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1章 谪仙人漫步云端(1)
    在拉城的晚上,大夏正是艳阳的白日,王小明走在马路边,突然被路边报刊亭的一个杂志封面吸引住了,那是一条恐龙!

    他是东扬人,现在东扬最热的就是恐龙,前阵子他也在自家后院挖了挖,可惜连个小龙人都没挖到。

    “老板,来份故事斋!”原来从不看这种通俗杂志的王小明今天破例了。

    今天,超级畅销杂志《故事斋》正式推出了封寒最新长篇小说《侏罗纪公园》,整个封面就是一只霸王龙张大嘴巴咆哮的样子,旁边还有大大的封寒两字。

    托鹿幼溪的福,如今封寒在年轻人群体中知名度非常高,若不是张清风还有点节操,恐怕作者那会直接写“鹿幼溪老公封寒”了,鹿幼溪三个字加粗加大,那样肯定卖的更疯。

    即便只是这样,张清风也有信心让杂志卖出一个好销量。

    之前搞的七夕诗词大赏,一首《鹊桥仙》让《故事斋》出尽风头,那一期《故事斋》的销量冲上了890万册!

    之后虽然有所回落,不过也维持在880万左右,比之前一个季度的平均销量涨了30多万!

    再把海外销量算上,《故事斋》也算是销量千万的顶级杂志了。

    这都是鹊桥仙的功劳,很多清高的知识分子自此开始认可《故事斋》。

    张清风认为封寒就是自己的福星,虽然现在第一天还看不出什么,不过以侏罗纪的新奇性、可读性,再加上封寒这个人的争议性,说不定还能再创杂志900万销量的巅峰成绩。

    现在故事斋是老主编要退了,张清风也希望更进一步,把副字去掉,关键还是要业绩说话,封寒就是他的业绩!

    ……

    浑然不知自己如此责任重大的封寒正在听宋拓天给曾乐心指点着介绍场内的人物。

    “那个秃顶老头是米国大都会博物馆的馆长蓝德龙。”

    封寒点点头,虽然对方是个白人老头,不过如今的翻译习惯就是这种中式名称翻译,就好像《飘》里的郝思嘉和白瑞德,所以显然这老头复姓布鲁。

    “那边的猥琐瘦子是昊天影业的副总裁,唐铭浩,也喜欢玩收藏,更喜欢玩女明星。”

    昊天影业的幕后老板是一个姓唐的家族,显然唐铭浩也是这个家族的子弟。

    宋拓天指着刚刚入场的一个年轻帅哥,“那个厉害了,邱士柏,夏威夷国的唯一王子,将来整个夏威王国以及邱氏在夏米两国的产业都是他的,世界富豪榜前十肯定有他的位子,而且他年龄相当,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下。”

    宋拓天从老爷子那里得知给曾乐心安排的相亲对象告吹,老爷子知道他们俩在一起后,让二儿子也惦记着点这事。

    曾乐心白了二舅一眼,“你看他,涂脂抹粉的,比我还娘,我怀疑他是gay,我可不想做同妻。”

    宋拓天瞪了外甥女一眼,低声道,“外事场合,说话要注意,你一个搞政治的怎么还不如我敏感呢。”

    曾乐心吐吐舌头,刚刚在楼下赌场豪赌,早就忘了自己还是一名政客。

    听着这俩人你来我往,封寒差不多把场内的人都认了一遍,至于宋拓天没讲到的,肯定是不值得一提的小人物,所以曾乐心更加好奇用漫不经心语气介绍这群人的宋拓天是什么身份。

    不懂就要问,于是封寒越过曾乐心,问道,“宋叔叔,你是做什么生意的啊?”

    “哦,我是做互联网的,天拓集团你可以了解一下。”

    “嘶!”怎么没了解,诶呀,天拓,拓天,自己早该想到的,“你们公司的嘤嘤和喳喳我都在用,特别喜欢!”

    其实除了嘤嘤和喳喳这两大王牌产品,天拓集团还是多家国内外知名网络公司的母公司或者大股东,比如找美食的“吃吃”,知识类软件“知之”,天拓不仅是世界500强企业,也是大夏科技公司十强。

    宋拓天玩笑道,“那让我检查检查你的手机,如果没有哼哈,我就交你这个朋友了。”

    “啊,这……”封寒措手不及了。

    不过他也算有点急智,指责曾乐心,“城主姐姐,你怎么不早说,你要是早说,我早就卸载哼哈了!”

    曾乐心戳了封寒一指,“我自己都在用哼哈,要卸你卸~”

    都说南哼哈,北喳喳,哼哈的市场份额确实比喳喳要高一些,要不是韩舞去北方上大夏,封寒都不一定会用喳喳。

    “开个玩笑,”宋拓天摆摆手,“让用户卸载哼哈是我们公司的使命,不是你们的义务。”

    其实要封寒说,无论哼哈还是喳喳,功能上都赶不上扣扣,消费名目更是远远不及,蓝钻绿钻红钻紫钻都没有。

    以封寒的眼光看哼哈喳喳,就好像那个时空,用惯了扣扣微信的人看米国人的即时通讯软件一样,非常落后、不美观而且功能单一。

    “好了,不说那些了,要开始了,徐沫上台了!”曾乐心指着前面。

    不仅徐沫上台了,程思归也回来了,封寒忙问,“程老师,是真的吗?”

    他看了宋拓天一眼,摇摇头。

    “假的啊!”

    台上徐沫在侃侃而谈,台下程思归低声道,“说不好,不过从文献记载来看,毫无破绽,以我对东汉时期青铜器的了解,也看不出问题,可毕竟是这么珍贵的国之重宝,太真了反而心里没底,没做科学检测,我不敢说,包括藤山拍卖行的鉴定师也不敢拍着胸脯说这就是后宣宫廷丢失的那一尊。”

    宋拓天一直伸着脖子偷听,见程思归这么说,轻笑道,“小程啊,你该不会是故意忽悠我,让我不敢下手买吧。”

    程思归也认识宋拓天,“宋总,你也要买?”

    宋拓天,“本来没确定,不过听你这么说,那我肯定要买了。”

    程思归知道宋拓天怎么想的,“宋总,我可真不是疑兵之计,是真的说不好,沫沫说到时候底价会设为1美刀,竞拍者可以上台亲自检验,您可以自己看看。”

    宋拓天:“我哪会看啊,心心,等会儿你帮我看吧。”

    封寒忙举手,“我也要看!”

    这时第一件拍卖品亮相了,竟然用一个古典舞蹈烘托这件拍卖品,先是看到一群配舞的演员,当她们开始舞动后,佩戴有袖珍熏球的鹿幼溪从中间出现了。

    哇!竞拍席很多人都喊了出来,好美!

    即便封寒也不得不承认,鹿幼溪的古装造型真是美极了,在拍结婚照的时候他就知道了,此时站在舞台中央翩翩起舞,脚步腾挪,更是美轮美奂,如天仙漫步云端一般。

    这妮子竟然还有古典舞蹈的功底!一时间,连封寒都看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