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2章 VIP(2)
    曾乐心也在欣赏鹿幼溪的表演,果然不愧是人见人爱的小仙女,不拿秘密威胁自己的时候还是很养眼的,这时她瞥了封寒一眼,对封寒的表现大失所望。

    “你自家老婆,用得着这副表情嘛,”曾乐心碰碰他的胳膊,“可以让她回去后给你表演啊,而且还可以一边表演一边脱~”

    封寒擦了擦嘴角,“城主姐姐,你这就过分了,我们还是孩子呢!这种成人话题我接不住的~”

    宋拓天听到了两人的交谈,疑惑道,“舞台中央的小姑娘你认识?”

    “何止认识,”曾乐心介绍道,“那是封寒的妻子,合法的。”

    宋拓天惊讶道,“你们才多大?”

    “十六了。”封寒如实道。

    宋拓天喃喃道,“我有点理解姐夫的心情了。”

    又说那话,烦躁的曾乐心就差捂耳朵了。

    不过后面宋拓天又补了一句,“心心啊,如果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就自己举牌子吧,老舅买单。”

    “这个熏球挺好的,我办公桌上正缺一个装饰品!”曾乐心忙道。

    宋拓天看了眼底价,“我收回刚才的话。”

    “小气鬼~”曾乐心嘟着嘴。

    虽然城主姐姐这副样子很萌,封寒还是要批评她,“大姐,这东西底价万,还是美刀,成交价不得过千万,你真当钱不是钱啊!”

    “就是,”这话深得宋拓天的心,“我还要留着钱准备最后一件的竞拍呢,你看有没有底价低于100万的。”

    曾乐心拧了不帮自己说话的封寒一把,这时台上的表演结束,徐沫介绍了鹿幼溪,与会者不少人都认识鹿幼溪,现场来了不少大夏富豪。

    不过大家顶多也就是鼓掌,那个昊天影业的唐铭浩直接站起来叫好,眼睛里冒着蓝光,妈的,臭不要脸!

    封寒心中略感不爽。

    鹿幼溪接过徐沫的话筒说了几句话,“今天我和我的丈夫来拉城旅行结婚,又遇到徐沫姐这样的好朋友,非常开心,这件袖珍熏球是大唐皇室用品,多是皇后妃子使用,所以也是尊贵身份的象征,大家可以买来收藏,还可以买来送给自己心仪的女士,也不知道今晚哪个幸运女士能有此殊荣呢。”

    结束了自己的任务后,鹿幼溪就下去换装了。

    拍卖正式开始!

    起拍价万,每次举牌不低于10万的加价。

    “10号牌810万。”见有人举牌了,徐沫保持着职业的微笑。

    封寒轻声问曾乐心,“你真喜欢这个东西啊?”他知道法门寺地宫底下还有一对。

    曾乐心翻了几页,“其实我更喜欢这个。”

    她指着一颗硕大的通体蓝色的宝石,“原来你喜欢这种一闪一闪亮晶晶的东西啊?”封寒有点意外。

    “是不是很肤浅,不过这是女人的天性啊,就像欧美小说里的巨龙喜欢金闪闪的东西一样。”曾乐心自嘲道,不过这东西她也买不起,起拍价500万。

    两人刚说了两句,袖珍熏球的价格就到了910万,主要竞争者是昊天影业的唐铭浩和一名大夏无名商人。

    鹿幼溪最后那句话刺激了唐铭浩,他希望今晚的lucky女士是鹿幼溪,他要把这件皇家用品送给鹿幼溪,至于她已经结婚了,哈哈,这正对唐铭浩的胃口,人妻什么的最有爱了。

    当价格涨到1010万的时候,那名大夏商人停止了叫价,唐铭浩本以为自己胜券在握,结果夏威夷王国的邱士柏王子直接举牌喊价,“1200万。”

    嘎,没人出口了,包括唐铭浩,虽然昊天影业很赚钱,可昊天影业还不是他的,他只是副总裁而已。

    1000万是拍卖行的预期价格,能卖出1200万,作为拍卖师,徐沫觉得自己已经很成功了,她觉得肯定是自己找了鹿幼溪来做模特,这才激发了这些男人争斗的**和冲动。

    徐沫看向唐铭浩,“哇,唐总的叫价已经很高了,没想到士柏王子更是胆量过人,1200万,一次……”

    “1250万!”唐铭浩抬手道,这是他的最后一搏,再多,自己真的要借钱装逼了。

    邱士柏刚要抬手,大都会博物馆的蓝德龙老头举牌子了,“1300万。”

    邱士柏:“1399万。”

    啧,这个价格很皮啊。

    蓝德龙摊摊手,东西归邱士柏的了。

    宋拓天小声跟封寒和曾乐心科普,“夏威夷王国的开国国王是后宣大将邱震海,现在的国王仍把自己看作宣朝从属,所以经常在全球各大拍卖场收购宣朝皇廷流出的宝贝。”

    前面的程思归补充道,“邱将军忠君爱国,其志可敬,不过咱们的历史书把邱震海抗夏的部分全都删掉了。”

    这时鹿幼溪回来了,换回了正常衣服,手上还拿着一个牌子,曾乐心帮她引荐了舅舅宋拓天后,封寒问,“你怎么也有竞拍的牌子?”

    “还有卡呢!”鹿幼溪晃了晃手上的黑卡,“这时藤山拍卖行的vip卡,以后参加拍卖会不需要保证金,一般都是在拍卖会上消费过亿的用户才会有,这是沫沫姐给我的酬劳!”

    曾乐心忙问宋拓天,“老舅,你有没有啊?”

    宋拓天霸气道,“等今天结束后,就该有了。”看来他对马踏飞燕是志在必得了,而且一亿美刀也要的起。

    听了这话,程思归觉得自己此行怕是困难重重了。

    鹿幼溪把自己的牌子交给封寒,然后指着宣传册上的一颗蓝色大宝石,“等会儿你把这个东西买给我。”

    “啊!”封寒吓得不敢接了,虽然他最近赚了点小钱,但起拍价500万美刀的东西,自己如何买得起,更何况自己跟鹿幼溪除了是合法夫妻外,也不算很熟,凭啥给她买!

    见封寒这副样子,鹿幼溪耻笑道,“我自己掏钱,但名义上是你买来送给我的。”

    封寒看了一眼羡慕嫉妒各种小表情的曾乐心,“那,行吧。”

    果然,女人就是恶龙,对金银财宝没什么抵抗力,这不禁让封寒想到了李安导演的无删减版《色·戒》,那么坚定的革命信念,最终在一颗鸽子蛋面前崩溃了。

    宝石,果然是所有女人的命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