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5章 壕无人性(1)
    别人鉴定真伪,需要考虑年代、风格、工艺这些要素,封寒只看长宽高就可以了。

    显然这是一次有计划的制假售假。

    封寒也怀疑过拍卖行是不是幕后黑手,不过想来徐沫应该不会连自己老公和闺蜜也坑吧,估计他们也不知道,而且卖方故意在拍卖之前才拿出实物,杜绝了做碳十四的可能性,显然也是心里发虚的。

    只用了两分钟,封寒就拉着鹿幼溪下台了,鹿幼溪抱怨道,“我还没看清楚呢。”

    “你看的懂吗,瞎凑什么热闹,还是快点开始吧。”

    回到座位上,封寒贴着曾乐心的耳朵道,“东西是假的,超过100块就不用买了。”

    封寒不能当众揭穿,一是自己没有能够证明自己的证据,二,这是藤山拍卖行的主场,自己那么做相当于砸了徐沫的场子,不厚道。

    所以他只能保证自己的朋友不受欺骗,曾乐心惊诧地看着封寒,他怎么这么肯定?

    曾乐心用眼神询问:真的?

    封寒用眼神告诉她:真的是假的。

    曾乐心加上肢体动作:你怎么知道?

    这个解释起来就麻烦了,说不清楚的,所以只好用一个善意的谎言,他随便指着场上的一个竞拍者,刚刚我出去的时候偷听到了那家伙的电话,这东西实际上是他的,是他们伪造的。

    曾乐心不可思议地捂着嘴,动作和表情已经不够用了,她晃了晃手机,两人在哼哈上聊了起来。

    宋拓天看了一眼,不爽道:“就不能用喳喳吗~”

    曾乐心不理他,问,“你不是在逗我玩吧?”

    封寒:“我这人向来实事求是,你最好也通知一下程老师,不要让国家吃亏。”

    这时候曾乐心选择相信封寒,因为封寒并不是这件国宝的竞争者,他没必要撒谎吓退他们,而且封寒之前也干过很多靠谱的事,信任的基石早就在两人之间形成了。

    曾乐心忙用手机告诉程思归,程思归看向西南角那个黑瘦矮小的不起眼男子,在场的人他基本能叫得上姓名,唯独那人,还有那个金发女子,自己一点头绪都没有。

    封寒也是走运,恰好指认了一个程思归不认识的,这叫他开始有些动摇了,然后他把曾乐心的善意提醒给刘老师看了看,这下子两人彻底方寸大乱,没了主意,说不得还要请示一下上级领导。

    拍卖正式开始,从“1美刀”开始,封寒第一个举牌竞拍,徐沫还以为这是新朋友要支持自己的事业,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喊了一个“2美刀!”

    这是逗我玩呢!

    因为蓝色佳人的竞拍,邱士柏看封寒很不顺眼,封寒抢了头筹,他马上紧跟而上,而且直接喊道,“100万。”

    这就宣告封寒彻底退出竞拍了,本以为100块巨款能喊好几轮呢。

    蓝德龙老馆长喊道,“200万!”

    一个大夏民营企业家,“500万。”

    “1000万!”这竟然是宋拓天喊的,他已经从外甥女手上抢走了竞拍牌,在曾乐心疑惑的目光下,他笑笑,“1000万肯定拿不下,我就是一搅局的。”

    曾乐心不放心,把牌子抢了回来。

    而刘老师看到这一幕,对程思归恍然大悟道,“这是一计啊!”

    然后拿着牌子的刘老师直接把价格叫到了“3000万!”现在他更加确信这是真品了,而3000万仍是一个低估的价格。

    封寒一拍脑门,完了,这群人还是不相信自己,算球了,造作吧。

    “4000万!”一个带着扶桑腔调的声音,原来这里还有日自己人。

    “一亿!”被封寒随手一指的那个不起眼男子也叫价了,一个亿的价格震惊全场,这就太大手笔了吧,这个数字把之前的最高拍卖价秒的渣都不剩,在国际所有艺术品的拍卖竞价中,也算得上一号。

    曾乐心疑惑地看看封寒,“那人真是卖家吗?”

    封寒咬死了,“当然,自己给自己做托儿嘛。”

    “一亿1000万!”刘老师颤抖着喊出这个数字,虽然不是自己的钱,但如果买了假货,自己的职业生涯也就结束了,此时他有些后悔。

    幸好,紧接着又有一个米国的华人企业家把价格叫到了“1亿1500万。”

    刘老师松了口气,把牌子交到程思归手上,他不敢再叫价了。

    不过1亿1500万也不是终点,来自澳大利亚的国家博物馆副馆长付比兴喊出了1.2亿的高价。

    澳国的主要构成也是后宣移民,不过在国际上的存在感向来薄弱,没想到这次会这么壕。

    “1.5亿!”邱士柏一副谁与争锋的样子,一国王子,确实够壕。

    “1.6亿!”和邱士柏展开最后角逐的是那个金发碧眼的洋妞,什么来头啊,这个价格已经能和一些国宝级古画相提并论了!

    “1.8亿!”邱士柏充分展示了什么叫有钱,直接涨了2000万美刀!

    即便与自己无关,封寒看着都觉得紧张,曾乐心问老舅,“想不到会这么高吧?”

    宋拓天点点头,“不论真假,这东西都跟咱们无缘了。”

    前面的程思归和刘老师也是如此,这样的天价就算请示上级也不可能掏得出这么高的经费的,更何况还有赝品的风险。

    到了这个价格,连金发女子都不再叫价了,徐沫又最后努力了一下,没能激起其他竞拍者的购买冲动,于是,落锤,成交!

    1.8亿,买卖双方都要为拍卖行缴纳5%的的费用,也就是一笔买卖赚了1万美刀(税前)!

    这笔买**那颗蓝色佳人赚的还多,这将是徐沫职业生涯中极为绚烂的一笔。

    今晚最耀眼的肯定是邱士柏王子,买了三件宝贝,共花了两个多亿美刀,夏威夷国土面积相当于一个京城直辖市,两个新嘉坡,也不知道这样的小国能否支撑他几次任性的竞拍。

    散场后,程思归拉住封寒问,“你真的确定那物件是假的?”

    封寒这时却矢口否认,“当然不能确定,只不过有可能是假的。”

    刘老师听后,“哎呀”一声,忙跑去找邱士柏,想要商量联合展览的事了,这也是来前做好的第二套方案,如果实在拿不下,也要尽量让国宝在国博展览一段时间。

    而封寒鹿幼溪则开始和曾乐心商量明天回家的事了,老家的姥奶二位早就望穿秋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