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3章 最佳改编剧本
    鹿为马也是在晚上同一时间接到了一通电话,是一个狱警朋友打给他的。

    “什么,王大龙死了?!”鹿为马震惊道。

    “那倒没有,我的意思是他死定了,这家伙竟然在监狱里杀了人,你说他还能活吗!”狱警小陈唏嘘道。

    “杀人?”鹿为马感觉不可思议,“他不是还有两年就能出去了吗,怎么会干这种事?”

    狱警小陈是鹿为马的朋友,受他嘱托,让他在号子里特别“照顾”一个人,也就是王大龙,他大哥被杀的主凶,所以王大龙在号子里有什么风吹草动,鹿为马都知道。

    小陈道,“被杀的那个说出来你肯定不信。”

    “谁?我认识?”

    “你肯定认识,李调顺!”小陈一句话惊得鹿为马差点把手机扔掉,“怎么会是他!”

    这话里有惊讶,但更多的掩饰不住的开心,因为害死大哥的另一个凶手就是这个李调顺!

    只不过这家伙运气好,只判了三年就出来了,鹿为马想要整治他都无处下手。

    鹿为马立即明白了,李调顺又进去了,而且和王大龙关在一起,只是,“王大龙为什么要这么干啊,难道就因为李调顺比他出去的更早?”

    “哪啊,”小陈笑道,“这件事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这个李调顺最近和王大龙的老婆搞到一起去了!”

    “王大龙的闺女要上大学,没钱,于是李调顺就偷电瓶车给孩子赚学费,结果被抓了,又很巧地和王大龙关在了一个宿舍。”

    “就在昨天,王大龙的老婆来看李调顺,结果也有人同时来看王大龙,负责的同事不知道这里面的隐情,结果让王大龙看到了这一幕,可把李调顺吓坏了,但是王大龙表现的非常平静,什么也没说,然后晚上就把李调顺用枕头闷死了。”

    听着小陈的讲述,鹿为马大呼叫好,“这是老天有眼!”

    “是啊,李调顺死了,王大龙肯定也是死刑,老哥你总算可以舒心了。”

    鹿为马当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老婆高乔,两夫妻都很开心,这次连高乔都觉得,既然两个恶人都死了,这件事就烂在他们肚子里好了。

    以前还能有个恨的人,可人死如灯灭,现在连恨都没有了存在的根基,那么干脆就不要知道好了,就让她天真的以为她爸爸是出车祸而死好了。

    但鹿幼溪不知道是不可能的,而且她比鹿为马知道的还要清楚,因为这是她写得剧本。

    剧本的创意来源于鹿幼溪八岁时候演的一部喜剧片《七号房的惊喜》,她的戏份不多,影片主要讲鹿幼溪饰演小女孩的生父和继父先后进了监狱,成为狱友,并一起越狱,最终发现对方的老婆孩子就是自己的老婆孩子的尴尬故事。

    从这部电影,鹿幼溪得到灵感,而且她还事先了解过,李调顺好色,曾干出过霸占小弟女友的事,而王大龙虽然性格暴虐,但对妻子一片“深情”,并曾威胁探监的妻子,说她如果敢改嫁,出去后就弄死她们娘俩儿。

    做了这些准备工作后,鹿幼溪通过方瓜瓜,请她的一位很社会的表哥帮忙,联络不同的私人侦探和社会闲散人员,开始了她的复仇计划。

    先是创造机会,给李调顺英雄救美王大龙妻子的事,然后帮他们创造条件,果然李调顺对王大龙妻子展开了疯狂攻势,并最终取得了成功。

    之后又诱导本就不太本分的李调顺干起偷电瓶车的生意,给了他点甜头,他就越陷越深,并最终达到了刑罚条件,轻轻松松将他送进去和王大龙做了伴儿。

    最后就是探监,鹿幼溪这边派个人探王大龙的监,王大龙妻子绝不会想到会遇到王大龙,因为除了她和女儿,没人会去看那个人渣,不过这些都是鹿幼溪剧本中的,她无力改变。

    当王大龙妻子和李调顺正聊的浓情蜜意,王大龙突然出现在隔壁,那一刻,王大龙妻子脸色吓得惨白,一句话都说不出口了,李调顺想死的心都有了。

    回去的时候,李调顺向王大龙坦白了他和嫂子的事,并恳求王大龙原谅,还说自己之所以这么做,也是为了让侄女能上个好大学,能帮着她们孤儿寡母减轻家里的负担。

    王大龙嘴上什么都没说,一副有多少苦我都咽进肚子里的样子,结果晚上直到快天亮,李调顺终于熬不过睡下了,王大龙这才发起了致命一击。

    直到王大龙看到妻子探监李调顺,都是按照鹿幼溪的剧本走的,但后面就完全失控了,王大龙的占有欲之强超出她的意料。

    她以为王大龙知道后,会经常性地给同一房间的李调顺好看,李调顺挨了打,而王大龙因为打人加刑,这就太完美了。

    当然,鹿幼溪也想过王大龙干脆打死李调顺这种极端情况,当时她就在想,如果真能如此,那真是极好的。

    然而当从方瓜瓜口中听到李调顺的死讯,以及王大龙必死的结果,鹿幼溪开始快意,解气,紧张最后甚至恐惧。

    她竟然弄死了两条人命!

    “你怎么了?瓜瓜姐说啥了?”封寒见鹿幼溪脸色不太正常。

    “哦,没事,困了,我先睡了。”

    “哦,一起啊~”封寒故意调戏道,但并没有激起鹿幼溪的活力,她看都没看封寒,直接合衣躺了进去。

    封寒讨了个没趣,看了会儿杂志,见鹿幼溪没了动静,夜也深了,这才小心地跟她保持一臂之隔,轻轻躺下。

    夜里,封寒隐约听到有人喊爸爸,迷糊中的他还以为是苏苏,苏苏跟自己睡的时候就经常喊爸爸妈妈姐姐。

    不太对啊,自己身边睡的好像是鹿幼溪啊!

    封寒悠悠醒转过来,听到鹿幼溪喊着。

    “爸爸,别离开我!”

    “该死,我要杀了你们!”

    “赔我爸爸,赔我!”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别跟着我,不关我的事!”

    这断断续续的句子即便以封寒的想象力都连不成一个完整的故事,但是他看得出,鹿幼溪应该是做噩梦了。

    封寒不敢打断她,听说做噩梦的时候一定不能惊动做梦者,然而封寒不去惹她,她却一把抓住了封寒。

    “呀!”封寒凑近了看向鹿幼溪,此时漂亮的小脸蛋上有些狰狞,封寒用另一只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好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