么是个男护士啊,而且穿着护士裙,太变态了,这就是你们雍州的风土人情吗!”

    封寒噗嗤就笑了,“什么男护士,人家张菲明明是女护士啊,就是内分泌不太正常,长了点胡子而已。”

    “还而已!”女孩子长胡子这是小事吗,鹿幼溪嘀咕道,这家伙好手段啊,这么一会儿就已经知道人家的名字了。

    封寒拿着体温计,乐了,“那个,幼溪,你侧一下身子,我把你裤子褪下来。”

    鹿幼溪惊着了,“你要干嘛!”

    “测体温啊,护士要的是肛温,既然你不愿意让护士帮忙,那还是为夫亲自来吧。”说着封寒的手就搭在了鹿幼溪的腰上。

    “不要,别,你给我叫护士!”鹿幼溪没想到这边测体温的方式这么前卫,她有点无法接受男生对自己做这种事,不说他们没有夫妻之实,就算真的夫妻也不行啊!

    把鹿幼溪逗得脸通红,封寒这才作罢,病中的鹿幼溪战斗力太差了,“开玩笑的,放在腋下就行,不过,这……”

    好像腋下也不太方便,需要从衣领伸进去,一般建议使用没输液的那侧。

    鹿幼溪闭着眼,“快点,我都没嫌你。”

    得,封寒也不顾忌那么多了,反正自己背她出来,帮她穿衣服的时候有些地方也不可避免地碰到了。

    封寒拿着体温计的手从鹿幼溪的衣领中穿了进去,随即拐进一边,拳头和胸前肌肤的接触让鹿幼溪的身体急速升温,皮肤起了一层小疙瘩。

    “夹住了吗?”

    “嗯。”

    “夹紧了吗?”

    “嗯。”

    完成安置工作后,封寒的手半退了出来,这时他好像意识到自己这一路太顺畅了,竟然没有碰到一个肩带,所以,她里面穿没穿?

    这个疑惑让封寒手上抽出的动作有一丝的停滞,鹿幼溪不爽道,“又不大,至于这么留恋吗~”

    封寒忙把手抽出来,他似乎也被鹿幼溪的身体烫到了,把手背在身后,故作淡定道,“大不大我真不清楚。”

    他相信眼见为实,就像苏嬛,嗯,大~

    之后又有一个取体温计的过程,这次封寒动作很快,**之间,温度计已经出来了,“37度8,好多了,恭喜。”

    鹿幼溪掩了掩衣领,一句话都没说。

    不过输完液,封寒并肩躺在病床上的时候,鹿幼溪开始说话了,“睡不着,怎么办。”

    封寒早就困得不行了,没鹿幼溪这句话,他早就入梦中和苏嬛私会了。

    “那就数星星吧,一闪一闪亮晶晶~”封寒嘟囔道。

    “根本没用,我早就试过,要不还是你给我讲个故事吧,我听苏苏说你特别会讲故事。”

    “你都多大了,还跟苏苏一样。”

    “可是我从来没有听着故事睡着过~”鹿幼溪的声音降低了几分。

    好一招装可怜,封寒无奈中招了,“好好好,讲讲讲,你想听什么类型的故事。”

    “就讲一个复仇的故事吧。”鹿幼溪觉得自己是被李调顺的死吓坏了,她需要类似的故事来给自己鼓劲儿,告诉她,自己做的是对的!

    “那行吧。”封寒没细想为什么是这个题材,既然刚刚写了《补天》,干脆就来一个《铸剑》吧,同时周老师的《故事新编》,风格上一脉相承,而且眉间尺的故事也在民间广为流传,毕竟他爸妈干将、莫邪太有名了。

    而这个故事实际上是根据《搜神记》里的一篇《三王墓》改编的。

    “吱吱吱吱~”

    “眉间尺刚和他的母亲睡下,老鼠便出来咬锅盖,使他听得发烦……”

    前面一大段都是眉间尺和老鼠的斗争,鲁迅先生写得本就很有趣了,而封寒在此基础上又加了说书人的风格,各种拟声词灵活运用,非常生动。

    以至于鹿幼溪听了,越来越精神,更加睡不着觉了,而封寒为了保证故事的质量,也困意全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