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4章 长×宽×高×(4)
    (月票250加更)

    徐沫揭开红布,露出里面的马踏飞燕,“各位肯定都是收藏界的大家,马踏飞燕的大名自然如雷贯耳,自公元1701年之后,它的去向就成了谜,关于它的传说也仅限于一些史书和真假难辨的民间传闻。”

    “因为史料不足,准备时间仓促,没法进行碳十四检测,所以我们的鉴定师也无法给出最终定论,只能说,这是一件充满了历史厚重感的艺术品。”

    “该如何选择,这就需要大家的眼力和胆量了,本件拍品起拍价1美刀,可随意加价,每位都有五分钟的时间上手观察,近距离感受国宝的魅力,这也是我们和提供展品的先生共同订制的规则。”

    “好,下面按照号码大小依次上台。”

    最先上手的是大都会博物馆的蓝德龙,他还带着两个中年人,也是白种人,像是鉴定专家。

    三人上去后,先是全方位拍照,然后才是上放大镜。

    封寒和鹿幼溪排在最后,一共12组人,也就是说,一个小时后才能正式拍卖。

    他拉了拉鹿幼溪,“咱们要不要上个洗手间。”

    曾乐心受不了了,“虽然新婚燕尔,也不用这么形影不离吧!”

    “我们乐意~”封寒强行把并无尿意的鹿幼溪拉走。

    鹿幼溪没意识到封寒的真实意图,还跟他嬉皮笑脸,“你是不是想去女厕啊,我可以带你去啊~”

    然而封寒却拉着她来到一片空旷地,问,“其实你根本就对那个蓝色佳人没兴趣,对吧!”

    鹿幼溪面不改色,“不感兴趣我干嘛要买,我超喜欢的!”就是舍不得买而已。

    封寒一本正经道,“幼溪,你说,夫妻间最重要的是什么?”

    鹿幼溪想了想,“啪啪啪?”

    “是信任!”封寒保持着正经脸,“刚刚竞拍蓝色佳人,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

    刚刚封寒也算帮了忙,算了,告诉他吧,鹿幼溪让他附耳过来,“没错,刚才我是在给沫沫姐当托儿!”

    果然,还真让封寒猜对了,他急道,“你就不怕最后真的砸你手上啊!”

    鹿幼溪摆摆手,“不会的,他们有情报,那个邱士柏马上要结婚了,需要一颗配得上他身份的顶级宝石,这个蓝色佳人是他为数不多的选择,他这次一是为马踏飞燕,二就是为了买下这颗宝石。”

    “那这次拍卖行可是赚大了,本来不值1000万,结果卖出了2500万,买家卖家的佣金不是个小数字啊,”封寒感慨,“就是风险也大,万一邱士柏没有跟进2500万,拍卖行就要自己买下来了。”

    鹿幼溪看着封寒,“你太天真了,拍卖行明知道能高价卖给邱士柏,怎么会把这么大的便宜让给卖家呢,他们早就从卖家手上卖下了这颗宝石,就算最后真的砸手里了,成本也没你想的那么高。”

    封寒问鹿幼溪,“那你帮人家做托儿,也有好处费吧?”

    鹿幼溪笑得春光灿烂,“不告诉你,怕你管我要辛苦费。”

    封寒笑笑:“我要封口费总行吧。”

    “说个数吧。”鹿幼溪大方道。

    “看来你赚的真不少,不过你的钱我是不会要的,就是好奇而已。”

    “250~”

    “你怎么骂人啊!”封寒气道,“我不过是好奇心强了点,至于出口伤人吗!”

    鹿幼溪勾着封寒的脖子,“我说,是250万,成交价的十分之一归我。”

    然后鹿幼溪又详细说明了一下,拍卖行买下这颗宝石花了700万,如果成交价高于1000万,低于2000万,鹿幼溪这个托儿只能得5%,如果超过2000万,可以得10%,不过徐沫不建议把价格炒到3000万以上。

    毕竟那是属于顶级钻石的价格,其他类型的宝石能上千万的都是凤毛麟角。

    “你真不要钱啊?我可以分你一半的。”鹿幼溪觉得封寒劳苦功高,如果是她亲自上场竞拍,就怕男人们会怜香惜玉让着她,反倒不如封寒上场的效果好。

    封寒坚决道,“钱我可以自己赚,满足了好奇心就足够了。”

    鹿幼溪想了想,“那这张vip卡给你吧,以后这种场合你就可以随意进出了。”

    这个封寒没拒绝,自嘲道,“以后我可以专门研究一下做托儿的学问,说不定能靠这个发家致富。”

    回到拍卖现场,那个金发长腿美女正在检查,而且只有她一个人,封寒问程思归,“这人什么来头?”

    程思归摇摇头,“不认识,可能是卢浮宫博物馆的吧~”

    说到卢浮宫,封寒就想到《卢浮魅影》这部电影,随即联想到女主角苏菲·玛索,台上的洋妞倒是有几分苏菲的神韵,不过她是金色头发。

    封寒又问,“程老师,这东西你心里没谱儿,还要买吗?”

    程思归指了指他身旁的这位,“这位刘老师是东汉方面的专家,据悉马踏飞燕出自镇守张掖的军事长官张江及妻子合葬墓,等会儿他也会上去看看,如果他也看不出什么破绽,我们只能先当成真品买回去了。”

    程思归提示的出土地和封寒的认知相同,说明这就是他前世在甘肃省博看到的那个,世上恐怕也只有这么一个而已。

    确定了此物的唯一性就好说了,虽然因为两个时空出土年份不同,色彩或许不尽相同,但既然是一个物件,那么一些数据肯定是不会变的。

    终于轮到封寒了,前面曾乐心代替宋拓天去看了看,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而程老师和刘老师比较倾向于是真品。

    封寒和鹿幼溪上去后,封寒问,“有尺子吗?”

    虽然徐沫好奇要尺子干嘛,不过还是给他找了一副,包括游标卡尺。

    程思归摇摇头,资料上关于马踏飞燕的尺寸记载并不详尽,大概就是高几寸,长几寸,宽几寸这样的数字,没有精确到小数点后面,所以根本不值得参考,如果是作伪,这些数据都是公开的,作伪者也肯定会按照这个数据来做。

    封寒不管那个,他直接上手测量。

    高33.5厘米,文献记载是10寸高,没毛病。

    长43.5厘米,文献记载是13寸长,没问题。

    换游标卡尺,宽13.3厘米,文献记载是4寸宽,也ok。

    综上所述,封寒可以断定,此物,纯属伪造!

    因为他在图书馆查到的数据是高34.5厘米,长45厘米,宽13厘米!

    虽然造型一模一样,让封寒惊叹对方是不是见过真品,但制假者完全就是按照文献记载的数据来做的赝品,结果就是,没有一个是对的上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