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1章 梅长章
    (保底1)

    对于封寒的疑问,孙兰很不爽,“给孙媳妇的东西,能是假的吗,现在皇太后用的翡翠镯子都比不上我这副!”

    这话鹿幼溪信。

    “可奶奶这个太贵重了,我都不敢戴~”主要自己是个假儿媳妇,戴着心里不安。

    孙兰笑道,“我也不敢啊,就拍照的时候戴过,不过你可以传给你儿媳妇啊!拿着拿着。”

    封寒见鹿幼溪珍而重之地收了起来,疑惑道,“奶奶,这不会就是咱们封家的家传宝吧!”

    “什么传家宝,小礼物而已~”孙兰谦虚道。

    这还小礼物,太不谦虚了吧!

    “姥,我有点期待你给孙媳妇的小礼物了~”

    唐可秀哼道,“谁说我这是小礼物,我这可是梅家货真价实的传家宝,要不是我没生儿子,也不会流落到封家!”

    孙兰得意地仰天长笑岔了气。

    听到这,鹿幼溪忙打开长匣子,跟个财迷似的。

    封寒也凑过去瞅,原来是一幅画啊。

    “姥,这画有什么讲究吗?”

    鹿幼溪已经轻手轻脚地打开铺平了。

    “呀,是一副横卷梅花图!”

    唐可秀道,“寒寒,你知不知道梅家祖上出过什么著名人物?”

    封寒摇摇头,我母鸡啊。

    “两百多年前,梅家出过一个非常有名的画家,叫梅长章,听说过吗?”

    “啊?梅长章是我妈的祖辈!?”

    不仅封寒吃惊,就连鹿幼溪都意想不到,所以,自己手上的画竟然是梅长章的真迹,哦,妈妈咪鸭,这东西的珍贵程度和刚刚那对手镯比也不遑多让啊,在古玩爱好者眼中,甚至要远胜毫无人文价值的翡翠手镯!

    梅长章,生于1765年,顺子带a,预示着他不平凡的人生,此人在华夏书画史上的地位大概相当于唐伯虎+齐白石,是绘画界的传奇。

    梅长章的故事十天十夜也讲不完,他出现在影视剧作品中的次数,不会少于100次,而且有二十几部他是绝对主角,这里面有他和大夏三位皇帝的牵扯羁绊,有他100多岁高龄的深厚阅历,还有他和众多红颜知己的爱恨纠葛。

    一句话总结,梅长章是一个大ip,养活了很多影视工作者和文学工作者,不仅大夏在拍他,华莱坞也拍他,甚至欧洲影视作品也拍过他。

    “没错,”唐可秀骄傲道,“现在知道我身上的绘画基因是怎么来的了吧。”

    “姥,这基因好像跟你没什么关系吧~”封寒吐槽,鹿幼溪也跟着点头:就是。

    “怎么没关系,”唐可秀急道,“你外公是我的舅表弟,我和他身上都留着梅长章的血脉!”

    呀,原来这里面还有这种内情,如此说来,封寒是外公的亲外孙无疑了,这姐控是一脉相承的啊!

    封寒开始仔细看画,梅兰竹菊是国画入门必学的,就连封寒这种都能涂上几笔,入门容易,想要画出彩太难。

    但梅长章不是一般人,这副《冬日墨梅图》画的是梅,这是实处,但如果站得远些,你会发现那些梅树枝干仿佛一个个蜷缩扭曲的人形,他们动作各异,像是一个个底层的人民,他们拼搏,挣扎,就如同冬日里梅花的精神一样,实在叫人叹为观止。

    这种画法多出现在西方画派中,可见这幅画是梅长章在欧洲游历之后的作品,融合了东西方画技的特点,果不其然,看时间,该作品诞生于1851年,恰好和文定革新是同一年。

    此时的梅长章已经是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了,他是从六十多岁才开始在美术界成名的,七十多岁曾在欧洲生活过一段时间,到八十多岁,他的美术技艺已经臻至巅峰,这个时期的作品数量很少,也最为珍贵,而且封寒还在画卷的空白处看到了很多历史名人的题字和印章。

    其中名气最大的当然是文定皇帝,还有大夏的几任首相,光华大学的几任校长和文定国立大学的创始人等文艺界名人大咖。

    而且这些人留文提字的时间不一,从创作时的1851年到1912年,六十多年时间里几经转手。

    所以,欣赏过后的封寒不禁好奇问道,“姥,这画应该很长一段时间都在外人手上吧,怎么最后又回到咱们家了。”

    “呵,这里面的故事可就长了,”限于章节篇幅,唐可秀决定,“我就不讲了,咱们先吃饭吧,有兴趣的话你可以自己上网查。”

    龙门客栈的厨子手艺了得,在一顿地道的秦地美味后,唐可秀和孙兰把封寒二人暂时安排到了客栈的一间客房。

    “奶奶,怎么让我住客房啊,我自己又不是没房间。”封寒不解道。

    孙兰道,“你的房间现在是洞房,等晚上的时候再睡,先在这对付一晌午,休息一会儿,我带你们俩扫墓去,告诉你爸和你爷爷。”

    当客房里只剩他们俩的时候,鹿幼溪问,“咱们明天是不是就可以回去啦?”

    “怎么,演不下去了?”

    “演戏不是问题,就是觉得这么骗两个老人,还有已经去世的人,心里过意不去。”姥奶对她的好让鹿幼溪很不适应。

    封寒趁机道,“我觉得也是,所以回去后我就别去见你爸了,反正都是假的。”

    “那不行,一码归一码,否则太便宜你了!”鹿幼溪坚持道。

    封寒“切”了一声,躺在床上,这半天折腾下来,自己早就累了,鹿幼溪随即挨着他躺下,同床共枕对他们来说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事了。

    刚躺下,手机响了,封寒的。

    “喂,祖老师~”封寒知道老祖的意图,直接道,“我们很快就回去了,再有三四天吧。”

    鹿幼溪听了直接坐了起来,怎么还要那么久,明天不行,难道后天还回不去吗?

    祖骁无奈道,“你说你们结婚就不能寒假再结吗,搞得现在这么仓促,连婚礼都没举办,而且还耽误了学习。”

    “诶,第一回没经验,下次就好了。”封寒客套着。

    “还想有下回,你可拉倒吧,”祖骁显然认为封寒在吹牛,有鹿幼溪这么好的老婆,简直是八辈子修来的服气,“哦,还有个事告诉你,你被评上州级三好学生了,而且是咱们学校唯一一个,熊迪鹿幼溪也不过是市级三好,所以恭喜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